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求生:我能看到奇怪提示 > 第4章炭鬼汲血,嗜烟成瘾
    就在那棒子国美女捂紧鼻子时,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

    “水!水!水!”

    扭头望去,只见一只浑身被炙烤成焦炭样的烧伤鬼正艰难拖着身子,勉强咽上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哀求。

    它咧开的嘴巴喷出阵阵浓烟,漆黑的皮肤翻卷着,隐隐露出血红的肌肉。

    这烧伤鬼支起手指,指了指裂开的嘴,哀求的目光盯着那美女。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惊呆了一旁的美女,连收看直播的观众都有些懵逼了。

    在棒子国直播间,弹幕被刷得满满当当。

    “阿一古(哎呦)!好惨的炭鬼,都熟了!”

    “阿西吧!隔着屏幕,本宝宝都感觉一阵热浪袭来!”

    “噗儿桑韩(真可怜)!美女,快施舍一点水给它吧!”

    ……

    那美女打着哆嗦,试探问:“您这是需要水嘛?”

    那烧伤鬼疯狂点头。

    “那我去帮你取点儿!”美女答复一声,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正在记账的裂口女。

    裂口女信舌探出,舔了舔拇指,清点着绷带女鬼留下的医疗费,亮晶晶的眸子眯起,不爽道:“这种炭鬼,家当全丧丢在残酷的火灾中了,穷屌丝一枚,没必要接待!让它滚!”

    顿了顿,她抿了抿干枯的唇,摊了摊手,“怨念医院刚营业,经费紧张,暂时还未去天地银行交水电费,水源很珍贵的!”

    简而言之,这炭鬼是个屌丝!

    水源很昂贵,它不配!

    你答应的事,自己解决哦!

    那美女顿时慌了,哭丧着脸上前解释:“尊敬的客人,这里没您要的水源,麻烦您去别处寻寻吧!”

    炭鬼瞪红眼,死死盯着那美女,喃喃着,“水!水!我要喝水!”

    那美女脾气被撩了起来,上前就狠狠踢了一脚,“滚!恶心的炭鬼,没钱想白嫖啊,滚出去!”

    炭鬼被踹得一个趔趄,勉强站起来,干枯的双唇吧唧着,“水!水!”

    这“人工”的美女在外也是众人追捧的鲜花,傲娇着呢,这下见这炭鬼软弱可欺,上前拽住它的胳膊就往外拖。

    或许“人”最嫉恨的并非落井下石的,而是给了希望,又让人绝望的那些事儿。

    炭鬼手捏成爪形,扣抓住那美女稚嫩的脖颈,拖拽到嘴唇边。

    随后,裂开锋利的牙齿就朝着她的颈部大动脉,撕咬上去。

    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飞溅了出来,珠滴状的血液撒了一地。

    炭鬼凑上前,吧唧吧唧吮吸着。

    它吞咽着很急促,外侧木炭似的皮肤渐渐褪下一层,隐约露出泛着血丝的肌肉。

    “001号玩家被淘汰,现惩罚该母国即刻爆发一场大火!”

    冰冷的声音在萧诺耳畔响起,他忍不住倒滋一口凉气,死盯着汲血的炭鬼。

    【饥渴的炭鬼(凶魂),啧啧!这36E美女的鲜血真美味呀~可惜哟,餐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炭鬼吧唧下唇,扔下那美女的干尸,在院门口扫视着,试图盯上下一个猎物。

    突然,它觉察到萧诺的视线,瞪红眼回瞪过去,“卑劣的老鼠!劳资还没解渴呢?过来!”

    在萧诺紧张之余,龙国直播间的弹幕爆炸了。

    “啧啧啧!那大胸妹纸被吸成干尸了,看着她惨白的脸庞,本宝宝今晚估计要做噩梦了!”

    “刚看新闻联播,棒子国斧山区爆发一场灾难级的大火,烧伤患者近百人,现在又轮到咱龙国了!”

    “萧诺这傻憨憨无缘无故盯着那凶残的炭鬼看干嘛?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

    萧诺碎步上前,缓缓从包裹里拿出包香烟,抽出一根,客气地递了上去。

    【红金龙牌香烟一支】(老烟枪的最爱)

    【建议零售价:0.5鬼币】

    炭鬼嘴角勾起丝难看的微笑,将染血的手指在漆黑的衣服上抹了抹,哆嗦着手接过香烟,“小伙子,上道!不错!”

    接着,它弓下腰,将香烟抿到嘴边,凑在衣服的火星处,吧唧吧唧吮吸着。

    伴随着一股烟雾的喷出,它脸上露出陶醉的笑容,丝毫不顾漆黑的衣服上又泛着通红的火星。

    吐了口眼圈后,这炭鬼瞪圆眼,贪婪盯着萧诺手里那包红金龙。

    就在萧诺犹豫不决时,龙国直播间又刷爆了。

    “诺神666!”

    “原来这炭鬼还是货真价实的老烟枪呀!哈哈,衣服又起火了!”

    “本砖家窃以为这家伙被灼烧成炭鬼,跟这嗜烟成瘾脱不了关系!”

    ……

    而萧诺伸手撕开包装,犹豫抽几根时,又忍不住看向陶醉烟雾中的炭鬼。

    【堪称“老烟枪”的炭鬼,滋!滋!这昂贵的红金龙味道忒棒了!想想,那天做饭忘关燃气,就因劣质的玉溪就爆发火灾,真是不值呐!

    嗯嗯!至少红金龙牌香烟~】

    尼玛!还有这种“人”?

    萧诺诧异之余,抽出三支香烟,在那炭鬼前晃了晃,商议称:“哈哈!朋友,咱商量一下呗!”

    那炭鬼忙不住地点头,“好嘞!小伙子,有啥吩咐,您讲!只要把这香烟给小的就成!”

    萧诺微微一笑,调笑道:“朋友?还缺水不?要不咱给你一杯水,你离开呗?”

    那炭鬼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不缺水,您把手里的香烟给我就成,一包!我这就走,也不打扰你做生意呢!”

    “多了!一支!”

    “不多,小伙子!咱这么脏,也污了您们医院的门面啊!”

    “有钱不?拿鬼钞来换!”

    “呜呜呜!俺就一栋房子,还被烧了个干净,现在身无分文,你就大方点,多赏点吧!”

    啧啧啧!还真是个穷鬼呢?

    萧诺也懒得再搭理它了,递给它三支香烟,让他赶紧走。

    这炭鬼接过烟,就蹲在医院门口,吧唧吧唧吸了起来。

    没火!怎么办?

    它就将香烟凑到衣服泛火星的地方,使劲吮吸着。

    那衣服又泛起了燃烧着的火光,滋得一下蔓延,它全身又着了。

    可它还一脸陶醉着吮吸香烟,全身血肉被炙烤得滋滋作响,也毫不在意。

    一口,两口,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