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的天空中,云层是墨一般的黑。

    巨大的能量石渣废弃坑里,居住着末世里的最底阶层。

    密密麻麻的人,从废弃坑的坑底,沿着坑壁一路往上居住,越是靠近坑底,居住环境越差。

    而这废弃坑里的房价与物价,也从坑底往上,一路的飞涨。

    车窗外黑糊糊的景物飞逝,坐在凌姿身边的二姐夫紧紧的挨着她。

    十四岁的凌姿,嫌恶心的让了让,将自己的身子尽量蜷缩在车窗边上,身子一侧,看着窗外的景物,心中对于未来,充满了疲惫。

    她目前处于一种被软绑架的状态。

    这辆破面包车子的前后左右,总共坐了凌家的五个男人,对凌姿展开了一种包围的态势。

    前面开车的是凌姿的大舅舅,他一边开车,一边对凌姿说道:

    “姿姿啊,你也别怪舅舅们和你的三个姐夫,你把钱拿出来,给你爸爸把帐平了,你也可以安心的回学校读书了,是不是?”

    坐在副驾驶座的是跟凌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舅舅,连连点头,也是回头对凌姿说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你妈也死了那么多年了,你也不用想不通,你爸在外面找女人那是迟早的事情,只是他点子有点背,被女人骗了而已。”

    凌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头,不说话。

    这种包围状态,让她根本就逃无可逃。

    而他们现在正在逼迫她,让她回外婆家取钱,给她爸爸还债。

    还她爸爸为了一个在酒吧开张的女人,欠下的多笔天价借贷。

    坐在她身体两侧的,除了那个让凌姿挺恶心的二姐夫外,还有大姐夫和三姐夫,都是她三个堂姐的男人。

    见她一直不说话,拿不准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大姐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如果你没有钱的话,那不如像你几个堂姐那样,去酒吧上班好了,读书能读出什么来?我看你现在就是书读的太多,把人都给读傻了。”

    对,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凌家三个男人的意思就是,如果凌姿拿不出钱来,她将成为凌家这个大家族里,这个辈份中,第四个进入酒吧一条街工作的女儿。

    也就是说,前面,凌姿的这个辈分,已经有她的三个堂姐,去了酒吧一条街工作了。

    然而,钱,是肯定没有钱的,不但没有钱,凌姿这个学期的学费,都还欠着学校的呢。

    但她说这些话,她父亲家,这群依靠女人生活的蛀虫,怎么会信?

    “在这样一个物资匮乏,人口众多,生存条件极为恶劣的能量石渣废弃坑里,你爸爸除了出卖体力劳动,是很难找到一份足够温饱,又有富裕的薪水拿回家,供应一家老小生存的工作的。”

    颇让凌姿觉得恶心的二姐夫开口,表现出一副极为理所当然的样子,又说道:

    “姿姿啊,其实你应该理解你的父亲,你现在已经有14岁了,你二姐12岁就出来做了,等于说你现在已经少赚了两年的钱,如果不是因为你不能赚钱,你爸爸也不会去酒吧消遣,当然也就不会结识那个女人了。”

    好,现在说来说去全都是凌姿的责任了。

    在这个能量石渣废弃坑里,即便有些男人靠着出卖体力劳动,可以养活一大家子的人,可这条路过得多艰辛?哪里有卖掉妻女,靠着妻女在酒吧开张,来得轻松自在呢?

    所以,不靠女人还能有什么轻松赚钱的办法?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在最初进入暖香酒吧、或者暖玉酒吧,又或者什么玫瑰酒吧......那样儿的地方,总能让一大家子老小,过上好几年足够宽裕的生活。

    毕竟新鲜的女人,刚开张做生意,总能吸引到不少贪图新鲜的男人。

    车子里的5个男人并没有看见凌姿脸上的嫌恶,只听三姐夫开口说道:

    “姿姿今年才十四岁,她长得又漂亮,虽然少赚了两年的钱,但如果从现在开始为全家赚钱,以她的条件,能赚到三四十岁再退休也不迟。”

    他们将如意算盘打得非常的好,又听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舅舅笑道:

    “也是哦,凌家的女儿个个都是美人坯子,就算是徐娘半老,但也风韵犹存。”

    这个大舅舅与小舅舅是凌姿大伯娘家的兄弟,目前除了靠自家婆娘在酒吧开张做生意之外,他们俩还在管凌姿大伯家的三个堂姐要钱。

    所以大舅舅与小舅舅,以及凌姿的三个姐夫,这5个男人是一伙的。

    眼看着凌姿的大姐已经30多岁了,多年在酒吧被形形色色的人摧残着,凌姿的大堂姐浑身都是病,容颜也一年看似一年的憔悴。

    凌家人及大姐夫,不得不同意凌大姐儿的苦苦哀求,让她还没有工作到绝经,就让她提前退休。

    眼看着凌大姐马上就要从酒吧退休了,如果凌家不能再拿出一个女孩儿去酒吧工作的话,他们的收入又将缩水一大截。

    所以,凌姿大伯家的三个女婿,也就是凌姿的三个姐夫,外加两个舅舅,今儿是不打算放过凌姿的了。

    而凌姿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先缓一缓,然后在回家的路上,找机会脱身。

    但这五个人,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大男人,仿佛生怕横生枝节,让凌姿跑路了,凌姿爸爸在外头乱搞的帐,就会落在他们身上一般,一路都在盯着凌姿看,让她并没有什么机会逃跑。

    破旧的小面包车,已经不知道有多大年纪了,亮着浑浊的两盏灯,吭哧吭哧的,在坑壁上,沿着一条黑色的双车道,绕着庞大的能量石坑慢慢悠悠的,进入了坑底一个老旧的小区。

    扑天的臭味从不远处的垃圾堆里传过来,几个男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其中那个小舅舅,一脸不满意的看着凌姿,说道:

    “你说你一直跟着你外婆,到底在犟什么?凌家又不是没有大房子给你住,你就一直住在这么臭,又这么脏破的地方,还不如早点跟你姐姐她们一起去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