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网游小说 > 诸天之苦海亿万重 > 284【不死药的抗药性】
    他我之法,重在历史烙印,在万古岁月中留下神话传说越多,获得的力量也就越强大。

    如果是当前时间节点成道,反馈的力量也就越小。

    不过,当前时间节点成道,有一个优势,那么就是更容易锁定寥寥无几的他我。

    玉皇大帝张百忍是天帝从神源中唤醒的,他沉睡了万古岁月,在荒古时代复苏,证道成帝。

    逆流时光长河而上,玉皇张百忍在历史中锁定了一个个锚点,有五帝时代的张百忍,有一世张百忍,二世张百忍……

    三个他我为坐标锚定,玉皇张百忍前往时光长河的最前端,跨越荒古诸帝,太古诸皇,神话诸尊,来到一切的开端,一切的起点。

    “断了。”

    玉皇大帝张百忍屹立在神话岁月,立足于渡劫天尊的年代,望着断流的光阴,顿时诧异。

    后世众生不知晓神话时代之前的历史,认为神话岁月便是文明的起点。

    但,张百忍不会,因为他就是从乱古岁月活下来的生灵,曾遇荒天帝,得到大造化,跨域了史前文明,来到了当前节点。

    乱古岁月的文明同样璀璨辉煌,有各种体系蓬勃发展,其中为世界树,宇宙雏形为种的乱古法,未必弱给自身为种的遮天法。

    只不过,一个上限高,一个下限低。

    乱古法最高层次只有那么几个名额,而遮天法是一个修士便能修行,都有机会走到世界树种子,宇宙种子的程度。

    当然,荒天帝这种论外级别的bug,不在正常讨论的范畴之内。

    界海涛涛,有诸多创法者,有多重体系,可圆满自身,走到终点,只有荒天帝与尸骸仙帝二人。

    超脱而上,更是只有荒天帝一人。

    如此庞大的权重比,让万古时空都为之坍塌,仙帝器都不一定能投影出来,何况仙王级数的大罗天。

    虚幻宇宙一共二百一十六方,至渡劫天尊为止。

    “再往前,便是真正的时间母河,涉及帝之领域,不可幻想。”

    张若虚的身影浮现,在玉皇身侧,同样眺望着时光长河,眼童深邃。

    “天帝!”

    玉皇张百忍一惊,微微一拜,哪怕今日为当世大帝,战力惊仙,但他对天帝的敬佩绵绵不绝,滔滔不绝。

    这是以一己之力带动宇宙仙道进程的男人,万古岁月或许,只有荒天帝与其并肩。

    “不必多礼。”

    “玉皇,你想过去看看。”

    张若虚负手而立,微笑问道

    张百忍诧异,顿了顿,询问道:“不是过去岁月涉及帝之领域,不可回朔吗?”

    “不能回朔太多,只能回朔一点点。”

    张若虚澹然一笑:“修行不是打打杀杀,更多是人情世故。”

    张百忍顿时愕然。

    光阴涛涛卷起,拍打彼岸世界,天帝踏足而上,逆行岁月,将支流汇入母河之中!

    多元宇宙外吞界海,上朔岁月,一定会遇到重重阻碍。

    当前时空,最强大不过是一群黑暗仙王,对付这群渣渣,张若虚一只手足以。

    但,乱古岁月,有着四位准仙帝,两尊仙帝不能妄动。

    好在,四尊准帝在界海尽头,尸骸在诈尸,界海这边是仙帝,张若虚自问跟奶娃还是比较熟的。

    万古岁月轰鸣,过去未来现在,仿佛在这一刻重叠了,波光粼粼,储存着一切。

    有一道凛然剑气,至高无上,独断万古岁月,隔绝时空界海!

    莫要说,仙王了,便是准仙帝在这一剑下都要陨落,无人可以回朔万古。

    张若虚站立岁月长河之上,神色澹然,保持着超脱的姿态。

    玉皇连仙道没有成就,越发不堪,都不能直视那一道剑气!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天帝带着他一直前行,玉皇根本走不到这个时光节点,这不是人道之帝该有的力量。

    “独断万古岁月啊。”

    张若虚微微一叹,神色忧愁,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有些伤感。

    在岁月长河上缅怀许久,等到玉皇都快坚持不住了,要被光阴长河卷走。

    张若虚动了,伸出修长洁白的手指,道喝一声:“塔来!”

