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求生:我能看到奇怪提示 > 第40章殿下本尊,宾客盈门
    到场的网红们,纷纷占着餐厅的空地,竖起三角架开始直播起来。

    娇滴滴的哭诉,将梦魇餐厅的霸道嘴脸刻画得淋淋尽致,惹得直播间的观众们叫嚣着砸了这该死的奸商。

    参考1元的拉面哥,这喧闹的场面劝退了好几波客人。

    而一旁的西装鬼正双手抱胸,点着香烟吧唧吧唧抽着,倚在一旁看着笑话。

    这时,萧诺上前就是一脚,将眼前闹腾着最凶的主播的美颜滤镜踹翻在地,咔嚓一声脆响裂碎一地。

    原来,呆萌可爱的少女妆顿时现出原型,裸露出胡须八叉的彪形大汉,正撅起猪唇对着银幕亲着么么哒。

    这下,直播间的看客顿时看吐了,一句句辱骂的吐槽刷满荧幕。

    “这就是俺朝思梦想的乔碧萝吗?嘶!咔嚓,咔嚓!本宝宝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连隔夜饭都呕吐出来了!”

    “(⊙o⊙)哇!这乔碧萝殿下的本尊竟然是四十好几的彪形大汉,瞧!那凌乱的胡须,刚才本宝宝还安慰他,小心肝,别哭~”

    “楼上牛逼666!网上的东西当不得真,虚假人物忒多了,小伙子,你把握不住的呀~”

    ……

    然而,这波评论将网红乔碧萝激怒在爆发的边缘,斑驳的尸斑极速爬满惨白无比的皮肤,漆黑似扭曲的蜈蚣般的毛细血管攀满脸颊,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萧诺。

    “该死的老鼠!你败坏了俺的形象!劳资要活剥生吞了你~”

    接着,它便咧开狰狞血口,就要将萧诺整个人吞食进肚中。

    【“头重脚轻”的哭丧棒(宝贝值:青色)】(黑白无常的武器~)

    萧诺高举起棒头,一榔头就敲响乔碧萝的头顶。

    哗啦!

    重重地击打声在餐厅回荡,那网红的额头顿时被开了瓢,殷红的鲜血似泉涌般喷了出来。

    那乔碧萝似锯倒的柳树般栽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这下,那些探店网红似受惊的鸟雀般四散开来,端起三角架竖起脚丫子逃出餐厅。

    唯独乔碧萝的经纪人犹豫了片刻,上前一步拦腰抱起他,低头离开了。

    然而,这一幕被记者鬼的摄像头记录下来,一篇名为《探店灵堂餐厅,乔碧萝殿下惊现原型,竟是大吊萌妹~》的文章新鲜出炉。

    不过,这次它聪明了许多,直接绕过总编,将稿件及视频上交给了老板邮箱,且留言道:尊敬的老板,上次借主编之手交给您的三篇稿件,幸得您推荐,在媒体平台大火,谢谢您的100鬼币赏赐~

    几分钟后,老板回复道:好的!已查收,稿件写得不错,这几篇文字稿在平台的阅读量都不错,依我看,流量密码就在于你拍摄的那位店主~望你继续追踪~加油,或许总编的位置该换一换了,本老板还是比较看好你的。

    这一波彩虹屁将记者鬼的斗志顿时激发了起来,绿油油的眸子紧盯着“店主”萧诺,正吧唧吧唧咽着口水呢。

    随着又一篇爆文的大火,#灵堂餐厅#这一话题在当地阴城愈发炙手可热,连街头巷尾的小屁孩也开始央求父母去尝尝鲜。

    【纸钱十沓(宝贝值:白色)】

    在阿甘殷勤地用拖把清理地上血渍的刹那,萧诺又在门口抛掷了一波纸钱,惹得地上的脚印又多了许多。

    随着媒体的曝光,这梦魇餐厅顿时成了当地的网红餐厅,门口围满了密密麻麻的鬼群。

    一阵阵凌冽的阴风在门口回荡,那袭来的鬼气在萧诺看来寒气逼人,但在门口鬼群眼中,却是滋养身体的大补。

    只是他这波土豪操作,添上街坊大妈的添油加醋,街头拥挤的鬼怪们担心自己微薄的工资不够餐厅的一刀“砍”的。

    咯吱!咯吱!

    这时,一护士打扮的女鬼搀扶着鹰钩鼻的鬼婆婆推门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位断头男孩,它正将圆滚滚的人头在脚底当球体踢呢。

    “嘿!好弟弟,不认得姐姐呐?快将你餐厅的菜单拿来瞅瞅~”

    这女鬼狰狞着血口,正温柔笑着,竖起玉指在萧诺眼前晃了晃。

    此女正是怨念医院的护士长裂口女。

    萧诺这才回过神来,上前一步撸了撸她的秀发,震惊问:“姐姐,你不在医院嘛?怎么有空来寻我呢?”

    断头男孩将头颅高踢入怀中,咔嚓一声安放在脖颈上,咧嘴一笑道:“哈哈!哥哥好自恋呢?姐姐今天放假啦!不过姐姐在街头恰好看到你,就抢拽着俺和奶奶过来的呢!”

    一听这话,裂口女俏脸突得一红,勾起玉指弹了弹宝儿的额头,辩解道:“乱说!宝儿,不是你说肚子饿了嘛?这边就梦魇餐厅有档次一点,,再乱说,就饿你肚子!”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窘态,萧诺哑然失笑,拍拍宝儿的后脑勺,“对!哥哥就信你裂口女姐姐的话,你这满嘴跑火车的货~”

    结果,咔嚓一响,那头颅摔落到地上,滚到安倍雅静的脚下,正阴森森笑着。

    “哥哥!裂口女姐姐想你呢!天天在婆婆面前念叨你呢,说你帮医院解决了大麻烦呢!”

    接着,它小跑上前,一脚将人头高高踢起,“嘿哟!哥哥,要不俺教你踢足球吧?医院的小陈教练都夸俺球技有进步呢!”

    高抛的人头正斜眼剜着安倍雅静,阴笑道:“裂口女姐姐,这娘们对哥哥有想法呢?泛水的清眸直勾勾盯着哥哥呐,看来你有竞争对手哟~”

    裂口女脸色一白,斑驳的尸斑渐渐地涌上半张脸颊,双眸泛起薄薄的血雾,“它……宝儿……说的,是真的吗?说!”

    修长的指甲将萧诺的胳膊勒出深深的血痕,殷红的血珠都一颗颗渗了出来,滴答滴答落在地板上。

    萧诺痛得倒滋一口凉气,连忙解释:“

    o

    o

    o,这就是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姨妈巾国女人,正贪婪我的宝贝呢!我可瞧不上她,看着就恶心~”

    “嗯嗯,好哒!姐姐信你~抓疼你了吧~都出血了,就不浪费了~”

    裂口女突然俯下身,将血珠深抿入口,一脸陶醉的表情。

    然而,随着短视频的传播,以及一篇篇爆文的朋友圈转发,萧诺顿时出名了。

    这不!

    在一古朴的四合院里,一声恨意十足的骂声在房间里回荡,

    “就是这该死的老鼠,盗了老朽的宝贝~原来藏在梦魇餐厅呀~好~好~好~这次,你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