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寡妇带娃种田养夫君 > 第30章 墨衣少年
    天色越来越暗沉了下来,直到最后,周围除了火把的光亮就只剩下一片漆黑了。

    有热心的村民递过来了一个火把,罗芳满脸不情愿的高高举着火把给邱秋照了个明。侯玉的手腕红肿的要越发严重了一些,邱秋仔仔细细的摸着侯玉的手腕。

    这侯玉的手腕处也是得得确确的被打到骨折了,但是万幸的是,侯玉骨折的部位很是稳定,处理起来也不是太麻烦。

    只是侯玉那边感受的疼痛确是越发的严重了,她的脸色都因为疼痛变得异常的苍白了起来,嘴唇也不断的在哆嗦着。

    开始的时候还在骂骂咧咧的,现下却是再也拿不出来了,眼角处甚至于还不断的涌现出了细微的泪水。

    等徐盛将邱秋所要的东西都给拿过来后,邱秋抬眼瞧了一眼死死咬住了嘴唇的侯玉,冷静道:“放松些,我给你先复下位,可能会有那么一些疼痛,但是之后会舒服很多!”。

    “你……你快些!”

    侯玉疼的冷汗直冒,也听不懂邱秋在说些什么,只一个劲的催促着邱秋速度快一些。

    邱秋也不敢含糊,一只手轻轻的抓住了侯玉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则是用了些专业的手法在侯玉手腕上来回挪动,不一会就在侯玉杀猪般的叫声当中给她复了位。

    快速的用木板和木棍将侯玉的手给固定好了后,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抬头嘱咐了一下凑过来满眼都是焦急和关切的徐盛:

    “我给她的手治疗过了,近期就不要松掉了,若是松掉了一定要过来找我,知道吗?过几日便好了!”。

    徐盛这时候哪里可能会不同意的,忙弯腰感谢着邱秋。

    人群散尽,邱秋笑着看着头发凌乱的罗芳,笑道:“走吧!罗婶!我们快些回家吧!几个孩子也该等的着急了!”。

    “邱大妹子啊!你方才救那小贱人做什么?让她疼死得了!”

    罗芳说话说的太用力了,一不小心扯动了额头处的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的,只是那眼神依旧是恨恨的。

    徐盛也是个老实的人儿,最后竟然会娶了那么个女人回来,真真是家门不幸了!

    不过说来也怪,这侯玉平日里也是不敢随意这么搞的,这次怎么这般胆大的一挖就是挖了两家的土地?

    自己曾经也是跟她闹过的,所以侯玉就是要挖罗芳的田地泄愤,罗芳也是觉着这会是她做得出来的!可是这邱秋压根就不曾跟侯玉有过什么矛盾,这侯玉又怎么会轻易招惹邱秋呢?

    “罗婶!侯嫂子这次伤的可是不轻,我倘若不给她治,等她去镇上治,来回这么一折腾她那条手便是也废掉了,到时候你觉着她会善罢甘休?”

    邱秋望着被徐盛背着离开的侯玉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却是意外的透过了罗芳举着那火把的光亮瞧见了不远处田埂上面站着的一个戴着斗篷的人影。

    瞧着那身形倒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身墨色的段子锦袍,像是用上好的丝线缝制而成的,袖口处也是一些银色的花纹镶边,高贵而不失典雅,脚上踩着是一双银白色的高长靴。

    少年的身形有些偏瘦,确是很高大,瞧着那模样像是八尺有余,他静静的立于黑暗中的田埂上隔的远远的与邱秋对视。

    由于斗篷将少年的面貌都隐去了,再加上黑夜作为遮挡,邱秋实在是看不清少年的具体模样。

    邱秋想,从这人的穿着和气质来看,怕不是云岗村中的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在这里看热闹吗?

    “这样还是得多谢你了,我可不想老是跟那侯玉扯!说来这侯玉虽然平日里为人泼辣了一些,可是往日也不敢往你家这块田地撒野的,我猜啊!还是你家那婆婆搞的鬼!”

