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新婚夜,甜妻娇包有空间 > 第516章 邵霖和谢礼南是故交
    见凌春花不理自己,两边腮鼓得圆圆的,谢景淮手痒的伸出手指去戳了戳。

    噫,还挺软的。

    手指尖细嫩软绵的触感让谢景淮有些愣神,就连被凌春花拍痛了手背都没在意。

    “你再欺负我,我告诉婶娘了!”

    看着凌春花粉脸红腮的气愤模样,谢景淮头一次感觉,她好像也没那么丑。

    “谁让你不说话的,以后对待我这个长辈要有起码的尊重和礼貌,记住了吗?”

    凌春花郁闷不已,可又说不出反驳。

    婶娘让她喊谢景淮舅舅,她也喊了,反悔也没用了。

    之后的一路,谢景淮倒也没再欺负她,两人相安无事的回到包厢。

    “凌大哥,凌二哥,秋姨,茉茉姐。”

    在大人们面前的谢景淮,优雅礼貌,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凌春花既惊异又郁闷,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埋头苦吃。

    邵霖在得知谢景淮的身份后,眼神中多了几分惊讶和欣赏。

    “难怪我看你有点面熟,原来你是你礼南的小公子,其实你的小时候我见过你,不过那会你还小,估计不记得我了。”

    谢景淮也有些好奇邵霖的身份,“邵叔叔,您认识我爸爸吗?”

    “我和你爸是大学校友,关系还不错,虽然我们也有好几年没见了,不过我们两家公司一直有合作。”

    云茉也没料到邵霖跟谢礼南居然还有这份交情,一时也倍感惊奇。

    其实认真想想也不奇怪,邵霖和谢礼南年纪相仿,又都是豪门圈子里的少爷,会有交集太正常不过。

    云茉没有哄谢景淮,今晚的菜式是真的相当豪奢。

    一品红烧大鲍翅、芝士焗龙虾、清蒸东星斑松、松茸上汤鲜笋、木瓜炖雪蛤、佛跳墙等等,用四个字来形容,壕气冲天。

    隔壁班级聚会的餐虽然没这么豪华,但也不差,鸡鸭鱼虾蟹肚参,应有尽有。

    星级饭店的大厨,手艺自然是不差的,每道菜都做得极尽鲜美可口,两边的人都吃得很尽兴,唯有云茉,吃是吃饱了,就是吃得太累。

    为了顾及到每个人,她只能两边跑。

    这边吃五分钟,立刻就要起身去隔壁吃,然后过几分钟再回来这边。

    一顿饭,她来回跑了有四五趟,比高考答卷还累。

    谢景淮回到家已经快10点了。

    虽然他事先打过电话回家,但毕竟是10来岁的孩子,谢礼南和罗雪兰总归是不放心的,一直等在客厅里。

    看到儿子回家,夫妻俩都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小淮,过来坐。”

    谢景淮换了鞋走进客厅,被罗雪兰亲热的拉着坐到身边。

    “怎么跑去跟你茉茉姐一块吃饭了?”

    “姐让我给茉茉送东西。”

    说完,谢景淮主动说起了邵霖。

    “邵叔叔?”

    谢礼南听完,很是不可思议,“小淮,你说邵霖是云茉的亲爸?你不是在逗我吧?”

    罗雪兰瞋了他一眼,“你打个电话问问不就清楚了?”

    被妻子一提醒,谢礼南立刻拿起电话往云茉家打去。

    四合院这边,云茉也是刚到家,晚饭吃得太饱,大家正坐在堂屋里休息喝水,电话是凌川接的。

    “爸,找您的。”

    听到凌川的称呼,云茉和邵霖都是一愣。

    “好。”

    邵霖起身笑着拍了拍凌川的肩膀,随即才过去接电话。

    等凌川坐到身边,云茉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媳妇?”

    “你倒是喊得顺口。”

    “那我下次喊邵叔叔?”

    云茉轻哼了哼,“随便你,你想怎么喊怎么喊呗。”

    凌川黑眸温柔,脸上透着讨好,“媳妇说了算,媳妇你让我怎么喊我就怎么喊。”

    云茉还想说什么,一抬眼就看到黄知秋、凌江和凌春花都在看着她和凌川,脸上不由得一热。

    看出她的窘迫,黄知秋忍不住出声:“时间也不早了,茉茉,你先洗澡吧,洗完早点睡,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嗯。”

    邵霖接完电话回来,看到女儿不在,不免问了一句,得知女儿去洗澡了,便对其他人说道:

    “我要出去见个朋友,可能要晚点回来,大家先睡不用等我。”

    黄知秋接话道:“那把门给你留着,你回来后记得把门销插上。”

    “好。”

    邵霖去见的人是正是谢礼南。

    亲眼看到邵霖站在自己面前,谢礼南才终于相信了这么玄幻的事。

    “老邵啊,我可真是做梦都想不到,你居然会是茉茉的爸爸,怎么会是你呢?”

    “为什么不能是我?”

    谢礼南意味不明的看着他,“你要是知道你家云茉以前遭遇了多少坎坷,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觉得不可思议了。”

    听到这话,邵霖脸上的笑意淡了不少,但他没有往下追问。

    他今天来见谢礼南是为了叙旧,女儿的过往和遭遇,他会亲自派人调查清楚,而不是借好友之口。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谢礼南总是不经意的把话题往云茉身上引。

    “老邵,你是不知道,你家云茉做美食那简直是一绝,不管是家常小菜还是顶级料理,或者是各类甜品小吃,全都不在话下。

    对了,今年荣华推出了一款甜点叫雪花酥,上市不到两个月就风靡全国,目前已经有不少海外食品公司在洽谈雪花酥的代理,你吃过吗?”

    邵氏主要的经营业务在农业科技、生化、制造、电子机械以及金融几个方面,跟谢家的食品行业完全不沾边。

    因此,对于谢礼南略带炫耀的语气,邵霖只是不在意的喝了口茶。

    “我今年一半的时间都在海外,没太关注这些。”

    谢礼南笑了,“那真可惜了,这款雪花酥就是你家云茉研发的。”

    邵霖喝茶的动作顿住。

    “我以前还感叹你家云茉是天生的商才,我们荣华对食品配方和工艺,一向都舍得花大价钱买断收购,偏你家云茉她不肯卖方子,而是提出要签利润分成协议。

    说实话,我也没料到雪花酥的销量会如此火爆,每个月都是呈倍数递增,不到半年,你家云茉就凭这款雪花酥拿到了近五十万的提成。小小年纪,很是了得。”

    邵霖慢慢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开始认真听谢礼南的话。

    “今年端午节,荣华不是推出了一万盒竹编端午礼盒吗?那礼盒就是你家云茉设计的作品,纯手工编织,是你家云茉开的竹编厂生产的,当时钱不够,还问我借了一万呢。那款端午礼盒,我记得我特意托人给你送了一盒的,你吃了吗?”

    邵霖:“……”

    逢年过节,他收到的各种节礼跟雪花似的,除了身边亲近的人,其他的都是交给助理去处理,哪会在意一盒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