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好半天,林宁眼看胡专员面带笑容的面庞阴沉下来,心里不由一沉。

    “又不对。”胡专员最后原封不动把那叠资料推过来,瞥见林宁蹙眉的脸,本来有些牢骚,佳人面前换了语气,自己把资料收拾过来递给她,“林小姐,抱歉啊,这个数据不对,我办不了,强行办了上面审核也难过关。”

    “是哪里不对?”林宁问道。

    胡专员没有直接回答,却看着抱着资料的她起了另外一个话头:“林小姐,你看马上中午了,赏脸一起吃个饭吧。”

    林宁连忙推辞道:“不了不了,这怎么能让您破费,我一般中午回家吃饭,家里人该等急了。”

    胡专员双手斜插裤兜出来,脸上还是浮着笑容挽留她:“我看你之前就来来回回跑了好多趟了,怪幸苦的。我们银行资料要求多又杂,我们正好借吃饭的时候谈一谈差缺的资料,我也可以指点你一二,免得你跑断腿。你看呢?”

    这话说得林宁踌躇,其实这件事她清楚,之前就为了贷款资料,准备了一拿过来又临时变更为二,或者说数据不全又发回来到陈泽手上,做事如此不顺利。后来换人后,按照陈泽的说法,定然一直卡着,她确实想弄清楚原因所在。

    此刻陈泽见到的正是在犹豫中的林宁,眼看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往她身边蹭了蹭,甚至大胆到就要伸出一只手快揽住她的肩膀,她退了几步。

    他叫了她的名字:“林宁。”

    “陈经理你来了,你看,又没有办成。”林宁回头看到快步走过来的人,就势跨步走到陈泽身边。

    “你们一直缺数据,差资料。我是要跟林小姐指点一下的。”胡专员看到陈泽进来,他们是老熟人了,忙收敛了动作,有些烦躁道。

    “要不胡专员您现在就跟我们林小姐指点一二,我们早点把资料备齐,您手头上也少一事,是不是?”陈泽就地言语里将了胡专员一军。

    “都已经快是午饭时间,我要下班了。林小姐,事要慢慢做急不得,林小姐你赶快回去吃饭吧。如果你们想办成事,下次让林小姐单独来。”胡专员拒绝就是不说正题,更一甩手进了木架子遮挡的柜台里。

    “不早了,您忙。”陈泽就势带林宁往外走,语气客套又顺溜。

    “知道他难搞定了吧?”陈泽把林宁让进车里,他边点火边说,“他这个态度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每次都这样,笑面虎难缠鬼。”

    “那就难了,要不想办法绕过他?”

    “怎么没有,韩行长也找过了,行长给我们承诺了只要手续办齐三天内就可以放款。结果还是卡在他那里。唉……”

    “下次我再试一试。”

    果然过了几天,数据又再次改了一版,陈泽见到林宁,先道了个早,接着道:“林小姐,这次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昨天陶老爷和韩行长在一起喝了酒,行长说他交待泰禾特事特办。按照银行的要求,又自查了一遍。我这里资料改好了,今天早上就送去给胡专员吧。今天我要见个客户吃饭,要不要我找人你去?”

    “没事,我想我能搞定。你不记得他说让我独自去,我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着落在我身上,我自己去。”林宁想了想道。

    陈泽有点不放心地补充:“这次你自己千万小心,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对了你和客户约在哪里吃饭?”林宁边随口问道,边把资料夹接过来。

    “我么?锦阳饭店二楼202号,这饭店就只有二楼是吃饭的包间。”陈泽微笑道。

    林宁点点头,她不再多问,自己把资料夹带进办公室整理好,就动身往银行去。

    胡专员见到是林宁独自过来,先是冷冷淡淡看了她一眼,把资料拿来翻了翻,甩出来,带着愠气指着一个合计道:“怎么回事,越改越离谱了。流水的数字和报表对不上,拿回去改。”

    林宁被他这个态度激发起不悦,来来去去这么多次,她报表也看了好几回,刚刚整理时把几个数字大略记了记,指着表格上的数字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流水上的数字和这个合计是吻合的。请胡专员您示下,该怎么改,我记一下回去好汇报上司。”

    胡专员不动声色看了不卑不亢的她一眼,问:“你真想知道?”

