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其他小说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十六章 来路不正
    春夏目送着云芝离开之后,悄悄地捏紧了云芝给自己的玉佩,她有预感,迟早有一天,自己会用到这枚玉佩的。

    目送着云芝离开之后,春夏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大麻烦等着自己呢。

    现在自己要面对的,是司马磊和张梅这对老奸巨猾的夫妻,他们可不是什么良善角色,相反,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精。

    春夏心想,这老两口估计也看到了云芝给自己的玉佩了,要是被他们把玉佩给拿走,那自己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可不论如何,这个玉佩都不能交出去,否则自己可能真的一辈子都要留在这个破落的小村子了。

    这么想着,春夏有了主意。

    反正如今金叶子在自己的手上,他们只要有了这片金叶子,哪里还会去在乎到底有没有别的东西呢?

    这两天的相处,已经足以让春夏看出来,这对夫妻都是见识浅薄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远见,只会在乎现在的利益。

    就在春夏思考的当口,司马磊和张梅已经走过来了,他们看着春夏的眼神中带着不可忽视的贪婪,春夏在心里冷笑了一下。

    还真的是被自己猜对了,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春夏笑着迎了上去,看着司马磊说:“老爷,怎么您也亲自来送这位夫人回家了吗?”春夏故意装作看不懂他们意思的样子,说道。

    司马磊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只不过见到春夏这般样子,也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只应和着称是。

    司马磊的这般模样算是取悦了春夏,还真的是想都不想啊,要是真的想送人家,早就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那位夫人已经上马车走了,她还叫我要好好孝敬你们呢,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春夏看到了老两口满怀希冀地看着自己。

    “只是什么?别说话说一半啊死妮子!”张梅是个性子急的,最讨厌别人磨磨唧唧,见到春夏这样,她可按捺不住了。

    万一那个夫人说了让春夏把金叶子给自己跟司马磊呢?

    她已经幻想着自己重新建造一间气派的屋子,再换上那些镇子上的夫人们才会穿的绫罗绸缎的样子了。

    从第一次看到镇子上的那些阔太太之后,张梅就一直在想着,自己要是哪一天也可以成为那样的阔太该多好?

    如今只要把春夏手中的那枚金叶子拿到手,自己也算是扬眉吐气完成自己的心愿了。

    这么想着,张梅的眼神带着火热和迫切,就这么盯着春夏,似乎是在等着春夏主动把金叶子交出来。

    春夏哪里会随了张梅的心愿?张梅这副嘴脸她都已经看腻了。

    “只是那位夫人说,她就住在这附近的山头上,她的相公……她的相公是一个占了山头的土匪……”

    春夏故意装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模样,“要是她给的这些钱来路不正怎么办?”

    司马磊和张梅对视了一眼,很明显对春夏的话抱有怀疑。

    春夏也早就猜到了他们不会相信,故意露出了自己嫩生生的手臂,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道痕迹。

    “老爷和夫人方才可能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位夫人临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好像是在跟我话别似的,其实并不是。”

    说到这里,春夏的眼中带着惊恐和后怕,仿佛方才她真的遭受到了什么威胁似的,看起来十分惹人怜惜。

    张梅有些狐疑地看着春夏,将信将疑地说:“方才那位夫人说了些什么让你如此害怕?”

    就算真的是土匪的压寨夫人,只是一个妇道人家,能有多大的威慑力?怎么着也不至于让春夏害怕成这个样子,这里头一定有鬼。

    这么想着,张梅越发对春夏的说辞不屑一顾,故意这丫头就是想自己独吞好处,故意在演给自己和老头子看呢。

    这么想着,张梅眯了眯眼睛,颇有些咄咄逼人地质问:“怎么不说下去了?是不是还在想要怎么编你的瞎话?”

    春夏赶紧摇摇头,然后说:“夫人冤枉啊,只是那话我实在是不敢在老爷和夫人的面前说出来……”

    张梅不依不饶,“我让你说你就说,你哪来的那么多没用的话?”张梅的眼珠子转了转,“是不是编不出来了?”

    张梅的脸上出现了几分凶神恶煞,以前她就是这样威胁大房和二房的人的,久而久之张梅也就养成了这种习惯。

    可惜了,春夏怎么可能会怕这个小老太太呢?

