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排排坐抢座位
    众仙鱼贯而入,主位左手边的桌案依次竖着天庭,妙严宫,八景宫,玉虚宫,碧游宫的牌子,因此左手的宾客很快就坐好了。

    可是右边的桌案就麻烦了,七张桌案上竖了同样的牌子,全部都是西方教三个字,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直接占了一二两个席位后就不管了,准提佛母径直占了第三个席位。

    结果剩下四个人吵了起来,谁也不愿意往后坐,目前的焦点是第四个席位该有谁来坐。

    鲲鹏祖师说第四个席位是他的,理由是他是天道圣人,按实力他是最强的,应该坐第四位,而反对的意见则是这里是西方教的席位,鲲鹏祖师在西方教只是相当于客卿的角色,并没有具体的职位,所以不能坐。

    反对意见最大的是波旬,他的理由是自己也是有着圣人实力,并不弱于鲲鹏祖师,而且他手中掌握着珠穆朗玛峰六层天的魔军,他是最有资格做第四席位的。

    左边那一排的神仙们没想到坐个座位还能看到这一出,一个个兴趣盎然的看着对面,反而对什么蟠桃会本身倒并不怎么期待了。

    “嘿嘿,想不到还有这一出那,有点意思。”通天教主一边吃着面前的果品,一边乐呵呵打看着对面。

    元始天尊一句话没说,冷冷的看着对面,脸上显露出了轻蔑的神色,在他心里巴不得对面打起来才好呢。

    太上老君捋着胡子,看了一眼站在中间的妲己,笑而不语。

    大慧真人看着对面愣了一会儿,脸上现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朱延德倒是没心没肺的,只管享用面前的果品,丝毫不管对面的情况,不过嘴里却在小声的嘟囔,李长庚伸过耳朵一听,一下乐了,原来朱延德说的是,“一群棒槌,坐个席位都坐不明白。”

    这也难怪,波旬派佛兵进攻西天门的事,天庭可都还记得呢。

    准提道人看着争执不下,脸上有点挂不住,就向妲己开口道,“地母元君,你们怎么不把座位排好呢?”

    妲己故意现出为难的表情道,“准提教主这话可就不对了,所有的席位都是按照势力或者宗门名称做了标记的,你看对面怎么就没这种情况呢?”

    “对面哪有我西方教人多啊?基本上一个势力就是一张席位,自然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了。”准提道人没好气道。

    “准提教主,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穿月谷给你们西方教的席位太多了是吧?这还不好办吗?来人,将西方教撤掉五个席位。”妲己把脸一板说道。

    妲己这话一出,不单是抢座位的几个一起瞪着准提道人,就连已经端坐的准提佛母也瞪着准提道人了。

    妲己这一招狠啊,赴宴的被当面撤了席位,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打脸,这几个都是一方雄主,这要是传了出去还要不要做人了,不论是在江湖上还是在小弟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地母元君,你误会了,我师弟不是这个意思。”接引道人赶紧打圆场道。

    接着,接引道人就站了起来,说道,“波旬坐第四位,龙树坐第五位,绿度母坐第六位,鲲鹏坐第七位。”

    接引道人这个排座方式也不能说错,这是基本按照众人在西方教的职位和势力来安排的顺序,因此波旬、龙树菩萨和至尊绿度母都没有意见,但是却触及到了鲲鹏祖师脆弱的神经。

    “你说什么?又让我坐到最后?当年在紫霄宫,就是你和准提两个臭不要脸的插队抢座位,害的老夫只能站着听课,现在又来这一招是吧?”鲲鹏祖师大怒道,“我看今天我们还是做过一场之后再来定座次吧。”

    说着,鲲鹏祖师脸色一凝,身上圣人的气息肆无忌惮的释放而出。

    “啪!”准提道人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是要打架吗?别以为锭光佛把你带到须弥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看本座答应了吗?本座好心给了你一张请帖,你还长脸了是吧?”

    准提道人说完,也将圣人气息释放而出。

    两股圣人气息激烈的摩擦着,竟产生了电火花,“嘶啦!嘶啦!”的响着,大有一触即发的迹象,现场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其他人都在冷眼旁观的看着热闹,却把李长庚给吓了一跳,在这个房间里面,他的修为是最低的,这时忙站起来打圆场道,“两位,这是何必呢?不就一个座位嘛,何必要伤了和气呢?地母元君,紫微大帝呢,还是赶快叫他出来吧,这要真打起来可怎么办呢?”

    妲己见李长庚说话了,倒也不好再沉默,只好让人去叫季考。

    大厅中发生的一切,季考都了如指掌,他巴不得里面打起来呢,他好从中渔利。

    这时听说是李长庚开口打圆场,季考冷笑了一声道,“李长庚啊李长庚,真当自己是谁了?就等着回去挨批吧。”

    季考带着胡喜媚和玉馨走进了大厅,与众人见礼毕,与妲己在主位上坐了下来,胡喜媚和玉馨分坐两边。

    “鲲鹏道友,为何一直站着,坐啊。”季考说道。

    鲲鹏祖师见季考发话了,知道不好再闹下去,在座的圣人可是不少,万一搅扰了蟠桃大会,那可就把所有人都给得罪了,弄不好一起把自己给灭了都是有可能的。

    无奈之下,鲲鹏祖师只能坐在了西方教的末位。

    “众位仙家,感谢大家给本座这个薄面前来参加这蟠桃会,其实本座早就有心与诸位一聚,恰逢天帝所赐的蟠桃树第一批结果了,便借了这个由头办了这场蟠桃会,主要呢是想跟大家聚一聚,时逢大劫,希望相互之间还是多多帮衬一下,一起度过这场大劫。”季考先说了一段开场白。

    “诸位,这些蟠桃树呢是第一次在凡间结果,所以啊这果实不是很多,按理说呢,本座应当将蟠桃分好端上来,不过又怕分配不均,所以我们就按照座次顺序,由各位亲自挑拣。”

    说完,季考拍了拍手,便有人抬进来了一筐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