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废柴从今天开始反攻 > 063 心路历程
    听说要种树,对于小朋友们来说,可是相当兴奋的了,连同凌小七在内的那5个小朋友,跟在罗彩花的身后,屁颠屁颠的就去接水了。

    而所有派去寻找凌姿及那个大型的太阳模拟器的人,至如今,还没有一个回去的,这不仅仅让蒋多了怒了,更让凌小三觉得愤怒。

    她亲自找到了自己的大姐所住的地方,一把推开了大姐的房门,见暖玉酒吧里正当红的凌小二与凌阿大正坐在桌子边,一边喝酒一边笑着,显然在凌小三推门进来之前,两人正在聊着什么。

    凌小三便是无端觉的愤怒,她冲凌阿大与凌小二怒道:

    “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聊天,这都多少天了,凌姿到底怎么回事?要还找不出来她,大姐你也别想退休了。”

    屋子里,凌阿大一脸无奈的看着凌小三,她的脚上勾着一只高跟鞋,对凌小三说道:

    “别说你找不到她的人了,这几天我花了钱,让与我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客户,也派人去找过了,一个回来的都没有,那我能怎么办?”

    宛若只狐狸精般妖娆的凌小二,就坐在凌阿大的对面,她穿着一身金光闪闪的吊带紧身裙,细细的金色肩带,挂在雪白的肩上,慵懒的靠着椅背,偏过头来对凌小三说道:

    “我还真是没想到,这些年小四在外头还是学了点本事的,她要真有这样让别人有去无回的能耐,我看哪,咱们几个也不必跟她对着干了,去帮小四做事,也未尝不是一个出路。”

    凌小二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似有一种吊儿郎当,也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凌阿大正眼看向凌小二没有说话,凌小三却是气的跳了起来,对凌小二捏着拳头,怒声道:

    “凭什么要帮她做事?凌姿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在这里上班,即使再心不甘情不愿,也都在这里上班,她凭什么说不来就不来?这是她的职责,这是她的命,她就应该在这里!”

    凌姿不来酒吧一条街上班,感到最不平衡的一个就是凌小三来了,她并不比凌姿大多少,算起来也就只长了凌姿4岁。

    与凌姿相同的是,凌小三也是14岁的时候来到暖玉酒吧的,那个时候,她是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无论她怎么求白爱云,即便是跪下来,将自己的双膝都跪破了,还是被白爱云送到了暖玉酒吧。

    天知道她在暖玉酒吧里过的每一天,都是一种怎么样的煎熬。

    可是那个时候身边所有人是怎么跟她说的?他们说这就是凌家女人的命,谁让凌家的女人都长得漂亮。

    他们说每一个凌家女人都是这样的,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被送到酒吧一条街里来,即便是心中有抱负,那也只能够认了。

    所以凌小三被送了过来,她也反抗过,她也怒吼过,她也无助过,她也曾偷偷的逃跑,然后被蒋多抓了回来,打的遍体鳞伤过。

    可她依然逃不脱家族的命运,摆脱不了白爱云的掌控,更加无法反抗蒋多。

    所以凌姿凭什么是这个意外?她也是凌家的人,她也长着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她今年也有了14岁,为什么凌小三都来了暖玉酒吧,而凌姿就可以不用来?

    望着这个看不透的凌小三,凌家小二的脸上有着娇艳的笑,她慵懒的用自己鲜红镶亮片的手指头,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对凌小三说道:

    “你呀,就是这么看不开,你自己不想认命又矛盾的让别人认命,你不觉得你很像一个人吗?像咱们的奶奶白爱云啊。”

    曾经的白爱云,面对进入酒吧一条街的命运时,也有过反抗,但是反抗不过命运对她的安排,于是一面在愤怒命运对自己的摧残时,一面又不断的送凌家别的女孩进入酒吧一条街。

    谁又能知道当初的白爱云,有没有经历过凌小三这样的一个心路历程呢?反正她都被命运摆布了,别人凭什么可以摆脱命运的安排?于是渐渐的,白爱云从一个受害者,就变成了一个加害者,而凌小三现在也是一样。

    她正在慢慢的变成一个加害者。

    凌小三一听二姐这样一说,面上便不禁冷笑了起来,只见凌小二浑身气的抖了一下,说道:

    “二姐,我还是跟你有很大不同的,你是自己犯贱,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但我不一样,我在学校里读书成绩很好,如果给我时间,我相信我可以走出这个废弃坑,而你呢,你是自己愿意来到酒吧一条街里面的,所以你现在这样,你当然可以不用愤怒,也不用气愤命运太过于优待凌姿了。”

    每个人都要将心比心的说话,凌小三只是想要寻求一个公平,她拥有巨大的愤怒与不甘心,这是她的力量,让她从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变得内心强大起来的一种力量。

    面对凌小三的指责,凌小二抿着红唇“咯咯”的笑,她倒是无所谓凌小三怎么指责她,反正无论凌小三愿意不愿意,她与凌小二躺平了,也没有什么不同。

    哦,还是有一点不同的,就是凌小二可以在暖玉酒吧里做成红牌,一夜千金,但是凌小三呢?因为不甘不愿,别别扭扭的性格,便是长得再漂亮,也不讨客人的喜欢。

    如果没有出凌姿这笔账,凌小二可是比凌小三能早很多年退休呢。

    凌阿大皱眉看着这两姐妹互别矛头,她抬起手指来,拿着桌上的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对凌小三说道:

    “这件事情,我和你二姐都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现在是小四不出面,我们甚至连她在哪儿都不知道,派出去的所有人都找不到她,甚至那些人回都没有回来过,你来这里找我们吵也没有用。”

    凌小三立即说道:

    “我知道她在哪里,他肯定在第3层的废弃挖掘厂里。”

    椅子上慵懒坐着的凌小二摇头,耳朵上的银色圆圈耳环,随着她的摆动,散发出一道明亮的光来,她与凌阿大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彼此都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