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其他小说 > 腹黑千金甜爆了 > 第九十八章:找生母
    “算了,我又打不过他,又不敢给他下迷药,我们去逛街吧。这儿应该有很多特色海鲜小吃吧?”    苏默闻言,眼睛亮了亮:“对,我们不下海了,我们去吃东西!”

    她们风风火火的出门,权衡自然也跟着。  免费的苦力和钱袋。

    可,并没有她们相像的圆满。

    当她们的魔爪伸向生蚝的时候,权衡在身后冷淡的说道:“有寄生虫。”

    她们悻悻收回手,又看向了螃蟹。

    ”螃蟹凉性,微微,你月事将近,不能吃。”

    “你不能吃,我能吃啊!”

    “你宫寒,最好也不要吃,吃多了,以后会留下妇科病的。”

    “额……”    苏默本来还兴冲冲的,但听到这话,暗搓搓的收回了手。

    大佬对,大佬说什么都对!“沙虫呢?”

    “这个?”权衡上前看了看,吐出两个字:“太丑。”

    “额……”    苏默和凌舒雅在前面走着,两边商贩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她们口水直流,可偏偏什么都不能吃。

    只要一伸手,后面必然传来冷冰冰的一句,顿时打消了她们所有的欲望。

    “凌舒雅,你怎么都不管管你家男人,再不管我就要饿死了!”

    “管不了啊,他就是这毛病,都二十多年了,根深蒂固!”

    “那怎么办啊?我好饿啊……”

    “你以为我不饿吗?”    两人本来是兴冲冲的,到最后都耷拉着脑袋,提不起任何兴趣。    最后灰溜溜的回去了。

    “你们若是想吃,我可以去厨房给你们做。”

    “好啊好啊!”

    “但是我不会做海鲜之类的,我嫌弃那有腥味。”

    “那还是算了吧,我再忍忍,我等凌墨寒回来。”

    “我也忍忍,我等三哥回来。”    她们就坐在门口,翘首以盼。

    凌墨寒忙完回来,就看到两个嗷嗷待哺的两人,不禁疑惑。

    “怎么变成这样了?”

    “亲人啊!”    两人欢呼一声,齐齐上前抱住了凌墨寒。

    凌墨寒得知前因后果后,忍不住笑了笑,默默地给她们开了小灶。

    其实权衡也知道,知道自己拦不住,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实在是太美味了!凌舒雅,你尝尝这个帝王蟹,好好吃!”

    “能吃这么大的生蚝,实在是太幸福了!苏默,你也尝尝,把那个给我留点。”    两个人饿了一天,终于可以大饱口福了。

    苏默吃完后,小肚子圆滚滚的,拍着心满意足。

    两个人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躺在沙发上,觉得已经达到幸福的巅峰了。

    人生啊,不必那么多规矩,就该吃吃喝喝的啊!

    “好了,你该回去了。”

    “好的,我不打扰你们。”

    “不打扰我们是应该的,也不要去打扰权衡。毕竟男未婚女未嫁,在我眼皮底下收敛一点。就算我家的白菜被猪拱了,麻烦你也不要让我知道。”

    额……    凌舒雅听到这话,忍不住面色羞红。

    她还没有被拱好不好,不过……她真的很希望,上次的是自己。

    她现在还是处子之身,迟早要和权衡同床共枕的,这可如何是好?

    难道就这样一直隐瞒下去吗?

    她犯起了难。    权衡也很规矩,不会动手动脚,也不会开黄色玩笑。

    对那天的事情只字不提。她说睡觉了,他便为她热一杯牛奶,随后离开。

    她到夜半,突然腹痛难忍,在床上疼的直打滚。

    她感受到了一股热流。    姨妈!姨妈竟然来了。

    她今天还吃了那么多螃蟹,真是要命。

    她疼的浑身无力,面色苍白如纸,冷汗淋漓。

    她从床上滚下来,想要找人替自己买点药。    但是黑灯瞎火的,能找谁?    她只能求救一般的来到权衡的房间,权衡二话不说去药店买来红糖和止疼药。

    可是她吃了还是不见好转。

    他不断揉按她的腹部,帮她舒缓疼痛。

    凌舒雅半点力气都没有,唇瓣苍白无力,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早知道……就听你的了……”

    “可是你不听,现在受罪了。”

    “你现在就不要跟我说这些废话了……”

    “多喝点热水,能够缓解一下。”

    “你知道……女人生病来大姨妈,最不想听男人说的一句是什么吗?”

    “我知道,你们不爱听‘多喝热水’,但喝热水的确有用,能够暖胃,舒缓神经……”

    “闭嘴,我是医生,我还需要让你告诉我这些吗?你倒是喂给我喝啊!”

    凌舒雅疼的要命,可权衡竟然还在旁边长篇大论。

    他到底要不要老婆了?    想让她渴死吗?

