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废柴从今天开始反攻 > 049 咸鱼小白
    听说还有不少的晶核支票,让凌姿的眼睛一亮,她上下打量着简水肃,很坦诚的问道:

    “你身价很高吗?”

    影像资料上说,三星驻防应该是个驻防里头的大队长了,简水肃如果是个大队长的话,薪水应该很不错吧。

    所以他到底值多少钱?如果按照牛角巷的标准来算的话,简水肃够不够10万晶核支票?

    又看简水肃递过来给她的晶核支票与空间器,光是这两样价值肯定就不止10万了,所以简水肃个人加上他的财物,他的身价估计还得往上走一走。

    20万保底。

    一时间,凌姿看着简水肃,笑容都亲切了许多。

    简水肃却丝毫不知道凌姿脑子里正在计算着什么,他很认真的想了想,才对凌姿说道:

    “大概很高,不然怎么到处有人想爆我?”

    “嗯?”

    凌姿听不太明白这个话。

    于是简水肃解释道:

    “地面上有个高手排行榜,这是经过任务中心的综合评分计算出来的,我做了不少的任务,所以排行很高,但要上这个榜,也可以不通过做任务的方式,走个捷径,把排行榜前面的爆了就直接取而代之了。”

    凌姿一听,便是蹙眉,有些生气的说道:

    “他们也太可恶了,你规规矩矩的做任务攒积分,过的那么辛苦,他们却想着爆你走捷径,地面上的人,也没比我们废弃坑里的人高尚多少啊。”

    简水肃点头,很湿认同凌姿这话,他深吸口气,看了看自己褴褛的衣裳,又叹了口气说道:

    “算了,反正我已经被人爆了,就当过去的自己已经死了吧,这样活的也没那么丢脸些。”

    他这个身份的人,一不小心被人给爆了,可真够丢人的,简水肃现在完全不想回去,把他的排名捡回来。

    说着,简水肃将手里的晶核支票与空间戒指,全都塞入了凌姿的手中,见她还是不要,简水肃又说道:

    “那你就帮我拿着吧,我现在就是个普通人,战五渣的水平,带着这么多晶核支票,还有个在废弃坑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珍贵空间器,我会很容易被追杀的,妹妹,你总不能费心救了我回来,又看着我死吧?”

    他这样一说,凌姿这才将简水肃送过来的东西收下了,正低头看着手里那个普普通通铁环般的空间器时,便见简水肃弯腰,将手里的一把磷骨代币放进了路边那神情痴呆的老妇人乞丐碗里。

    凌姿便是神情一愣,将手里的空间器与晶核支票收好,然后微微弯了一下,将简水肃放入老妇人乞丐碗里的那一把磷骨代币收了回来,又将刚刚买的那一大包的包子,放入了老妇人乞丐的怀里。

    地上,老妇人乞丐那呆滞的神情明显有了一丝波动,她抬起瘦骨如柴的手,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那一大包的包子。

    然后抬头看着凌姿。

    凌姿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起了身来,眨了眨露出包巾的两只眼睛,对简水肃说道:

    “在这种地方给她钱是没有用的,还不如给她一点实际的东西。”

    因为,即便是给了这个老妇人钱,到最后这些钱也不会留在老妇人的手上,最后可能还是被别人拿了去。

    所以凌姿知道,她给了老妇人钱之后,老妇人也留不住,所以干脆抢了那几个想要劫持她的男人身上的磷骨代币,替这个老妇人乞丐买点能量粉包子,可能更实用一点。

    至少包子吃到老妇人乞丐的肚子里去,她还能有一时的温饱。

    磷骨代币这种东西在弱者的手里,也就只是过一道手而已,并不会为弱者带来什么好处,因为那些弱者守不住这些钱财的。

    简水肃默默的听着凌姿的话,他走过来,就站在凌姿的面前,看起来比凌姿高了许多。

    面对这个才14岁的小姑娘,蓬头垢面的简水肃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问道:

    “是单单只有这个什么酒吧一条街是这样,还是整个废弃坑里都是这样的?”

    听了简水肃的话,凌姿只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想笑,她的双眼弯起。微微抬头看着身材高大的简水肃,反问道:

    “坑外没有这些事情吗?我现在倒真是好奇坑外面是怎么一个世道了,你说你总是被人追杀,应该日子也不好过,但你对底层人的生活状态,似乎又完全不知情,好奇怪。”

    “可能因为我站的太高。”

    简水肃冲凌姿笑笑,站的太高的人,一般都是别有一番风景,他们所看见的末世,与凌姿所经历的末世,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世界。

    经常被人追杀,还被人给爆了,这是真实的,但简水肃的日子过得很好,那也是真实的。

    凌姿张了张嘴,本来想问什么,但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有什么可问的,站的再高的人,现在都已经被打落到了地底,就像是简水肃自己所说的那样,就当过去的自己已经死了。

    放弃曾经痛苦的,被追杀的日子,好好的做一条咸鱼,其实也不错。

    于是看着简水肃,凌姿转移了话题,对他说道:

    “反正你都已经跟过来了,那你不如帮我做件事吧,你看这里被你打倒了几个男人,前边我自己放倒了几个男人,你把他们全都捆起来,拖到牛角巷去吧,一回生二回熟,你记得跟薛大寿讲价啊。”

    正当凌姿想要赶这个咸鱼小白离开这里的时候,坐在地上那神情麻木的老妇人乞丐,抱紧了怀里的那一包包子,抬头看着凌姿问道:

    “楠竹是你吗?”

    听到楠竹这个名字,凌姿浑身一震,她低头看着那神情略显激动了起来了老妇人,又重新蹲在了老妇人的面前,问道:

    “老问家,你认识我的外婆吗?”

    没错,楠竹是凌姿,外婆的凌姿。

    那老妇人一把揪住了凌姿身上黑色的包巾一角,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就着昏暗的光,看着包巾角上,用黑色的线绣着“楠竹”两个字,这条裹巾这位老人是认识的,分明是楠竹的东西。

    只见那老人激动的点着头,神情癫狂的对凌姿说道:

    “楠竹,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说要金盆洗手,回家好好的带女儿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