    罗芳叹息了一声,又用手帕将自己脸上的血渍擦了擦,怕待会回到家中吓着大虎和小虎了,自己还忍不住低声嘟囔着。

    抬眼瞅着邱秋的注意力压根就没在这上面,忙喊了一句:“邱大妹子啊!”。

    “啊?”

    邱秋有那么片刻失神,疑惑的看着眉头紧蹙着的罗芳,问:“弄好了吗?我们早些回去罢!”。

    得,这邱秋压根还当真就没有认真的听她说话了。

    邱秋不管罗芳,抬头再望向那片田埂的时候,方才还站在那里的戴着斗篷的少年早早便是没了人影。

    ……

    李家,刘春喜房中此刻也是罕见的一片灯火通明,李月梅遣退了要伺候自己的丫鬟婆子,只和刘春喜两个人窝在烧着碳火的屋内说着一些体己的话。

    特别是说到邱秋的事情的时候,刘春喜那张老脸上的横肉都气的忍不住抖了抖,一手拉过了女儿的手,低声恶狠狠的骂着:

    “那个克星,迟早是不得好死的!她不把那地退还给我们,我就放任侯玉那女人去挖,我瞧她该怎么办!”。

    李月梅对她这位二嫂嫂也不甚熟悉,只是前几年过年回来的时候看过那么几次,每每这位嫂嫂瞧见他们的时候也是胆小的躲在柴房里面不愿出来见他们。

    这会子,听这刘春喜说起这位二嫂嫂分家甚至还懂起了医术来的事情,李月梅倒是突然对她产生了一丝兴趣来。

    “娘!如今反正这家也分了,你若是当真不喜欢这二嫂嫂,往后不跟她打交道就是了!何须去弄那些腌臜手段呢?倒是惹的自己一身骚,又不开心!”

    李月梅红润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温婉来,她起身将屋内的碳火又加的旺了一些,看着那盆子里的碳火良久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娘,二哥哥再怎么着也是我的哥哥,他既然将地契留给了嫂嫂,你便也不用这般偏袒大嫂嫂了,大嫂嫂心眼太多了,我不是很喜欢!”。

    严眉虽然每每见着了李月梅那脸上都是堆满了笑容,可是也不知怎么的了,每每李月梅见到她就是会觉着那笑容不在心底。

    若不是她嫁的人家好,怕是这严眉也未必会给她好脸色看!

    刘春喜知道这小女儿的性子,太是直了一些,又是个不争不抢的性子,只是她嫁到天北城元家也是有些日子了,可是那肚子啊却依旧不见有消息。

    刘春喜看在眼里也是急,忍不住就换了话题问她:

    “月梅啊!你这身子调理的也有几年了,怎么一点动静还没有啊!你这嫁给你家元圣都四年多了,没有孩子往后的后半生可怎么过啊!什么时候才能够扶正啊!

    你那婆婆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现下他们又把嫡子给找回来了,你这往后难过嘞!”。

    “娘!”

    李月梅心里有元圣,自然也是想要拥有自己的孩子的,可是这身子早些年落入冰水里面去了,看过许多大夫,他们也是说了她这一生是难以有自己的孩子了。

    眼下自己的亲娘又提起了这个事情来,难免的这李月梅就忍不住辩解道:

    “宋儿是个好孩子,也是知心的!”

    “再好也不是从你肚子里生下的不是吗?再说了,这次你将他带过来做什么?屋子本就不够大,你还带他一个来!”

    李月梅见刘春喜不是很开心,忙道:“宋儿他前些时候染上了风寒一直没有胃口,这心情也恹恹的,我可是求了老爷许久他才同意让我带着宋儿出来散散心的!

    明儿我就留个贴心伺候的婆子照顾宋儿,其他的人唤他们回去便是了!”。

    刘春喜对外面人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可是面对自家这个娇娇女她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李月梅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过了会子,屋里又暖和了一些,刘春喜还是拉过了李月梅同自己一块睡到床榻上,不死心的道:

    “改明儿,娘还是得去给你找找偏方去!我说什么也得让你有个孩子,要不然我就是死了也不得瞑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