    她根本无力起来,权衡想要搀扶她,但是却被她阻止。

    “别,别动我,血崩了……”

    “那只是正常的女性生理现象,你吃了寒性东西,才会导致腹痛……我知道你不爱听,我少说。你不起来,怎么喝水?”

    “我……我怎么知道,你想办法。”

    权衡看她如此痛苦,也急在心里。

    凌舒雅每次来月经都会非常疼,因为部队女孩子少,而且那么多军人,头疼脑热都要负责。一旦忙碌,根本来不及休息。

    她来月事也很拼命,经常跟着他做一台又一台的手术。

    经痛也越来越严重,现在更是不得了。    他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想了想,不再犹豫,喝了一口热水,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薄唇。

    凌舒雅的身子微微一僵,也不打滚了,瞬间安静下来。    热流源源不断的渡了过来,往返了好几次。    她的口渴的确解决了。

    只是……    她发现这个吻好似有奇特的效果,竟然能止痛。

    “那个……权衡,你再吻我一下。”

    “你还要喝水?”

    “不是,只是单纯的吻我,这是止疼药哎……”舒雅惊喜的说道。

    “你这话有背科学。”

    “哎呀……好疼,真的好疼……”凌舒雅又开始冒出涔涔冷汗,痛的直打滚。    厉训看见紧紧锁眉,束手无策。

    女人经痛,他就算是最好的医生,也束手无策啊。    看她如此痛苦,他不敢犹豫,最终俯身吻住了她。

    就在他吻住的那一瞬,凌舒雅趁势勾住了脖子,轻轻一拉,直接让他滚落在了床上。

    权衡道:“你这是在骗色。”  凌舒雅闻言气得半死:“不吻拉倒,难道你还要我一个女孩子主动吗?权衡,你脑子灌了钢筋水泥吗?哪个男朋友会拒绝女朋友这样的要求?”    凌舒雅直接被转过身子,就算小腹再疼,也死死强忍着,倔强的咬着牙。

    她本来就不适合小鸟依人,军医也是半个军人,哪有柔柔弱弱的?

    况且她在凌家这么复杂的环境下长大,让她做纯良少女,也不切实际。  难得她示弱,可权衡竟然这样子。    简直气死她了。

    就在她不理会权衡的时候,没想到他强势的将她身子掰了过来。

    “你干什么,别碰我,不然我生……”    话还没说完,权衡吻了下去。

    这一次,很长很长……舒雅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俊容,没想到唇瓣却被他重重的咬了一下。

    她吃痛,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干什么咬我?”

    “你不专心,既然不专心吃药,身为医生,自然要罚你。”

    “你……”    这话,她根本无法反驳。

    “闭眼!”    权衡命令的说道。

    舒雅蹙蹙眉,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

    ……    她们在海上半岛待了三天,按理说要启程回去,但是苏默还想去小镇上找找她的亲生母亲,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凌墨寒。

    凌墨寒改了飞机,让舒雅她们先回去,他陪自己走一趟。

    她们在半岛上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出发。

    夜里,苏默睡得有些不安稳,她怕自己找到后,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

    她为了钱,抛弃了自己。

    她钻入凌墨寒的怀里,他摸着她的脑袋:“睡不着吗?”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找她,既然她已经不要我了,我现在去找她是不是自取其辱?”

    “我并不想和她相认,我只想问她为什么。我生下来是长得不可爱,还是太能吃,她觉得养不起我,所以把我丢掉,还用我威胁我爸?”

    “我只知道她姓纪,其余的一概不知。她长什么样子,做什么工作,我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不好的意外,如果不是我妈威胁,我想我爸都不会留下我的。”    苏默声音有些闷闷的,心情很糟糕。

    凌墨寒闻言,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想那么多,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你是珍珠,只是暂时蒙尘了而已。”

    “不对,我是千里马,你是伯乐,只有你才能看出我是个宝。”

    “这么说也可以,不要胡思乱想,明天我陪着你,我给你撑腰。”

    “嗯,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苏默这才安心了许多,窝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等她熟睡过后,凌墨寒起身来到阳台上,给时夜打电话,让他连夜调查苏默生母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时夜打电话回来,已经查明一切。

    苏默的母亲以前模特,洁身自好,不肯被潜规则,所以得罪了不少人。    最后被经纪公司雪藏,  家里把她尽快嫁给了苏博轩,  但苏博轩不但没有帮助她完成心愿,还对她始乱终弃,    她母亲发现自己有了苏默后,也没舍得打掉,最后生下来苏默后离开。

    而她也彻底的离开了娱乐圈,来到了这小镇上过着平凡的生活。

    因为她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所以并没有人认识。

    如今已经嫁人,有了一双儿女。

    儿女比苏默小两岁,如今也过得很好。

    如果让苏默知道,她的母亲的确抛弃了她,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她该有多难过?    凌墨寒想到这儿,都能想到苏默那失望难过的表情。

    “时夜,我要你帮我做件事情。”    凌墨寒淡淡的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