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大佬又来虐渣了 > 第19章古代桃花多多开5
    “峰儿,你到底是怎么了?”大夫人只身一人,担忧地快步踏进屋,把丫鬟都留在了院内。屋里地毯上,到处都是瓷器的碎渣。

    燕峰正赤红着眼,面色不善地坐在床榻上。一言不发。

    “母亲,把我后院的丫鬟都撤了吧。”燕峰面色凝重。

    “这。。。”大夫人懵了。

    “以后我屋里,都换成小厮。”燕峰捂住胸口,艰难的开口,面色十分难看。

    “好,都听你的。母亲这就找人着手安排。”大夫人讨好着。“你现在是不是饿了,要不要给你送点吃食?”

    “钟南人呢?”燕峰捂住胸口,看不见人,他的心里总是悠悠地发慌。

    “你还想着一个小妾做什么?母亲已经将人打发走了,这样的女人府里是万不能留。”大夫人一听钟南的名字,脸色变得难看。

    “母亲,你为何把她赶走?”燕峰激动得气息再次急喘。

    “当然是她照顾不周,瞧瞧都把你害成什么样子。”大夫人心疼地上前,扶住燕峰的胳膊。

    “你这是怎么了?我如何不能赶走?这才几天,一个小小的妾侍,值得你这么神魂颠倒?!她到底给你下了什么狐媚手段?!”

    “母亲,你把她找回来!”钟南满满地危机感。周边的出现的丫鬟,他都觉得是想勾引他。

    “峰儿,你魔怔了?!”大夫人只觉得当头一棒,精神都有些恍惚。

    “我现在只想见她!”燕峰眼前再次浮现,银枝的尸体。惨白的面庞,还有那蜿蜒满地的鲜血。淹没了他整个视线。

    燕峰双眼盈满血红,突然陷入癫狂。双手抱着头,痛苦难忍。突然眼前的血红消失了,涌现了成千上万的美女。顶着白花花的身体,奸笑着全朝着他的身上贴了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燕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指甲刮破了他的身体。处在癫狂的燕峰浑然不觉得疼痛。又一头撞上了柱子,昏了过去。

    大夫人被吓得魂飞魄散,却不能张口大叫,以免下人都闯进来。

    “王嬷嬷!王嬷嬷!快去!快去把钟南找回来!”大夫人压着嗓子,把王嬷嬷唤近房门。

    “大夫人,这人早就走了。我们到哪去找人啊?”王嬷嬷着实犯了难。

    “这可如何是好?”大夫人惊慌失措,想起发狂的燕峰,一时急得都要掉眼泪。深深地后悔把那小蹄子给放走了。

    最后,王嬷嬷终于找了个七分与钟南相似的小丫头过来。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少爷的新纳的姨娘!尽心伺候去吧。”

    王嬷嬷让小丫头换上了一身钟南的装束,这才让夫人领了人进去。

    “峰儿,看,南姨娘这不是来了么?”大夫人将那个小丫头推上前。衣衫褴褛的燕峰,颓然地坐在角落。胸膛上,还有条条血痕,带着血迹。

    “躲这么远做什么?到我身边来!”燕峰压抑着胸口的翻腾。无视了大夫人。冷眸里混沌一片,诡异又危险。小丫头吓得瑟瑟发抖,脚底板都感觉有大片的凉气窜入。

    “叫你过去,还不走近些。”大夫人面色铁青,声音却装作十分和善。

    小丫头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还没反应,手就被燕峰拽住,一把拉坐在了床边。“以后,不经我允许,你不能离开我身边。”

    “少爷。”小丫头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得求助地看着大夫人。

    “峰儿,母亲先走了。让南姨娘先陪你说说话。”大夫人看着燕峰并没有看出异样。这总算稳定了,这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让人把安神药给你送来。南姨娘,以后你就留在这,尽心的伺候好少爷。”

    大夫人刚走,小厮就端了安神汤送了进来。

    小丫头将药一口口喂他服下。药效很霸道,喝下去,燕峰全身就发了细密的冷汗。

    困意袭来,燕峰没有半点力气,倒在床上昏昏入睡。只是左手却攥着小丫头的手不肯松开。

    钟南只得可怜得坐在床边,一夜作陪。

    燕峰是一夜惊叫数次,一看假钟南陪在身边,又晕晕睡去。来回反复几次,小丫头顶着两个黑眼圈,硬是熬到了天亮。

    折腾了一晚上,燕峰终于清醒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床边的假钟南。

    顿时戒备起来。“你是谁?南姨娘呢?”

    “奴婢也不知,是大夫人安排奴婢过来的。”小丫头吓得呲溜就跪在了床上,眼泪在眼框里打转。

    燕峰回想起昨晚的事,脸色黑得如同锅底。他被丫鬟阴了一道!就这算了,刚纳的小妾也被打发出府。

    “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

    “大夫人刚给奴婢赐名,钟兰。兰花的兰。”小丫头施施然地站起来。

    虽和钟南长得相似,但是气质却大不相同。钟南是柔美无骨的娇媚,这钟兰却是清新灵动,气质如兰。

    但也许是与钟南有些神似的原因,燕峰的心里不是那么排斥。

    “以后你就是兰姨娘了。”一锤定音。院里走了一个人,又多了一个人。似是无增无减。

    一个小妾而已,容貌出众,唏嘘几日也就过了。在燕峰的世界里,水过无痕。

    只是虽然经过几日的精心调养,但燕峰自己感觉得出,他的身体有些力不从心。美人在旁,他虽心有所想,但身体却不同步。

    可在府里,一直放着肉不吃,时间久了定会被人瞧出毛病。

    燕峰暗地私下买了猛药,当晚就将兰姨娘收了房。

    大夫人听到后院传来的消息,担忧的心终于稳稳放下。原本担心经过此事,燕峰会排斥床笫之事,没想到是她多虑了。

    钟南孤身一人,沦落街头。靠着荷包里的碎银,买了几件男装换上。出门在外,单身一个弱女子,根本没有保障可言。

    租了个农家小舍住下,钟南算是暂时安定。

    这贵人妾不如穷人妻。虽说任务是砍了男主的桃花。但钟南并不觉得呆在一个种马男主的身边,是个明智的选择。

    可能还没有把那些莺莺燕燕处理掉,就已经被男主里的宅斗给整得死无全尸。

    凭着原主绣花的手艺,结合着钟南现代的一些时尚花样,钟南带着几副绣图,到处去绣庄店跑业务。倒是博取了几家店的同情,卖了几副绣品。

    “小钟,看你这样,是个读书人吧!”今天刚进同源绣铺,当家的李老板就笑呵呵地把钟南拉近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