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穿越小说 > 晚唐浮生 > 第二十六章 泗州
    “晋阳可有消息?”行军途中,邵树德突然问道。

    谢瞳骑在马上,屁股颠得有些痛,闻言一个激灵,立刻回道:“殿下,上月有密报传来,未见动静。”

    邵树德不置可否。上个月我还没发动呢,只有开始兵力集结,晋阳应该还没来得及得到消息,如何能有动静?

    不过这个消息也不是一点价值没有。它说明了一件事,即至少在二三月份,李克用还没有主动出击的心思。

    是在等待时机?还是真的怕了?

    又仔细想了想兵力部署,大量主力部队在防着河东与河北诸镇。唯一薄弱点的地方,大概就是郓州、淄青了,以州军为主。但横海军只想抢劫,不想打硬仗,暂时还能维持,问题不大。

    关西那边,承节还在忙着接收京兆府,理顺关系,这需要时间。一俟完成,就可率军进驻岐州、散关一带,观望局势。

    河陇、关西的物资,转运到河南成本巨大,大部分都只能沉淀在当地,不利用下可惜了。

    “李克用来就来,怕了他还怎地?”邵树德一笑,下令休整。

    此地是宋州理所宋城县,州刺史石彦辞已立于道旁,恭敬等待。

    银鞍直的一些军将与石彦辞打招呼,关系融洽。

    老石举荐了不少人到邵树德身边当兵,都是河南地方将校、豪强子弟。因为统战需要,这些人都编入了银鞍直,算是不错的出身了,因此对石彦辞都很客气,承他的这个人情。

    “拜见殿下。”见邵树德下马,石彦辞立刻上前,说道:“诸般物事,皆已齐备,还请殿下遣人交割。”

    其实就是一些喂战马的豆子,喂驮马、乘马的秕谷、干草,以及军士们随身携带的粗饼、肉脯。

    “战马过境,消耗甚大。府库积蓄为之一空。”邵树德开玩笑道:“我走之后,切勿横征暴敛。说好了夏收才开始征税,别坏了我的名声。”

    “岂敢,岂敢!”石彦辞干笑道。

    邵树德转眼看了看远处的田野。

    战争,不可能不破坏经济。尤其是这么多骑兵大举南下,有时候急着赶路,就要穿过旷野,踩踏农田。

    步兵行军稍好一些,大体上沿着驿道走就是了,但偶尔也难免破坏。

    总体而言,夏军还是有军纪的,破坏不甚剧烈。

    宋州的乡野很耐看。

    村落繁多,人烟稠密。黄巢只是从这里悄然飘过,秦宗权也只有小部队来过,人口损失不算太严重。真要细算起来,契苾璋的飞龙军屡次深入敌后,袭扰梁军,他们所造成的破坏,可能不比黄巢、秦宗权轻多少,毕竟折腾的时间太长了。

    当然,对宋州百姓造成的最大伤害,还是夏梁战争,百姓被大量征发上阵,辗转于沟壑之间,荒废农事,赋税却又少不了,逃亡者甚众——一年、两年还可以忍受,但残酷的拉锯战持续七年之久,很多人就顶不住了。

    “河南百姓苦。”邵树德感慨道:“这才安定了两年,又要被征发上阵。都说河南兵士耐苦战,可艰难以来,大大小小的战争无数,都发生在河南,怕是河南百姓也不想自己这么能打,都是被逼的啊。”

    “殿下来了,河南的天就晴了。”石彦辞谄笑道。

    邵树德做势要拿马鞭抽石彦辞,又轻轻放下了,道:“诸路大军围攻徐州,宋州其他的不用管,军夫要征发齐备。”

    徐州那边的消息陆续传来。

    捧圣军朱珍部攻克丰县后,副使阎宝夜袭沛县,敌军有备,退走。

    贼将张超率军出城追杀,为义从军伏击,大败而回。经拷讯俘虏得知,沛县城内原有徐州兵三千、新来之淮兵三千,经此一战,还有四千众,士气已挫,似乎可以强攻。

    这一路共两万四千步骑,义从军军使没藏结明为徐州行营西面招讨使。

    葛从周为北面招讨使,率龙骧、拱宸二军一万六七千人,已屯于沛县城北。

    刘知俊为徐州行营东面招讨使,有龙虎军万人。

    徐州行营都指挥使李唐宾率义从军右厢亦屯于此处,统一指挥义从、龙虎二军。

    这一路,约两万五千步骑。

    沛县,如果淮军没有进一步增援的话,陷落只是时间问题,邵树德毫不怀疑。

    “殿下,有河北军报。”李逸仙匆匆而来,将木盒递了过来。

    邵树德打开后一看,原来是魏博又在大肆集结人马,似有所图。

    “狗鼻子倒是挺灵。”邵树德将军报递给李逸仙,道:“你也看看。”

    李逸仙匆匆看完,道:“经略军去岁在慈隰大战,补充了不少降人和新兵。整编进去的武兴、固镇二军也不甚能战,殿下,若晋军插手河北战事,可能战否?”