    混沌荡漾,有九色仙光绽放,一座古朴的石塔在发丝间鸣动,绽放无上光辉,九层塔身流转大道气息!

    荒塔!

    荒天帝所铸之塔,是乱古天庭的象征,亦是承载前后文明的节点。

    因为荒塔存世,众生才认为曾经有仙,因为荒塔,标志曾经的修行体系。

    这件仙器跟随张若虚平定黑暗真仙的动乱,后来张若虚成就仙王,不要说仙器,就算仙王兵也能随手炼制。

    但,他依旧把荒塔随身携带。

    因为,这尊仙器,不只是塔,更是链接前后两个纪元的钥匙!

    九层塔身,流动混沌气,伴着仙光,在岁月长河上沉浮,同那一道剑气共鸣!

    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最终剑气有灵,缓缓散去,徒留下一道烙印。

    “天帝,这……”

    玉皇大帝欲言又止。

    张若虚澹然一笑:“没什么,这道剑气是枷锁,是束缚,但也是保护。是荒天帝对家乡的守护。”

    “那,为何散去?”玉皇疑惑问道

    “呵呵,剑气是界海的庇护,但是我辈修士不能永远生存在庇护中。”

    张若虚意味深长道

    玉皇浑身一颤,若有所思,喃喃一声:“是了,所有人都要学会成长。”

    不经历血与火磨砺的人,终究是婴儿,无法抵御凶狠的豺狼。

    到了他这一层次,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东西,看到这剑气,更是证明了荒天帝有敌。

    敌人,永远存在!

    荒塔轰鸣,仙光璀璨,照耀时光长河,为两人指引方向。

    岁月翻滚,波光粼粼,一桩桩,一幕幕往事浮现,

    石昊在葬土中沉睡五十万年后一丝元神复苏醒来,依本能再建天庭,开辟仙路,炼制荒塔,

    在无数空间节点尝试开辟仙路进入仙域,还在每个节点竖起一块块石碑,留下警示,留下一些经文,愿给后来者启迪,最终成功打通仙路踏入仙域。

    这些仙路,便是后世大帝征战的地方,是万古一瞬的机会。

    一瞬间,万古的真相呈现在眼前!

    往日种种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百忍悠悠叹息一声,这便是所有的答桉。

    历史断层,举世茫茫,都无人了解过去了。

    历代天尊,古皇,大帝,所追求,莫过于于此。

    后世的动乱,因荒天帝留下的希望而起,平定动乱,也因荒天帝留下的法成就。

    一切都源头,便是荒天帝,秘境体系源自于他,仙路也源自于他。

    张百忍得到了解惑,张若虚却疑惑了起来。

    “为何一成不变?!”

    张若虚皱起了眉头,过去岁月有着一尊神王化身庇护,石昊的命运为何依旧不变。

    突然之间,岁月长河一道波浪拍来,摇曳时空。

    张若虚自然无事,他为仙王,长生不朽,时光对他而言,只是浸湿了帝衣一角罢了。

    但,张百忍终究只是人道之帝,要是硬接光阴,只怕是当场坐化。

    “去!”

    张若虚甩手一转,将荒塔扔到了玉皇头上,庇护其身,层层仙光照耀而下。

    但,伴随着时光长河波澜,张百忍身姿摇曳,没有站稳,跟着荒塔跌落时光长河,重新回到了乱古岁月。

    看着这一幕,张若虚若有所思。

    最终光阴潮水褪去,浮现一道仙路,仙路之上,乳白色的仙气汩汩而涌,神秘莫测,地心深处仙霞飞起,瑞光万道,符文千万,密密麻麻,让人震撼。

    符文组建,化作一个人烙印。

    有不灭的痕迹,流淌着万古洪荒气息,永恒不朽。

    是荒塔。

    镇压着一尊乱古岁月的至尊,赤红如血,鳞片密布,生有朱雀头、狼身、龙尾,站立在人道至尊领域。

    “是荒天帝的手笔。”

    张若虚看了看至尊,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仙域,洞察了真相。

    石昊是在惩罚这个乱古至尊,永远镇封在这里,可以看到成仙路,但是却进不去,可望不可及,是最大的痛苦。

    “啧啧,奶娃也学会杀人诛心了。”

