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其他小说 > 穿成神医小嫡妃 > 第351章 茶盅下毒药
    吴娘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将自己杯中的茶叶水也一口喝光。

    不过她的眼角就浮现出一抹奇异的光芒。

    “现在你可以走了!”

    宇文卿放下茶杯,杯子与桌面碰触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仿佛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就此定音。

    宇文卿没有丝毫感情在下了逐客令,由于他背对着吴娘,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吴娘没有打算走,反而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宇文卿察觉到身体中的不是眉头一皱,心中浮现出来一丝不安,身子轻轻摇晃。

    他勉力撑住桌角,转过身去看向吴娘,“ 你……你在这茶里下了药?”

    宇文卿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站不住。

    吴娘一边耷拉着鬓角的头发,一边笑着,“王爷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在那茶里也下了点料,不过并不会对王爷造成任何伤害,只是会让王爷变得更让人欢喜而已!”

    说着,吴娘伸出手来轻轻的推向宇文卿。

    宇文卿竟然就这样软绵无力的栽倒在了地上。

    他奋力挣扎,但是浑身上下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心有余而力不足。

    正是在这个时候,吴娘就像一条毒蛇一般,朝他凑近。

    一只手一点一点地攀上他的腰身,另一只手不断地勾勒着他的脸颊轮廓。

    声音悠然如同鬼魅一般,“王爷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黎国公主的吧!”

    宇文卿双手紧握成拳将脸别到了,一边不想看吴娘一眼。

    吴娘对此儿却是蛮不在乎,手上动作一停不停,宇文卿已然成为了她的囊中之物。

    宇文卿不说话,她便自问自答,“其实我娘本就是黎国人,在在于我父亲之前,早就与敌国皇帝珠胎暗结,如今让老东西死了,我便顺理成章的认祖归宗了……”

    宇文卿的额间已经冒出了大颗大颗的冷汗,脸颊变得通红。

    吴娘对此却是相当满意,手中的动作更加的张狂肆意。

    只听她悠悠的叹息了一声,又说道,“我本以为无论如何王爷总有一天会被我打动,至少能把心中的欢喜分我一半,可到底也是我天真了!”

    “如今事情变成这样,也是形势所迫,毓王并不是我心中所好,可我不得不这么做。不过我却只想与王爷相守,可王爷偏偏不懂我的心思,既然如此,那我便只能出此下策!”

    吴娘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宇文卿的衣襟。

    宇文卿双手软弱无力,他紧咬着牙抬起手来,好不容易才抓住了无良的手腕。

    由于用力过度,他脸上手上的青筋布满,眼眶微微泛红,整个人如同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一样。

    吴娘见了却是一点都不害怕,脸上的笑容更甚。

    “王爷你放心好了,这种事不会让别人知道!”

    宇文卿手中的力道加大,声音嘶哑颤抖,“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吴娘双手摊开撇了一眼,宇文卿逐渐袒露的腹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干什么呢?王爷放轻松些,我一定会……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王爷。”

    此时,吴娘已经如同一头饥渴难耐的饿狼一般迫不及待的想要扯开她的衣襟。

    手中动作愈加迅速且粗暴,她将脸颊凑上前去不断的摩擦着她的脖子,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激发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可是她不知道,越是如此宇文卿心中的厌恶,嫌弃和恶心就越盛。

    忽然之间,她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不断加大,几乎要将她的手脖子拧断。

    吴娘疼的叫了一声,慌忙之间抬起头来布满情欲的脸上,顿时变得惊恐万分。

    她看见宇文卿眼神冰冷的盯着她,眸子之中散发着的冷光仿佛坚瑞匕首上的寒光一般,让人心中害怕。

    接着,让她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宇文卿守株待兔不断加大,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吴娘重重地跌在地上,骨头发出清脆声响,疼得她几乎站不起来。

    她伸手按着被摔了疼了的地方,一脸痛苦地侧过头去看向宇文卿,表情愕然,“你,你明明……”

    宇文卿一边从容淡定的站起身来一边状若无似的整理着衣襟,看上去再正常不过哪里有一点中毒的样子。

    只听他冷嗤了一声,满脸嫌恶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就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伎俩也敢在本王面前作弄?这点雕虫小技真是令人恶心。”

    “王爷……”吴娘满脸惊恐,一边含着一边双膝跪地爬到宇文卿身旁,双手抱着他的大腿,眼中泪花闪烁,我见犹怜。

    “王爷,吴娘……姑娘对您一片真情,刚刚……刚刚之所以那么做,也是情之所切,我是因为放不下,所以才不得已用了这种办法,您就当是可怜我,成全我,好吗?”

    宇文卿毫不客气,一脚便踹在了吴良的身上,随后坐在离他稍远的地方,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吴娘,本王念在你父亲对我有过救命之恩的份上,今日之事我不与你计较,但从此之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你若是再想出这种阴险计谋算计本王,本王绝不会轻饶!”

    说道此处,宇文卿顿了顿,随后毫不客气的一声令下,“滚!”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迈开步子离开此处。

    屋子里,吴娘绝望地瘫倒在地。

    很快毓王府的人很快就战了过来,一把就将她从地上搀了起来,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将她送回到了毓王府。

    吴娘刚刚被人带走,宇文卿立马令人烧水沐浴。

    那些被人触碰过的地方,宇文卿用力的擦洗仿佛遭到了什么让他厌恶至极的脏东西一样。

    宫里。

    苏云溪忙活的事情也已经差不多了。

    她一直待在宫里,对外边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想来这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苏芷若就算再怎么不济,应该也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那黎国公主的消息。

    刚刚走到宫门口,苏云溪便看见苏芷若迎面走来。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后说道了个没人的角落。

    苏云溪率先问道,“怎么,有消息了?”

    “你当真不知道那黎国公主是谁?”苏芷若满脸胡疑地打量着苏云溪。

    苏云溪在看见苏芷若这样的表情之后也有些犹疑不定,“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人究竟是谁?”

    苏云溪心想,难不成自己还见过那黎国公主?

    可是她搜肠刮肚想了许久,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