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穿越小说 > 龙虎玉珮 > 第一百卅六节 正式换装
    这时,周文国找到了王司令,首先对义勇军能够收留他表示感谢,还说有机会一定把王司令的情况向组织做详细汇报。然后,他带上警卫员,离开义勇军,找组织去了。

    赤岭的日军防务早就空了,荒木联队长带兵去了承德后没有再回来,剩下不到一个小队的日军在苏联红军坦克军团的面前根本构不成战斗力。刁二先生见形势不妙,带着百十名伪辽西省讨伐军逃往锦州。

    苏联红军的坦克军团冲过赤岭北大桥箭直奔了火车站,横冲直撞地追逐着日本军人,很快就肃清了少数抵抗分子。苏斯洛夫将军命令使用重型坦克将日军在民国二十二年攻克赤岭后修建的“入城纪念碑”拉倒并砸碎,宣布解放热北重镇赤岭。苏斯洛夫将军还命令,在火车站的小广场新建一座苏联红军英雄纪念碑,纪念攻占赤岭地区时牺牲的苏联红军将士!

    苏斯洛夫将军将苏军司令部设在了原赤岭伪警察署院内。

    王司令把队伍安顿好后,带上老二嫂、桑杰扎布专程到苏军司令部拜访了苏斯洛夫将军。进到司令部时,苏斯洛夫正在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几幅中国书法,据说是在伪警察署搜到的,有的还出自清代八大山人之手。见到王司令等人后,苏斯洛夫显得非常的热情,让卫兵端上了咖啡。老二嫂没见过这种洋玩意儿,以为像灌大碗茶一样,伸手端起来就倒进了嘴里,立马咧着腮帮子,一副难受的样子。苏斯洛夫将军见状,爽朗地大笑了起来。接着,他和王司令用俄语聊了一会儿中国的书法,还说到了八大山人,并提到了赤岭的防务和对日军残余武装力量的捜剿。最后,苏斯洛夫将乌申斯基大尉叫来,要他带着他的先遣营与桑杰扎布带的冬日布骑兵连一起在赤岭街上巡逻。

    苏联红军进驻赤岭后,抢先来拜访苏斯洛夫将军的是国民党军统局赤岭站站长贺文廷。他穿着一身笔挺的国军黄呢上校军装,来到苏军司令部,毕恭毕敬地站在苏斯洛夫将军的面前。他说他代表国民政府前来和苏联红军办理接洽事宜。他讲述了国民党十几年来在热北地区抗日斗争的经过,讲了孙大炮将军的部队如何英勇抗敌,讲述了漠北抗日义勇军的桑杰扎布中校怎样勇闯敌营刀劈敌酋和步枪打敌机。刚开始时,苏斯洛夫将军还在静静地听着翻译官的翻译。但很快,他打断了贺文廷的叙述,直截了当地问:“请问贺先生,你们的政府在哪里?你们的军队又在哪里?”听完翻译官的翻译,贺文廷顿了一下说:“我们的国民政府和军队撤退后还没有回来。”苏斯洛夫将军“噢”了一声又问:“请问贺先生,您说的那位桑杰扎布所在的部队的司令官是不是王司令?”贺文廷忙说:“是的,就是王司令!”苏斯洛夫将军立刻很严肃地说:“贺先生,你是位很不诚实的人,王司令与桑杰扎布我都见过,还都在一起吃过饭,但他们是布什维克。好啦,你去吧!”苏斯洛夫将军摆了摆手,门口的卫兵进屋将贺文廷请了出去。

    贺文廷走出苏联红军司令部后,抬头望了望天,不禁扼腕长叹,国民党这些人啊,没事儿的时候像地上的蚂蚁多的是,到有事儿的时候却一个也找不到了。日本人投降败退这么大的事情,赤岭竟连一个要员也没来,只来了个电报要他贺文廷与苏联红军接洽。他贺文廷一个小小的军统站的站长接洽得了苏斯洛夫将军吗?听说,国民党的大员们都跑到大城市北平、上海、南京,哈尔滨、沈阳、长春这些有油水的地方去接收了。贺文廷打了个“唉”声叹道:“现在他们看漠北不重要,等看到重要时再来就晚喽。”

    贺文廷回站后,给重庆军统局发去电报,再一次陈述漠北军事位置的重要及苏联红军的态度,要求务必派要员来接洽,派部队来接收。他在给重庆的电文中还同时报告,秃鹫已成功打入共军部队。

    这时,八路军热北抗日支队北进的重要战略意义已经显现出来了,高鹏举的部队立足承平宁直逼漠北、巴林,赤岭已是囊中之物了。刚刚在平泉接受了芥川大队的投降后,高鹏举司令员和叶青参谋长就收到冀热辽军区的急电,要他们速到赤岭与苏联红军的苏斯洛夫将军接洽。

    高、叶二人风尘仆仆地来到苏军驻赤岭司令部的大门前时,卫兵很有礼貌地请他们丢下手中的马鞭子并暂时保管了腰中的短枪。苏斯洛夫将军打量着眼前这对身穿灰布军装戴着八路军臂章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位大眼睛、浓眉毛、高鼻梁、大嘴巴的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于是,他让翻译官问高鹏举和叶青是干什么的,有什么事情吗?高鹏举告诉这位苏联红军将军,他是八路军热北抗日支队的司令员,另一位是参谋长。他们奉冀热辽军区的命令来与苏斯洛夫将军接洽。苏斯洛夫将军听完翻译官的翻译后,“哈哈”大笑起来,把高鹏举和叶青笑得有些发梦了。

