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求生:我能看到奇怪提示 > 第11章出门探秘,黑暗尽头
    随着烛火的接近,那太君头颅上凝聚的黑暗渐渐被驱散,一张惨白的残脸裸露出来。

    一旁的萧诺不禁倒滋一口凉气,被啃噬得面目全非的脸庞,没有一丝血色。

    尤其惊悚的是这百来斤的胖子,现在被汲食得仅剩皱巴巴的人皮包裹着骨架,凸起的眼球凝视着前方,充斥着惊惧。

    啪!啪!啪!

    伴随着愈发猛烈的撞门声,缝隙袭来又一阵阴寒的邪风,将耷拉着的人皮荡起,携带着翻白的眸子斜剜向萧诺,极其瘆人。

    【被残忍汲血后的残尸,躲藏在黑暗中的“它们”饥渴无比,活人的鲜血是怨念发泄的美味,很甘甜可口~曾经的“兔子”化作怨念医院的黑暗,走再度归来了~嘿!佳肴~】

    这一眼看得萧诺心底有些发毛,端起红星二锅头长滋一口,浓郁的酒劲刺得他满脸通红。

    许是酒壮怂人胆,他扯过床单,将太君狰狞的面庞掩上了。

    身后的阿甘碎步上前,试探问:“诺哥,你准备咋办呀?看这门栓防不了多久呀!”

    萧诺端起燃烧着的白烛,回过头淡淡说了句,“出门!”

    “出去送死?”

    阿甘看着被撞凹陷的铁门,余光又憋了眼床上皮包骨的尸体,有些怂了。

    “傻憨憨的巴巴羊国人,这龙国人就是拿你当替死鬼,挡住黑暗里的怪东西,自己好逃跑!龙国有句俗话,无毒不丈夫!说的就是他~”

    紧缩进被窝的阿三讥笑一声,嘲弄道。

    这时,随着阴风的侵袭,烛火晃荡得愈发腻害,橘红的火光越来越黯淡。

    “我跟你一起出去,朋友!我信你不会坑我!”阿甘咬咬牙,答复道。

    萧诺点点头,抛给他一瓶红星二锅头,“喝口!暖暖身子!”

    【红星二锅头(橙色)】(有朋友,才有阵营~)

    【建议零售价:0.5鬼币】(值钱的“酒水”,第一口就值售价的90%)

    “撒比!被奸诈的龙国人小恩小惠就收买了,活该当替死鬼~梵天保佑!”

    那床上的阿三呸了口痰,双手合十,开始默默祈祷着。

    而萧诺一手护着烛火,阔步上前就要扯开铁门上的门栓,即便门外仍是漆黑一片,还偶尔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这一幕震惊了龙国直播间的观众,一条条劝阻的弹幕弹出。

    “嘶!刚听新闻联播,姨妈巾国的靖国神社无故燃起了大火,烧毁了好些甲级战犯的牌位呢~”

    “哈哈!活该~据本砖家分析,这黑暗的由来跟那恐怖童谣脱不了关系~”

    “啧啧!这二锅头真烈,激得萧诺憨憨决定勇闯门外,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

    随着嘎吱一响,门栓被拉开了,阴风袭动着铁门啪一声撞在墙上。

    门外空空如也,脚步声也停了,唯独走廊里的黑暗如洪水般开始侵袭整个病房。

    萧诺一口咬破左手食指,一颗殷红的鲜血滴答落在烛光外的黑暗处。

    滋~滋~

    那落在地上的血渍由左到右渐渐干涸了,似被一张无形的嘴吸食了,很是诡异。

    它们在左边!

    接着,黑暗中的左手伤口似被深吮吸一口,大量鲜血如喷泉涌出,消散在阴冷的空气中。

    顿住脚,萧诺右手捧起白烛,左手则藏进橘黄的烛光中,然后阔步上前。

    被鲜血诱惑的“它们”,携带着黑暗侵袭入燃烧着的火光中,被炙烧出滋滋的炭烤声。

    随后,一股浓郁的糊焦味弥漫开来,诱得身后的阿甘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甘勉强抿住嘴,有些惊惧道:“诺哥,这无形的黑暗里竟然藏着活物,这味道俺熟悉,就是常见的肉类烤焦的味道,要不咱还是躲起来吧?”

    “躲不掉的,逃避黑暗最好的办法呢?就是迎来光明~”萧诺摇了摇头,凝视着前方,斩钉截铁说道。

    “怨念医院副本主线任务:请揭秘该医院黑暗汲血的最终源头~它就在黑夜尽头等着你,来吧!上菜~兔子的胡萝卜!”

    冰冷的电子音在所有存活的玩家耳畔回响,怨念医院副本终极扮演游戏来了。

    随着萧诺的前进,走廊袭来的寒风愈发阴冷,荡得白烛火苗越发黯淡。

    深邃的黑暗渐渐环绕在两人四周,恐怖童谣隐约在他们耳畔吟唱着,还伴随着儿童蹦蹦跳跳的脚步声,阴森森的。

    “诺哥,要不咱等天亮吧?”

    阿甘被颈边滋出的冷气吓了个哆嗦,缩了缩身子,有些怂了。

    “来不及了,黑暗将席卷整座怨念医院,等明天就晚了!”萧诺叹息一声,坚定朝前走去。

    哒!哒!哒!

    脚步声在走廊里回荡,惊得两侧壁画里的人物都蹬圆眼,死死盯着他们。【

    只是滴溜溜转的眼珠子,望着黑暗尽头满是怨毒及难言的恐惧。

    不久就途经走廊的十字口转弯处,萧诺强按住食指上的伤口,强挤压出了几滴鲜血,滴落在路口中央。

    滋!滋!滋!

    鲜血从东南方开始蒸腾起雾气,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它们躲在东方!

    萧诺绕过十字口,小碎步朝选定的方向迈去,只是愈发猛烈的阴风荡得白烛燃尽了一支。

    借着渐熄灭的火苗,点燃了包裹中的第二只白烛。

    【燃烧的白烛(青色)】(“兔子”的尸油)

    【建议零售价:20鬼币】(物以稀为贵哦~望珍惜)

    走过好几个转角处,萧诺最后止步在医院深处的ICU病房前。

    病房的铁门把手上锈迹斑斑,门两侧斑驳的墙壁上灰白的墙皮开始了脱落,似乎很久没人打理了。

    即便这里已然破烂不堪,但透着门缝隙渗出的阴风,竟然携带股浓郁的血腥味。

    咯吱!

    萧诺咬咬牙,上前一步推开了血液科ICU病房的玻璃门。

    就在这刹那,ICU里一阵强烈的冷气袭面而来,将他俩手里的白烛吹熄了,黑暗似觅食的苍蝇般扑卷上来。

    莫名的寒意侵入萧诺全身,他耳畔只回荡着一句熟悉的童谣:

    “一去回不来咯~回不来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