    “你们也看看。”邵树德示意李逸仙将军报递给银鞍直诸将。

    杨弘殷、储慎平、陈章等人陆续看完。

    “效节军右厢不可靠。”杨弘殷大声道。

    邵树德笑了,道:“看不出来,你的门户之见倒是很强。”

    “殿下。”杨弘殷行礼道:“河中武夫,归附未久,心思浮动。又不是保卫桑梓,他们没有理由死战,不可不防。”

    “守城总可以吧。”储慎平说道:“经略、效节二军四万众,据守各要寨、城池,出不了大事。”

    “殿下,给我五百骑,我这就杀回汴州,管他是李存孝还是周德威,我都把他擒来。”陈章请命道。

    “陈夜叉好大的口气。”邵树德无奈道:“伱这脾气该改一改了。勇则勇矣,但不能一根筋只知道打打杀杀。摧锋破锐,你陈夜叉可以,但有时候打仗要动脑子。”

    陈章乃是一员骁将,即便在银鞍直之中,也排得上号。其人喜穿红色盔甲,骑白马,在战场上十分显眼,非常拉仇恨,但他毫不在乎,驰马冲突,所向无敌,经常嚷嚷着要生擒敌将,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根本不把敌人放在眼里。

    就这个熊样,早晚被人阴,吃个大亏。邵树德爱才,一直想熬一熬他的性子,让他学学徐浩怎么玩的,但收效甚微——夏军第一勇将徐浩,有把握才冲,没把握不冲,胜率高得吓人,这才是明白人。

    “殿下所言甚是。”陈章一听,下意识回道。

    邵树德摇了摇头,揭过此事不谈,道:“关开闰、封隐素来稳重,相卫在他们手上,我放心,罗绍威、李克用翻不起大浪来。还是说说南下之事。”

    “殿下万金之躯,岂可轻身犯险。”李逸仙说道:“还请殿下坐镇宿州,遣一将南下濠州可也。若战不利,或渡河回返,或西入寿州,皆可。如此,淮人侧翼受到威胁,定然调兵遣将。他们不动没有破绽,一动就全是破绽。”

    “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打运动战的精髓,你算是领悟了。”邵树德赞道:“这一仗,目标是徐州,但战场却不在徐州。我是如此想的,不知道杨行密是怎么想的。还有没有别的方略?”

    “殿下,不如去泗州更直接些。”陈章说道:“至泗州后,寻机渡河,奔袭漕渠,毁淮人积储,动摇其军心。”

    “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邵树德耐心地点拨陈章这个憨货,道:“淮军部署,你可知晓?清口舰船云集,但有谁到船上去数过人头?淮军主力是不是在清口,你确定吗?”

    陈章不说话了,其实他只是想莽一波罢了。

    “殿下,末将也觉得去泗州为佳。”储慎平说道:“但不要急着渡河。先摸一摸敌人部署。下邳、清口皆有淮人舟师,规模庞大。若能在泗州西部给其造成巨大压力,淮人或会分兵。动起来了,就能看出虚实了。”

    “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你算是学到家了。”邵树德表扬了一句,道:“半个时辰后出发,至宿州领取补给,然后奔袭泗州,调动敌军。”

    ******

    泗州辖四县,即临淮、徐城、涟水、盱眙,治临淮,今泗洪县东南淮河北岸。

    四县之中,临淮、盱眙夹淮水相望,有那么点双子城的味道了。

    事实上这两座城池确实是淮上重镇。

    南北朝时代,盱眙可是双方激烈争夺的地方,不知道多少大战爆发于此。

    这一日,泗州刺史张谏渡河回了临淮城,带回了大批物资。

    张谏是孙儒的部将,担任刺史多年,已然在本地扎下了根。

    他其实是个实在人。

    当年军中乏粮,万般无奈之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理论上的敌人杨行密求取粮草,杨行密竟然答应了,这让张谏对杨行密的观感直线上升。

    张使君十分感动,然后选择投靠朱全忠,太他妈现实了。

    不过朱全忠玩砸了。派去泗州的使者盛气凌人,嘴上不把门,话里话外对泗州上下多有讥刺。

    张谏也是武人,又是凶悍的蔡贼出身,如何受到了这种鸟气?于是直接反了,投靠杨行密。

    朱全忠被邵树德牵制,无力追究,捏着鼻子认了。

    杨行密对张谏十分器重。事实上他对有地盘、有兵的人都十分客气。没地盘没兵的,呃,一般被优化掉了。

    张谏之子与杨行密的族侄女结亲,双方关系算是非常密切了。

    张谏也没什么大的野心,就想守着泗州这一亩三分地罢了。此番夏军大举南下,他也挺慌张的,毕竟泗州只有六千州兵,虽说苦心调教多年,有相当的战斗力,但人数还是太少了,不足以御敌。

    不过吴王对泗州比较重视,特地派了数员大将,携兵万余来援。而且来的还多是老熟人乡党:冯敬章、贾公铎。

    是,前蕲州刺史冯敬章、州将贾公铎,都是蔡人,号称骁勇善战,但在鄂州城下送了人头,被人一路反杀,连蕲州也丢了。

    吴王是宽厚的,不但没处死他们,还多有抚慰。二人感激涕零,此番各将兵数千,一屯宿州虹县,一屯临淮。

    另有海州将陈汉宾,有众四千,屯于徐城。

    各部兵马加起来两万众,听起来不少,但素质参差不齐,让张谏有些担忧。不过对岸的盱眙城是淮军悍将张训所守,多少是个后援,实在不行的话,便向他求援,应该无事。

    回到府中之后,张谏正准备喝茶休憩,却听到属下来报:徐城陈汉宾来报,昨日出城樵采的军士十余人未归,遣人去寻,亦未归来。

    “夏兵定已摸到附近。”张谏放下茶碗,脸色很是难看。

    这么快就杀了过来,主力耶?偏师耶?

    要不要集结人马去会一会呢?张谏举棋不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