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了。

    沈大终于见到了他的女儿。

    这让沈大怎能不激动?

    要知道,他们沈家只有沈清秋这一棵独苗啊。

    所以,他直接冲过来,狠狠的将沈清秋给抱住了。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激动。

    “女儿,你没事吧?你没有受伤把?”

    “快给我看看,乖女儿,爹这大把的时间可想死你了。”

    “你跑到哪里去了,爹吓死了。”

    沈大一边说着,一边嚎啕大哭。

    此时,堂堂的沈家主,竟然哭的像是个孩子,抱着沈清秋,仿佛就找到了他的大树一般。

    沈清秋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爹的反应,不由得眼中落泪。

    “爹,我没事,我最近过的都挺好的,你呢?”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沈大抬起头,泪眼婆娑道:“以前不是你让爹瘦一点吗?所以爹就瘦了。”

    “这次瘦下来,你还不高兴了啊。”

    孙若微眼中也蓄满泪水:“爹……”

    沈大哭着,父女两人的情绪,早已经崩溃了。

    而朱瞻基就站在后面,没有打扰他们两人,只是眼神中带着一丝复杂。

    皇爷爷当初做的,可能是有些过了,直接制造了一场假死,破坏了沈家的家庭。

    使得沈清秋,以及他爹到现在才能相见。

    要是沈大知道,沈清秋已经变成了孙若微,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这些,萦绕在朱瞻基的脑海中,让朱瞻基不愿意多去想。

    而此时,那几个倭国的手下,在看见了朱瞻基之后,他们的眼神中顿时瞳孔猛地一缩。

    他们在看见朱瞻基身后跟着的数十名锦衣卫,以及纪纲的时候,他们更是心惊肉跳。

    就连源义力也在瞬间就慌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朱瞻基竟然会来!

    而且,来的还这么及时。

    他马上就要拿到沈大的那五千两黄金了啊,现在沈清秋回来,他要的五千两黄金,岂不是要泡汤了?

    钱财还是其次,现在最重要的是,太孙带着锦衣卫来了啊,这要是让他们发现倭国的人也在这,以太孙嚣张的性格,岂能对倭国善罢甘休?

    所以,源义力想都不想,直接神色紧绷,趁着朱瞻基还没反应过来,就要撤退。

    “赶紧走!”

    “那是太孙。”

    他低声提醒了一句,哪怕心中再不甘,他还是要迅速离开了

    就在他们纷纷四散开来,打算撤掉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却突然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朱瞻基嗤笑一声道:“你们去哪里?”

    听到这声音,源义力的脸色,瞬间愣住了。

    而他抬起头,看向了朱瞻基,果然发现朱瞻基的目光,就定定地盯着他。

    朱瞻基嗤笑一声:“都到这一步了,还想跑?”

    “纪纲!”

    他叫喊着,纪纲便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数十名锦衣卫隐隐有要将源义力他们给统统包围的趋势。

    此时父女两还在叙旧,朱瞻基却直接走到了源义力面前,淡淡道:“你来这里干嘛?”

    源义力连忙跪下,拱手道:“拜见太孙殿下。”

    朱瞻基咧嘴一笑:“说。”

    源义力连忙道:“我们是来和沈家主做生意的,没想到正巧就遇到您了。”

    这样拙劣的话语,谁会相信?

    徐七舟冷笑一声,直接看向纪纲:“查出他们的阴谋。”

    纪纲挥了挥手,数十名锦衣卫,直接将源义力他们给抓了起来。

    根本没有让源义力他们有半点逃跑的机会。

    待他们被抓起来后,朱瞻基才吩咐道:“把他们带到牢里去,审问出他们来沈家的原因。”

    “这群人,绝对是不安好心的。”

    纪纲也清楚太孙的意思,点了点头:“好!”

    随后,便带着源义力,直接离开了。

    朱瞻基眼神发冷,锦衣卫早已经查出源义力勾结官员,并且来到沈家庄了。

    那么,源义力来到沈家庄,一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这个目的,必须要查出来!

    对于这件事,朱瞻基绝不姑息!

    待纪纲他们离开之后,朱瞻基这才看向了那对父女。

    父女两人哭得厉害,老管家站在一旁,也哭得厉害。

    他就站在身边,看着父女两相拥的一幕,他也想拥上去,然而却很清楚不合适,所以只能站在一边抹着眼泪。

    “老爷,小姐,我们沈家终于团聚了。”

    “好好好。”

    “老爷,我太激动了。”

    老管家说着,沈大也终于缓过气来,他瞪了老管家一眼,哭着道:“老家伙,你在这边上絮絮叨叨什么啊,我女儿的话,我都快要听不清了。”

    老掌柜连忙道:“那我走远点哭?”

    沈大摆了摆手:“算了啦,我女儿都回来了,正是大家一起高兴的时候。”

    转头,沈大看见了朱瞻基。

    一时间,沈大微微一愣,随后道:“太孙?”

    朱瞻基笑着回应了一声,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沈大,而是看向了孙若微道:“我先走,你们父女两聊聊吧,到时候我会来接你。”

    孙若微点了点头:“好。”

    朱瞻基颔首,朝着沈大微微拱手,随后离开了沈家庄。

    他为何要离开呢?

    一是他不知道如何在继续留在这。

    二是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

    与此同时。

    诏狱之中。

    源义力,以及他的那些属下,全部都被带过来了。

    他们被关在了同一个牢房内,源义力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而那些属下的眼神中,也布满了灰暗。

    对他们来说,这一次被直接给抓到诏狱来,再想要出去,就很难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是被太孙殿下直接抓到的。

    太孙殿下,可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啊。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太孙殿下来了。”

    “拜见太孙殿下。”

    “太孙殿下,您来了。”

    朱瞻基一路走过诏狱,那些锦衣卫纷纷给朱瞻基拱手行礼,朱瞻基面不改色,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很快,在纪纲的带领下,朱瞻基来到了关押源义力他们的牢房。

    在牢房内,看见了源义力。

    “把他给带出来吧。”朱瞻基说道。

    纪纲便吩咐几个锦衣卫,直接让他们将源义力等一行人给带出来。

    很快,等他们都出来之后,朱瞻基才看向了他们。

    “源义力,跟我说说吧,你们倭国到底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