    苏斯洛夫将军笑了一阵,然后才说:“不知道我笑什么吧,我笑就笑你们中国共产党在这里怎么有两个司令,一个抗日义勇军司令,一个抗日支队司令,你们两个不打架呀?这不是我们布尔什维克的作法,你们去吧,我已经接受了一个司令了,我不能荒唐地再接受第二个司令。”高鹏举见苏斯洛夫在这个问题上很固执,摇了摇头,和叶青离开了苏军司令部。

    中共冀热辽委员会和冀热辽军区接到高鹏举司令员的电报后,经过仔细研究,决定派出以李运通副司令员为首的代表团与苏斯洛夫将军进行谈判。因为漠北的战略位置太重要了,占据了漠北就等于控制了大半个蒙古高原。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国共两党也该说道说道了。虽说是打虎要靠亲兄弟,但是打没了老虎,亲兄弟就该明算账了。李运通副司令与苏斯洛夫的谈判很艰难,这个固执加倔犟的俄罗斯老头儿对能说一口流利俄语的王司令有很深刻的印象。谈判到最后,李运通副司令拿出了一份《中共冀热辽委员关于对汪那顺党员资格的处理意见》:“汪那顺(王司令)同志,蒙古族,经中共冀热辽委员会和内蒙古特委多方审查确定,汪那顺同志于民国十七年五月,经时任内蒙古特高官韩麟符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负责漠北地区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民国二十三年韩麟符同志牺牲后,汪那顺同志即与组织失去联系。但汪那顺同志十几年坚持抗日斗争,组织一批抗日志士建立漠北抗日义勇军在荒漠老林中与日寇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鉴于上述事实,经中共冀热辽委员会研究并报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恢复汪那顺同志的中共党员资格,党龄从入党之日计算。”

    苏斯洛夫将军看完这份意见后,终于同意研究中国共产党在漠北地区的布局了。商量到最后,这位固执的老头还是同意了中共冀热辽委员和八路军冀热辽军区的意见:1、鉴于热北地区现在没有国民党武装部队的存在,八路军热北抗日支队是惟一接收日军投降的中国武装力量;2、取消八路军热北抗日支队的番号,建立八路军第二十三军分区,高鹏举同志任司令员,黄兴同志任政委,叶青同志任副司令,李山同志任参谋长,二十三军分区暂驻赤岭;3、取消漠北抗日义勇军的番号,建立赤北县支队,任命汪那顺同志为司令,周文国同志为政委,桑杰扎布同志、老二嫂同志为副司令,赤北县支队驻防腾格里旗王爷府。

    谈判完毕后,李运通副司令员还在苏联红军司令部召见了王司令等人。听说有上级领导要召见,王司令非常麻利地就带着老二嫂、桑杰扎布来了。李运通副司令在做了自我介绍后,首先宣读了中共冀热辽委员会对王司令党员资格的处理意见。王司令听后,先是重重地喘了口粗气,接着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地哭了起。,老二嫂在一边看不惯了,又数落了起来,说:“怂种,这哭啥,没这张纸这些年不也挺过来了吗?”桑杰扎布对这份意见很有看法:“你们这事儿整的是不咋着,一说都整了十来年了,闹得清不清浑不浑的。”只是他说的是蒙古话,李运通副司令听不懂。王司令哭了一会儿,心情缓和了一些,哽哽咽咽地说:“我哭出来,心就敞亮了!我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堵得慌呀!我明明举过手入了党的,咋就没有党管我了呢?一直十来多年才见着党,党又管我了。”

    李运通副司令走过来,拍了拍王司令的肩膀,劝说道:“汪那顺同志,别的话就不用多说了,这种情况不止你一个,是险恶的斗争环境造成的。”接着,李运通副司令员又宣读了冀热辽军区的任命令。宣读完任命令后,老二嫂不乐意了,她说:“把我咋整到桑杰扎布下边去了,周文国当政委通过谁了,咋说当就让他当了。”李运通副司令强压住怒火说:“老二嫂同志,这个任命是冀热辽军区和苏斯洛夫将军共同商量的结果,你如果不同意,我们现在就可以把你撤掉,部队也可以立即整编!”王司令一听这话,立马知道轻重了,白了老二嫂一眼,低声说了一句:“不懂的事儿就别乱说!”

    这些人正说着话时,周文国走了进来,跟大家打了招呼。李运通副司令说:“好了,你们司令部的几位首长算是都到齐了,军区把服装也给你们运到了,今天下午就换装,明天开始七天的学习,汪司令你们具体安排吧。”

    王司令郑重其事地说,“往后叫我汪那顺同志好了,别再叫王司令了。”

    “好的,汪那顺同志!”

    屋里的人都笑了。

    汪那顺等人走出苏联红军司令部时,正好看到杨成龙从马上下来。杨成龙是率领骑兵营来赤岭打前站的,八路军热北抗日支队随后就要全部进入赤岭。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桑杰扎布紧走两步,拉着杨成龙的手高兴地说:“姐夫,我们下午换装,要和你们穿一样的衣服了。”杨成龙在桑杰布的肩上拍了一巴掌说:“好啊,桑杰扎布妹夫,咱们哥俩终于可以在一个锅里抡马勺啦!”

    杨成龙和桑杰扎布真会走到一起吗?且听下一卷为您分解。

    这正是:

    论从前打倭寇,兄弟联手血浓于水;

    说今后道不同,刀兵相见血火难融。

    欲知这兄弟二人能不能相认,他们各自的命运又将如何,就让下一卷《血与火》为您细细道来吧。您想,水与火不相容,血与火又将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