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天更加冷了,就连窗户上都出了一层霜花。

    哈一口气,就是一口白雾,明明现在还是刚刚入冬没多久的日子,就这般的寒冷,那之后的日子得怎么过啊?

    几个大人还没来得及拿出个章程来。

    小孩子却是已经受不了。

    虽然说小孩子火气大精力旺盛,可总归是要比大人脆弱的。

    现在天气这骤然的冷了下来,几个孩子一下子就有些受不了了。

    大丫更是一脸委屈的说道:“娘,我想穿新衣服了。”

    毕竟,往年穿新衣的时候都是深冬,新衣自然是要比现在穿的衣服厚上些许的。

    听着大丫的话,其他几个小孩也开始闹了起来。

    想要穿新衣服,不,准确的说是想要穿厚衣服。

    叶氏却是不准的,她几乎是直接就说了起来:“不可以的,你们要懂事一点,现在才什么时候?就要穿新衣。”

    “但是娘,我冷。”说话的是二丫,二丫之前也和南氏说了类似的话。

    她真的好冷啊,可是南氏的反应却是和叶氏一样的。

    那就是不允许。

    实际上南氏和叶氏又怎么不懂孩子们冷?

    可是没法子啊,今年家里鱼塘生意亏的什么一样,还穿新衣服?

    “家里的情况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要是穿了新衣服,那之后你们要怎么办?过年的时候,你们要穿什么?”

    这话一出来,几个孩子都乖乖的闭嘴了。

    但是大丫还是想要争取一下,因为真的太冷了:“那过年的时候再穿就好了呀。”

    “不行,你们会被其他孩子笑话的。你看,等到过年的时候,大家都穿着新衣服,就你们穿着已经穿过的旧衣服,其他人怎么会不笑话你?”

    叶氏认真说道。

    大丫这下是真的没法了,毕竟这话也是对的。

    家里的情况她们不是不知道,要是现在穿了新衣服,按照家里现在亏了的情况来看,等到过年再置办新衣服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这民俗就是这样,家家户户都是过年的时候换上新衣,图一个好兆头。

    因此,往年的时候,他们最期待的就是过年了。

    毕竟过年的时候有肉吃,有新衣服穿,还有压岁钱。

    可是今年……之前是在情况还好的时候就准备了新衣服了,但是却不能穿。

    这叫大丫一下子就耷拉了脑袋,闷闷的说道:“我知道了娘,娘,不要生气,大丫不要穿新衣服了。大丫等过年。”

    “乖。”叶氏长长叹了口气,又伸手揉了揉大丫头上的包包,然后想了想,说道:“好了,你们几个赶紧的起了,咱们去厨房烤火去。”

    厨房里毕竟总是要烧火做饭的,因此要比外面暖和上许多。

    几个孩子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

    去厨房好啊!暖和,还能吃吃到好吃的东西,要是谁说自己不想去,那绝对是傻了!

    本来还被这降温弄得有些蔫吧的孩子一下子就欢快了起来,飞快的换好了衣服,就一窝蜂去了厨房。

    霜宝也在厨房里,橙黄的火焰叫霜宝本就白嫩的肌肤更加白皙了几分,被火一暖,小脸上还带上了些许的红晕,看着倒是可爱的紧。

    这种可爱的模样,叫几个孩子也活泼了起来,可算是恢复了以往的劲儿。

    叶氏和南氏不由对视了一眼,然后很是同步的叹了口气。

    而霜宝却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们都在厨房烤火,可张老头和张钱氏带着两个儿子正在院子里处理鱼,院子里可是冷的慌。

    更不要说鱼还是在水里养着,捞出来那一下都能叫人倒吸一口凉气。

    而几个大人更是冻得有些哆嗦,张金和张银更是不时的蹦跶两下,好叫自己的身子暖和些许。

    看起来有些搞笑,却又有些叫人心疼。

    霜宝看着这一幕,心里不由更加难受了起来。

    想了想,霜宝拉了拉叶氏和南氏的手:“嫂嫂,不如我们把炕热起来吧,爹爹娘亲和哥哥们这样,太冷了。”

    “热炕?倒也不是不行,但是现在……”叶氏犹豫了一下。

    实在是时间有些紧迫,现在张家就在杂货间弄了个炕,堂屋里可还没搞呢!

    可是霜宝却不等叶氏说什么,就已经跑了出去:“爹,娘,哥哥,咱们去杂货间搞吧!等下热了炕,屋子里可就暖和了!”

    听了这话,冻得不行的四个人自然是同意的,张金更是哆嗦着嘴唇说道:“这感情好,爹,咱们去屋里搞吧。”

    几个人都冻的不行,一合计,就开始将鱼都往杂物间搬去。

    而叶氏和南氏见着霜宝已经出去叫人了,也顾不上什么。连忙的就开始去热炕了。

    等到鱼都搬进来之后,炕已经热好了,房间里暖洋洋的,叫几个一直被冻的人只觉得身上都有些发麻,可这感觉,倒是不难受,只觉得舒服的慌。

    “多亏了霜宝,说要造炕,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谁说不是呢?还真暖和。”

    张家人不由感慨了起来。

    张老头这时候说道:“好了好了,快点儿把鱼处理了吧,反正现在暖和,咱们加快速度,等下再去多弄点儿柴回来。”

    霜宝脸上也带着笑,不过她却说道:“爹,还不行呐。”

    说着就指了指几个地方。

    这杂物间之所以会变成杂物间,就是因为已经很久都没有住人了。

    平时还好,倒是看不出来,可是现在一热炕,那屋子的漏风就显示出来了。

    冷风从缝隙里不断钻进来,直接叫好不容易暖和起来的房间又冷了几分。

    可是平时的时候,还真的没人发现这一点,现在大家都在里面,自然就看到了。

    这下,几个大人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想了想,张钱氏直接说道:“咱们还是先把这房子弄好吧!弄好了,暖和不说还能省点儿柴火。”

    这倒是真的,张钱氏的一声令下,张家人都开始忙活了。

    这活儿也不难,孩子们也可以上手,一时间,弄浆糊的补窗户的,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

    房间里也暖和,倒是没有人抱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