    林宁一副好学生的模样,恭谨点头,我确实想知道,这笔款子对我们泰禾很重要,请胡专员不吝赐教。

    “那好。”胡专员借故拿起资料塞她手里时,握了握她的手。林宁脸上笑着把手缩了回来,拎起身边的公文皮包把文件放了进去,避开和他接触。

    胡专员眼眸一睐:“既然林小姐虚心求教,鄙人有个不情之请,这里人多眼杂,要不中午,找个僻静地方,我们好好讨论一下这文书的数据错误。”

    他的弦外之音林宁岂有不知,她刚想推辞掉,还不待自己开口,胡专员隐隐读出她拒绝之意,冷了脸去整理桌上杂沓的资料不再理她。林宁站在这里有些囧和尴尬,但她从对方的态度中读出,此事就落在自己身上,果然听到低低的一声,仿佛自言自语,反正我这里资料通不过,就算行长来也这样,你们送的文书问题太多,我肯定是要秉公的。

    什么狗屁资料,林宁顿时明白了,一切都是借口。她的心气被他激怒了,拍在他的办公桌上道,我可以去你上司那告你无理取闹。

    “林小姐,不必这样。我无意令你生气。”胡专员反而笑起来,“只是一顿饭而已,我从来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人。你想想,我说有问题,肯定你们数据还是经不起查的,就算你告上去也是我有理。用一顿饭换来时间的节约,怎么样也是划算的事情。我知道你们陶家和行长已经交涉过好几次了,肯定这笔款子要得很急。早日了解,你能交差,我也可以交差,双赢。你认为呢,林小姐?”

    胡专员的话让林宁想起陶正礼跟她在维尼斯说的话,他确实急着这笔钱。不过是一顿饭而已,她左思右想,决定赴这个约,只是让自己小心些才是。

    她想了想问,要是我答应和你吃饭,交来的资料还有问题怎么办?你拿什么对我保证?我要你写保证书,否则别想我答应。

    胡专员仔细凝视了林宁一眼,没想到这个姑娘想问题还这么周密,他随手取了张纸条,画下事由签下名字,说满意了吧?

    林宁看他写明,收下东西,换了张笑颜:“既然你请我吃饭,我来点位置如何?”

    胡专员愣了一下,不想她笑靥如花实在诱人,便同意让她点位置。

    “我们去锦阳饭店,听说那里可是本城负有盛名的饭店,我还没有去过。”

    “行,我今天唯林小姐马首是瞻。”胡专员心花怒放,让她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坐,自己快速了结手上事务,和她一前一后出来。

    胡专员先电话定了一个包间,自己去取汽车带林宁。林宁在后座摸到手袋里的戒指,怕事谈不成,没有戴。

    锦阳饭店果然是本城翘楚,进来是大幅西洋壁画,挂在金碧辉煌的大厅。林宁四下看看,随胡专员上了二楼。

    胡专员今天约了心仪已久的林宁,颇得面子,让侍者上来瓶葡萄酒,瞥了眼是张裕公司出品,让侍者给林宁倒了一杯,笑道:“难得泰禾公司的美人作陪,敬你一杯!”

    他举杯林宁也不得不客气,只得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胡专员却不太乐意,自己把一杯干到底,晃了晃底给她看,意思想让她如法炮制。

    林宁无奈,只好舍命陪君子,她能喝一点,敬了两杯下肚。席间胡专员先说吃饭不谈公事,便忐忑地吃了几口菜,又按他的要求喝了些酒。脸上越来越热,林宁怕自己会醉,忙转换话题问起数据问题。

    见她有些微醺,胡专员索性坐到她身边来,对她指点着,说这几个数据要怎么怎么填写,哪几个说明又是什么规范,讲解中几次险些搂抱她。林宁慌忙躲避着去翻公文包,待她把本子掏出来,有意拉椅子和他隔开些,坐姿更摆出学生般端正。气氛随之一变,胡专员只好先和她谈公事,林宁一板一眼记下来。

    不一会说完正事,他把东西递给林宁,再次瞅准机会想去抱她。林宁心里做了防备,起身把资料文书收进包里,拎着包没有放。

    胡专员站起身往她的方向来,而林宁眼睛早就看准了门的方向,拎包沿着圆桌转了个圈,趁着脑子还有些清楚,更趁着胡专员还没接下来的动作,打开了门,闪身出来,快步疾走。

    “林小姐,你别走啊!”胡专员在后面追出来,“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我喜欢你,林小姐。我真的很喜欢你,林小姐,你听我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