    只见春夏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然后说:“我都说,老爷夫人,方才那位夫人说,要是被别人知道她来过这里,就要了我们一家子的命啊!”

    司马磊以为春夏这是被张梅给吓的,赶紧在这个时候唱红脸,说:“你别怕,夫人也是担心你,没有别的意思。”

    “我们也不会把你救了她的事情说出去的,只是这药钱……”司马磊摸了摸胡须,“我们保守秘密,总归是要点封口费的吧?”

    这种时候,司马磊就不怕别人说自己俗气爱财了,毕竟现在面对的可是金叶子,不是那些铜板。

    春夏似乎恍然大悟一样,立刻从善如流地拿出了金叶子放在了司马磊和张梅的面前,“这是那位夫人离开的时候留下的。”

    见到春夏轻而易举地就把金叶子给交出来了,司马磊和张梅夫妻俩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了狂喜。

    这可是金叶子啊,有了这金叶子,就可以几年不愁吃喝穿了。

    见到他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金叶子上,春夏松了一口气,只是她才不会就这样让这对贪婪的人好过。

    想要靠着这片金叶子就过上好日子?做梦。

    春夏在夫妻俩看不见的角度偷偷笑了一下,之后全身发抖地看着金叶子,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司马磊和张梅不解地看着春夏,然后问:“你这是哭什么?舍不得这金叶子不成?”

    张梅说话十分不客气,“小蹄子现在住在我们家,供你吃供你穿,如今给片金叶子你倒是不乐意起来了?哎哟哟,这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啊才哭成这样。”

    张梅平时就是一个说话不带脑子的,如今说完之后,被司马磊一呵斥才反应过来春夏如今是家里的摇钱树,可不能这样说话。

    “春夏啊,你是因为这金叶子给我们老两口所以委屈吗?”

    见到司马磊对春夏和颜悦色的模样,张梅十分不屑,可是又没有办法。

    毕竟司马磊才是家里的主心骨,顶梁柱,自然是什么都得听司马磊的。

    若是惹得司马磊不快了,自己也要遭殃。

    哼,那就看看这小妮子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就是了,她就不信了,她跟司马磊两个年纪加起来超过了一百岁的人,还能被这小妮子给戏耍了。

    这么想着,张梅也就没有继续为难春夏了,而是跟着司马磊一起等着春夏的回答。

    春夏见到张梅不说话了,打了一个哭嗝之后,说:“方才那个夫人说,要是我们拿了这金叶子,还敢出去换银子,那我们就要大祸临门了!”

    听到春夏的话之后,司马磊不由得觉得奇怪,这小妮子到底是想做什么?

    只是如今春夏哭得这么惨,就是他想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因此司马磊只能看着春夏哭得惨兮兮的干着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张梅可受不了这样子,见到春夏这哭哭啼啼就是说不出事情,她一撸袖子就要动手打人。

    春夏一时没注意,被张梅推搡着摔在了地上,一时不注意压到了伤口,倒是真的把眼泪给痛出来了,脸上的表情也多了几分真切。

    “我说!我说!那位夫人说他们的银子可不是正当来路的,只怕我们一用这金叶子,就要被扭送到官府去了啊!”

    听到这里,张梅和司马磊的心里都一惊,还想盘问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春夏似乎因为太过于激动,晕了过去。

    司马磊现在可没有心情管春夏的死活。

    金叶子已经到手了,可是却没有办法用,这能不急人吗?如今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先把这金叶子想办法变成可以用的。

    老两口对视了一下,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春夏之后,眼中都带着凉薄。

    “哼,死妮子非要在这个时候晕倒。”说完之后,还伸腿踢了踢春夏。

    罢了,如今也没办法,只能先让春夏回去了。

    正好这个时候,司马瑾过来了,老俩口到也不想自己去把春夏送回去,便对司马瑾说:“瑾哥儿,你来得正好,把这小蹄子送回那二房去。”

    张梅原本想说晦气的二房,最后想起来司马磊还在自己的身边,终究是没说出口。

    司马瑾虽然不乐意,可是他一早就听说了那片金叶子的事情。

    要是自己有了银子,就不用担心在自己的同窗面前抬不起头了。

    想到这里,司马瑾最后还是把春夏背回了二房。

    司马谦原本正在庭院里看书,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为何要在这院子里等着,也不知是在等谁。

    只是当他看清了司马瑾背上的人之后,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