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求生:我能看到奇怪提示 > 第12章尸油油灯,童谣释义
    浓郁的黑暗席卷而来,如汹涌的海浪般将要萧诺二人淹没。

    就在他脊背发凉的时候,一旁的护士间突然燃起一道紫红的火光,将侵来的黑暗驱散开来。

    原来是值班的裂口女正小心翼翼地捧着油灯,小跑到萧诺跟前,将他二人拦在门外。

    【温暖的油灯(黄色)】(用新鲜的尸体慢火熬制的香油,燃烧后的火苗可以较长期驱散黑暗里的怪东西~)

    【建议零售价:200鬼币~】

    “你不该来这,回去休息吧!油灯,你拿着!”裂口女紧盯着松了口气的萧诺,有些关切劝道。

    身后的阿甘浑身打着哆嗦,忙拽住凝视着病房的萧诺,“哥!咱回去吧,在这照明效果更好的油灯保护下,咱俩肯定能安然度过今晚~”

    估计见萧诺不为所动,他顿了顿,附在萧诺耳边低声说,“等明天,我陪你来查!”

    萧诺摇了摇头,将手里的白烛点燃,递给瑟瑟发抖的阿甘,“我进去看看,你就在门口守着,放心吧!一会儿就出来。”

    “不行!你不准进去,里面太危险了!”

    裂口女伸手拦住上前一步的萧诺,昂着头倔强道。

    俯下头,萧诺贴着她耳边问:“好奇问下,善良的小姐姐,为什么这座医院被称为“怨念医院”呢?”

    “还有那病了的大兔子又是谁?它有着何等高贵的身份啊?让整个医院都为它陪葬呐!”

    裂口女脸色一白,抿了抿弓形唇,有些恐惧道:“你怎会知道这曲恐怖童谣的?那你就更不能进去啦!它们还在,或许你会……会……”

    “怎样?说呀!”萧诺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止住脚追问。

    裂口女苦涩一笑,长长的信舌舔了舔下颚,“它会逃出来,因为这首童谣还有令人惊悚的尾句,那就是……”

    “高高地抬,深深地埋……”

    病房内涌出强烈的吸力,将萧诺及裂口女一个踉跄扯入。

    随后,房门咯吱一声自己合上了,而且关得死死的。

    “别让五兔子再爬出来~”

    阴冷的房间里,只剩下最后一句恐怖童谣在萧诺耳畔回荡,激得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首隐约回荡的恐怖童谣钓出了龙国直播间一大波推理迷,满满当当的弹幕瞬间刷满了整个荧幕。

    “嘶!嘶!童谣每句的字数分别是5、4、5、4、5、4、10、9、4、8,谐音!‘5’就是‘我’,‘4’就是‘死’,这串数字连起来就是……我死,我死,我死,死就死吧!”

    “根据百度解释,兔子童谣出自英国的《鹅妈妈童谣》,讽刺的是上层贵族享受着帝国优渥财富,而处于下层的工人、穷人的生活却如阴沟老鼠。”

    “就是描述普通家庭老人去世的故事而已!简单阐述一下,老太爷生病了,家里人请了个大夫来瞧病,儿子照方抓药,儿媳熬药,医治无效老太爷去世,大办丧事,到定下的坟地刨坑,去坟地下葬,家人哀哭悼念逝者,孩子不知生死,问父母为什么哭,父母借机给孩子讲生死观~就这!”

    ……

    栽倒在地上的裂口女将油灯紧紧护在怀里,右臂支在瓷砖上,挣扎站起身,“哎!帅哥,你没事吧?”

    “还好!”

    萧诺稳住身子,借着橘黄的灯光开始环顾四周,或许这诡异的病房里藏着某些未知的线索。

    斑驳的墙皮,配上灰白的被褥,倒显得有些干净,只是呼吸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诱得萧诺急忙捂紧了鼻子。

    绕过空荡荡的几号病房,最后萧诺目光停留在被锁死的最后一间单人病房,上面的铁锁锈迹斑斑,几乎快脱落了。

    【“兔子”的牢笼,嘶!曾是医院血液科最昂贵的VIP病房,需提前半月预约才能入住;可就在药引“五兔子”惨死后,化作黑暗汲血的源头~呵呵!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萧诺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拽开房门上的铁锁,却被一旁的裂口女扣抓住他的手腕,一下子给拦住了。

    “这里面的东西忒凶了!你最好不要进去!”

    “那好哒!那麻烦讲解一下,这间病房隐藏着什么骇人的隐秘?说说!”

    萧诺回过头,凝视着苍白着脸的裂口女,意味深长地问道。

    裂口女嘴角勾起丝难看的微笑,踌躇片刻,才将一切娓娓道来。

    故事很普通,却很现实。

    惊悚地界的富豪子弟在高速路上飙车,在十字路口转角处惨遭车祸,失血严重,生命垂危,被救护车急速送到了本医院。

    怨念医院属于私立医院,裂口女的父亲出于盈利将他安排进了VIP病房,由于那受伤者血型很特殊,属于熊猫血的一种,医院血库里几乎没有存货。

    恰好孤儿院在怨念医院安排体检,在血型上就有位不足三岁的小孩与该富二代匹配,裂口女的父亲就提议捐赠孤儿院一大笔钱,由孤儿院院长安排那位小孩献血。

    小孩嘛?

    有点甜头就答应了,比如香喷喷的鸡腿,香甜的彩虹糖。

    可富二代被玻璃伤到了颈部大动脉,失血过于严重,就瞒着小孩在VIP病房里将他们活生生抽干了。

    看着他们光亮的眸子渐渐黯淡下来,整个医院却欢呼起来,因为富二代活了,他们每人都多发了几千块奖金。

    然而意外却在当晚发生了,午夜时分VIP病房里涌出漆黑的暗,席卷了整座医院,所有的白炽灯滋得一下全熄了,黑暗中便隐约回荡着这首恐怖的兔子童谣。

    市场需要,便多了白烛和油灯,这样一来,走廊上也添了一排排壁画。

    事故多了,医院就渐渐冷清了,随着裂口女父亲的离开,也就慢慢暂停营业了。

    听完故事,萧诺了然一笑,阔步上前推开门,“进来看看吧?事出必有因,要想医院妥妥营业,还得闯闯!”

    身后的裂口女秀眉微蹙,也捧着油灯跟了上来,只是她的手心湿哒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