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层里,那一些被凌姿打过之后的流浪汉,会被集中关在几个挖掘厂里,每天被罗彩花安排着,定时定点吃能量粉。

    稍微蹦跶一些的,罗彩花罩不住的,闹到凌姿这里,那就再打一顿。

    所以凌姿的意识是,她并不反对康双红来她这里,也可以去接康双红,但是她现在居住在第三层的环境,还是要跟康双红说清楚,如果康双红觉得居住环境太艰苦,那康双红还来干什么呢?

    不如直接去酒吧上班,这样不更安逸,更好一点吗?

    电话那一头在听完凌姿的话后,她咬牙说道:

    “我知道了,我来,只要不去酒吧上班,什么样的苦我都能吃。”

    她知道第三层很乱,但凌姿都能在那里住下来,康双红也肯定能,她知道凌姿是最不愿意去酒吧上班的,为此还不惜与父亲家中决裂。

    所以康双红也能。

    她与凌姿定好了时间,找了个母亲已经熟睡了的机会,提着行李就悄悄的出了门。

    凌姿开着车到她的家附近接她,在去接康双红之前,凌姿还特意将坑洞内的那8个酒吧男人,弄到牛角巷里换了些晶核币出来,因为薛大寿还没有做好她的毛笔,所以凌姿也没催他。

    只开着车去到康双红家附近,按照约定时间地点,等着接她。

    废弃坑里没有白天黑夜的区别,人们唯一知道已经到了晚上的时候,是靠着时钟来得知的。

    但除了学校里的孩子,与牛角巷内那苦行僧一般的苦力之外,很多人其实根本就不在乎时钟这个东西,什么到了白天,什么时候到了黑夜,反正睡醒了就去吃喝玩乐,累了就睡觉。

    而康双红家里的作息,是严格按照康同意回家上工的时间来起居的,康同意回家了就休息,出门去牛角巷了,古桂香就起床了。

    凌姿坐在车里,远远的就看见远处的路灯下,康双红拖着行李箱,从长街那头奔了过来。

    她一边跑,行李的轮子滚动着,碾过地面,一边高兴的冲凌姿挥手。

    凌姿坐在驾驶座上看着,脸上带着微笑,一直到康双红跑近了,凌姿突然看到,康双红背后追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个是康双红的爸爸,一个是康双红的妈妈。

    于是,凌姿急忙打开了车门,带着她的挎包,背着她的打鬼棍,从车子上跳了下来,稳稳的站在地上,等着康双红跑近她。

    康双后背后,古桂香跑在最前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康双红跑掉了的,此时正披头散发的,脚上还穿着一双拖鞋,见康双红越跑越远,古桂香一时急了,大声喊道:

    “双红!别走,别丢下爸爸妈妈。”

    前面拖着行李箱的康双红,听了这话,她猛的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自己的妈妈。

    此时,古桂香脸上的表情很可怜,就如同一位被自己的孩子深深伤害了的母亲那般,看向康双红,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哭道:

    “双红,你别走,你走了,爸爸妈妈怎么办啊?”

    康双红回头,十几岁的姑娘,脸上还有未脱的稚气,她摇头,用力的抓紧手中的行李箱拉杆,也是哭道:

    “你们就只是想利用我赚钱,你们就是这样想的,根本就是有我没我无所谓吧,我走了,再也不要被你们利用了。”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

    康同意追了上来,高大魁梧的汉子,瞪眼看着自己的女儿,他扶住心碎的妻子,冲康双红怒道:

    “我们养你这么大,难道就是为了赚钱吗?你有什么可被我们利用的?你这话,说的不让父母伤心吗?”

    “双红,双红爸爸妈妈是真的被逼的没办法了,你要听话,你看看你爸爸,这些年,他为了咱们这个家,操劳成什么样儿了。”

    古桂香哭的十分心碎,试图唤起康双红的良心来,让她多体谅体谅父母的难处。

    然而,前方的康双红却是大声的吼道:

    “他就算是不去牛角巷工作,我们一家三口也饿不死,我们三个人,一个月能领到三罐能量粉。”

    “三罐能量粉能干什么?”

    古桂香哭得稀里哗啦的,几乎站不住了一般,靠在了丈夫的身上,她泪眼朦胧的看着康双红,问道:

    “三罐能量粉,现在能干什么啊?什么都不能干啊。”

    “能让我们三个人,从月初活到月尾。”

    忍不住了,康双红尖声的大吼着,她仿佛崩溃了一般,哭着问自己的父母,

    “你们还想怎么样呢?难道就一定要自己的女儿出卖自己的身体,才能算是活得下去?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做这样的工作?为什么我们三个人,就不能省吃俭用一点?为什么?”

    这是什么选择?也不是被逼到活不下去了,就一定要做这样的选择吗?最低保障都不肯尝试,就要先逼自己的女儿去酒吧工作。

    康双红没有办法理解,难道让自己的女儿出卖肉体,这个不是不到万不得已,最后活不下去了,即使康双红自己提出来,父母也是宁死都不肯同意之下,三个人都万分痛苦的抉择?

    古桂香怔怔的看着康双红,她的脸上还挂着泪,仿佛自己的什么秘密被孩子发现,而无法自圆其说了一般,她不知道康双红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三个人,一个月就光靠吃能量粉活着,那日子得过成什么样子?

    这仅仅只能保证自己不饿死而已。

    除此之外,生活中不能有任何开销,就算是生病了,也只能使用废弃坑里提供的基本医疗保障,连个好点儿的医生都看不起。

    又见康双红提着行李,转身又要走,古桂香急忙推了推身边的丈夫,

    “老康,老康,你快点儿拦住她,把双红拦下来。”

    康同意这才从震惊中回过身来,他有点犹豫的看向自己的老婆,其实他也是在刚刚才知道,原来他女儿对于去酒吧上班这样的排斥,但在他的印象中,他老婆告诉他的是,康双红虽然有点儿担心,但还是同意去酒吧上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