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自己的丈夫站在她的身旁,一脸犹豫着不愿意动,古桂香便是生气的冲老实巴交的康同意说道: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难道你想一辈子在牛角巷里干苦力活,一直干到死吗?你想想看,今年你都多大的年纪了,你快点去把双红拦下来呀,你,你都不担心,她遇上什么坏人,被拐走了,到时候比去酒吧上班还不如吗?”

    当古桂香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康同意才磨蹭着,看向一直往前走,再也没有回过头来的女儿,又被古桂香捶打了几下,康同意便是拔腿朝着康双红跑去。

    他这样一个从来只知道埋头干苦力活的男人,这辈子除了听牛角巷里监工的话,在家里也就听老婆的话了。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质疑他的老婆,但质疑归质疑,康同意还是朝着康双红追了去。

    在前面拖着行李快步跑的康双红,回过头,见爸爸已经追了上来,她急忙朝着凌姿跑了几步,喊道:

    “姿姿,快,我们快走。”

    又回头,对父亲喊道:

    “爸,您别追了,我努力做手工品养您,日子不图大富大贵,但我会相当努力的,爸,求求您,放过我吧。”

    等她一边喊,一边跑到了凌姿的面前,凌姿微微让了让,对康双红低声说道:

    “你先上车吧。”

    然后她主动走上了前,从肩后抽出了她的打鬼棍,棍子指着地,挡在了追上来的康同意面前。

    康同意停下了脚步,看着凌姿,又看了一眼,已经急急忙忙坐进了车子里的康双红。

    他犹豫着问凌姿,

    “你们两个小姑娘准备到哪里去??你们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坐下来,好好的和父母商量?”

    即便是不愿意去酒吧上班,那也是可以说出来的呀。

    康同意就是想劝凌姿和康双红,她们还小,对于这个废弃坑,了解的并不多,这里头的凶险,不是两个小姑娘能够全面知晓的。

    这时候,虽然凌姿依旧用黑色的毛巾裹着自己的脸,但是康双红的人际关系向来简单,除了学校里的同学之外,康双红基本上不和外面的女生联络。

    康双红的父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康双红有什么女性朋友。

    又听康双红叫凌姿为“姿姿”,想来便是康双红经常挂在嘴边的,她的学校宿舍里那个长得最漂亮的女生了。

    这几天,在古桂香决定康双红去酒吧之后,她在家里也曾经有意无意的说起过凌姿这个女生,说凌姿家里也是想让她去酒吧上班,但是凌姿不同意,很勇敢的拒绝了,为此还不惜与家中决裂。

    当时古桂香还带着警告,横了康双红一眼,对她说道:

    “那你可不能学这个叫凌姿的,她多不孝啊,连父母都不管了,她跟家里决裂了,她父母的养老问题怎么解决?”

    一句话,就把康双红说的低下了头,从此后沉默了下来。

    所以康同意自然知道凌姿是谁,他就是在想,凌姿也不去酒吧上班,康双红也不去酒吧上班,两个女生不过14岁的年纪,都要与家里决裂,那她们两个去哪里?准备做什么?

    此时,康同意身后,古桂香也是急忙冲过来,冲凌姿大声的吼道:

    “你闪开,不要教坏我女儿,你闪开!我女儿才不像你,你就是个坏心肠。”

    又大声的对康同意命令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呀?把孩子从车里拉出来呀。”

    康同意这又才往前走了两步,却被凌姿的打鬼棍拦了下来,只见凌姿露出黑色包巾的双眼,冷冷的看着康同意与古桂香,她说道:

    “我也是看在双红的面子上,并不想拿你们两个人怎么样,但是,今天我在这里,只要她不愿意下车,不愿意跟你们回去,我保证你们俩带不走她。”

    古桂香一听凌姿居然这样说!她便是尖叫着问道:

    “你凭什么要带着我的女儿?你这是拐卖知道吗?拐卖,你这样我会报安检的。”

    都不过是才14岁的小姑娘,古桂香认为,稍稍吓唬一下就行了,以前康双红也很好吓啊,随便说什么,她女儿都会信。

    所以古桂香觉得凌姿也肯定容易对付的很。

    哪里知道,凌姿冷冷的嗤笑了一声,语气中带着讽刺,说道:

    “阿姨,一年到头的,这能量石废弃坑里,也不知道会出现多少拐卖少女的案子,但是真正追究到底的又能有多少起呢?你去报安检,赶紧的去,我要走了。”

    她也不愿意跟古桂香和康同意多说什么,如果是换成第3层的流浪汉,或者是那些想把她抓到酒吧去上班的酒吧男人们,凌姿早就已经开打了。

    但也正是因为康同意和古桂香,是康双红的父母,所以凌姿还站在这里和他们废话。

    又见康同意在古桂香的催促下,还是要往前走,凌姿便是一棍子敲过去,直接打在康同意的手臂上,力道不重,基本是用了打鬼棍的重量,直接敲过去的。

    却是将康同意打的急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手臂,闷哼一声,微微弯下了腰。

    古桂香丝毫没发现自己的丈夫被打了,她见丈夫走了两步被拦下来,又不动了,于是古桂香上前,想冲过去。

    却同样被凌姿抬着打鬼棍,力道更轻的打了一下,把古桂香给打的往后一缩,疼的呲牙咧嘴的,当即坐在地上尖声的叫喊了起来,

    “啊啊啊啊,打人啦,杀人啦,杀人啦,快来人啊,杀人了呀~~”

    在来的路上,因为要搬抬那几个被眩晕了的酒吧男人,凌姿给自己用了两道伟哥咒,让自己的力气翻了两倍,所以她现在的力气,比常年做苦力的康同意还要大许多。

    打康同意的时候,凌姿根本就没有用多少力,因为怕自己直接一棍子给古桂香打骨折了,所以在打古桂香的时候,凌姿更是稍稍留了一大部分的力气,并没有把她打的跟流浪汉那样狠。

    她连把古桂香打骨折的意思都没有,就更不要提会沙古桂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