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求生:我能看到奇怪提示 > 第10章黑暗来袭,恐怖童谣
    窗外一轮弯弯的血月高悬,随着惊魂的钟声敲响,渐变得黯淡无光,且伴着灰暗的白炽灯滋得一下熄灭了,漆黑如墨的暗夜席卷了整座怨念医院。

    在橘黄的烛火映衬下,004号病房躺卧着四位姿态各异的黄种人。

    最靠近房门的是盘膝而坐的姨妈巾国“太君”,正忿忿不平骂着:“八嘎!抠门的裂口女,仅给本太君一片腐烂的肉干,饿死啦!根本不顶饱!”

    接着,便是被裂口女撕裂嘴的白象国阿三,正瘫卧在病床上,用灰白的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微露出猩红的双眼,怨毒盯着最内侧的萧诺,囔囔着,“劳资可是尊贵的婆罗门,受这等侮辱!啊,该死的龙国人!”

    在他旁边的是黝黑的巴巴羊国人,他凑到萧诺身侧,热情喊:“hello!友好的龙国人,你看起来很冷静睿智嘛!等下,有啥子危险,可得帮帮我哦!”

    【憨厚老实的巴巴羊国人阿甘,哇哦,真幸运,居然和友好的龙国人是邻居~尊敬的龙国,善意地援助建造了龙巴经济走廊,大大改善了巴巴羊人的生活,等下!阿甘我得帮帮龙国人,铁打的朋友~】

    凝视着窗外的萧诺回头望了阿甘一眼,便被这淳朴的巴巴羊人感动了,拍拍他的肩膀道:“哈喽,巴巴羊国的朋友!你好,我叫萧诺,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今晚咱能共度难关~一起加油哟!”

    “你好呀!我是阿甘,听说龙国人都很聪明友善,果不其然啊!加油!”

    阿甘双眸一亮,有点羞涩地开始介绍自己。

    就在这刹那,封闭的房间里无端起了一阵阴风,将抖动的烛火苗荡得剧烈颤动,整个房间开始明暗闪烁起来。

    随着橘黄的烛光愈发黯淡,病房外漆黑的走廊里隐约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伴着愈发急促的碎步声,自房门口荡起的邪风更加猛烈,将白烛芯逐一吹得倒入蜡油里。

    尤其是“太君”床头的烛火晃荡得最为腻害,仅剩芯头赤红的火星在燃烧。

    这下姨妈巾国的太君有些慌了,紧缩进被窝里,双手将烛火苗捧护住,死死盯着4号床铺的萧诺,威胁道:“八嘎!卑微的龙国人,赏赐你一次服务本太君的机会,换床铺!”

    “否则……”

    这倭人握紧拳头,示威式地在外晃了晃。

    【自命不凡的姨妈巾国人,嘶!80年代恐怖都市传说裂口女竟然是这医院的护士长,连她都恐惧的黑暗究竟多可怕呀~必须跟这该死的龙国人换床,咱堂堂武士岂能位居危墙之下~】

    “滚~”

    被不要脸的倭人激怒的萧诺斜剜了他一眼,厉喝一声。

    “八嘎呀路!鼠辈敢侮辱本武士!”

    那“太君”赤红着脸,拔出腰间的佩刀,就要起身砍向内床的萧诺。

    砰!砰!砰!

    走廊上的脚步声止在门口,随后便传来愈发急促的撞门声。

    锈迹斑斑的铁门被撞得咔嚓作响,可透过方形玻璃窗朝外望去,走廊上竟然漆黑一片,仅在烛光的映衬下,斑驳外墙上倒映出粲粲姽影。

    这一幕将“威武的太君”吓破了胆,将白烛捧进怀里,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而内床的萧诺却淡定无比,端坐在床上后,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小酌着红星二锅头。

    只见他深抿一口,吧唧下唇,细细品着,余光憋着反锁的铁门,嘴角勾起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啪!啪!

    伴随着急促的冲撞声,锁着的门栓被击得弯弯曲曲,隐约一道微弱的烛光透过缝隙射到门外。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门外走廊空空如也,除了漆黑的暗。

    接着,一阵凌冽的寒风从缝隙渗入,席卷了整个病房,即使裹得紧紧的,那“太君”也被冻得瑟瑟发抖。

    唯一特别的是,饮着小酒的萧诺满脸通红,还在滋滋冒着热汗。

    这反常的一幕,诱得直播间的观众猛增,弹幕刷得满满的。

    “嘶!门外空荡荡的,谁在撞门?细思极恐啊!”

    “咳!萧诺这憨憨,淡定一哥呀~别人都吓得直打哆嗦,而他却一口口滋着美酒,本宝宝墙都不扶,就服你~”

    “对了,真好奇!黑暗里究竟有什么呀?跪求科普!”

    ……

    即使姨妈巾国“太君”将白烛护得好好的,但也挡不住无孔不入的寒风。

    猩红的火星闪烁几下,在阴风的侵袭下,渐渐熄灭了,黑暗将“太君”活生生地吞食了进去。

    嘎嘣!嘎嘣!

    随后,黑暗中便传出清脆的咀嚼声,以及吧唧吧唧的吮吸声。

    伴随着黑暗愈发浓郁,若隐若无的童谣在房间里回荡着。

    “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童谣的吟唱声突得激昂起来,伴随着一声痛苦的惨叫,急促的吮吸声突得停了下来。

    【堪比窦娥冤的不公之夜,被抛弃的“它们”无助躲在黑暗的角落,苦苦哀求着冷血的医院,却惨遭凶杀。那么,午夜归来的“它们”将携带黑暗席卷而来,所以以后医院就称“怨念医院”吧~】

    萧诺凝视着“太君”所躺的床铺,眉头一皱,这医院藏着大秘密呀~

    “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埋哟~”

    或许是酒壮英雄胆,被煽情的童谣触动的萧诺站起身,端起燃烧着的白烛,朝一号床踱去。

    一步!

    两步!

    橘黄的烛火将黑暗渐渐驱散了,昏暗的光芒倒映在灰白的墙上,映衬出绰约的鬼影,漆黑一片。

    但床铺上黑暗仍紧紧裹住着那太君的尸体,很是浓郁邪恶。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呜呜~呜呜~”

    三步!

    止住步,萧诺在床铺前顿住脚,烛光将黑暗从那姨妈巾国太君脚部开始驱散。

    被啃噬得面目全非的双脚,惨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

    渐渐的,腿部、肚子、脖子逐一显露出来,枯瘦如柴,似乎血肉全被汲走了。

    “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啦~不回来~”

    凄惨的童谣吟完了,那姨妈巾国太君的尸体面部渐渐露了出来,骇人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