    张若虚感慨一声,然后挪开了封印至尊的神源,再其下是一块巨大的石碑,是石昊留下的信息。

    “历史烙印……上苍有敌……”

    “轮回……佛……”

    “寂灭……尸祸……”

    张若虚阅读片刻之后,若有所思,过去未来并非一成不变,岁月轮转,都在轮回。

    阅后即焚。

    那块巨大的石碑燃烧起璀璨的仙光,最终化作一摊灰尽。

    “轮回,历史啊。”

    张若虚感慨一声,自己在封印之地竖起来了一块石碑,用仙道法则书写数字。

    【一世成仙二三人】

    思索片刻之后,张若虚心神一动,眼童闪烁光辉,如同宇宙,蕴藏诸天万界,在石碑的背面书写下一篇红尘经文。

    写完之后,张若虚满意地点点头:“日行一善。”

    光阴波澜,岁月涛涛,一切回到了起点。

    端坐在混沌莲花之上的天帝,摸了摸下巴,想了想:“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思索片刻,张天帝恍然大悟:“原来是玉皇啊。”

    乱古岁月。

    天庭仙光绽放,瑞霞一道又一道,石昊炼制了一座塔,补齐了那层骨塔,将它熔炼在内,包裹在里面。

    九层塔身,流动混沌气,伴着仙光,直接就有了仙道气韵,惹来惊世雷劫

    许多人怀疑荒炼出了仙器,但又不能确定,毕竟当世连人都无法成仙了,怎么还有器可以做到

    正因为这座塔的炼成,天庭威名大盛,这片宇宙中,越来越多强大的修士赶来,加入天庭。

    玉皇张百忍也带着一尊塔,加入天庭之中,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中。

    张百忍得以觐见荒塔,这座天庭的象征。

    荒塔轰鸣,惊动了许多人,但,混沌气流转之后,人与塔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人道的至尊,你很强大。”

    “比起寻常至尊要强大许多辈。”

    “你来到天庭何事?”

    荒塔轰鸣,其中神祇走出了道:“我发现,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气息。”

    张百忍沉默片刻,最终将一座九色小塔,逃了出来。

    刹那间,塔与塔之间沉默了。

    “你很熟悉。”

    “我也熟悉你。”

    荒塔与荒塔对话间,产生了玄妙的变化,两座塔竟然融合起来,化作了一座塔!

    张百忍目不转睛盯着这一幕,他看不懂,但他大受震撼。

    这种变化,类似诸我合一,但不同诸界合一。

    这是属于时间上的重叠!

    “很神奇吧。”

    一个神秘的身影浮现,周身混沌气缠绕

    “是……您!”

    玉皇眼中闪烁一丝精光,无比震惊,这个人他见过,见过一次,难以忘怀。

    那个人微微一笑道:“传说仙的道路,并不止步诸界唯一,时空唯一才是真正的传说。”

    “这是一条捷径,可以加速仙王诞生,但也止步于此了。”

    “仙王之上的道路,不是任何一方体系可以决定的。”

    “记住,两个字,道祖!”

    玉皇若有所思,然后深深一拜:“多谢天帝指点。”

    荒天帝颔首,虚空一指,光阴河水涛涛,波光粼粼。

    玉皇只觉得走马灯过,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天庭凌霄殿中。

    “如梦如幻啊。”

    玉皇望着大宇宙星空,忍不住感慨一声。

    若非,他在荒塔上留下一点点小标记,还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境。

    顺着曾经的标记,玉皇跨越重重混沌,最终在一片净土中,找到了一座九色仙塔。

    仙塔沉浮虚空,神祇鸣动:“你来了。”

    玉皇点点头:“我来了。”

    “你不该来。”荒塔叹息道

    玉皇诧异,询问道:“为什么?!”

    “我怕盘古误会。”

    荒塔轰鸣,洞开内部世界,混沌气缠绕,盘坐一尊白发苍苍的老者。

    “盘古大帝!”

    玉皇大帝失声道

    竟然他。

    他第一世竟然还没有结束,他竟然还没有坐化!

    !

    盘古大帝疲惫抬起头,叹息一声:“让道友见笑了。”

    “我原本打算服用不死药,活出第二世,可服用后才发现,我有抗药性。”

    “不死药化形,无法用不死药果实活出第二世。”

    “这或许,就算平衡吧。”

    玉皇震惊,盘古大帝竟然是不死药脱胎而出,他是哪株不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