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长安 > 第五百七十四回 不是自杀的上吊
    冷临江掀了下眼皮儿,看到来人,失笑道:“就知道你等不及了。”

    姚杳撇了撇嘴:“明明是你躲懒。”

    冷临江嬉笑一声:“明明是谁?”

    姚杳嘁了一声,蹲下身来仔细查看横在地上的尸身。

    她一眼就认出了那姑娘,正是上晌进入正房盗取四美图的婢女,只是这个时候的她,惨白无血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那姑娘的的身子仍旧是温热的,显然刚刚断气不久,一双眼瞪着,眼仁儿有些凸出,上头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血丝,乌紫色的嘴唇微微张开,舌尖探了出来,一排细细的齿痕印在上头,颜色略微有些深。

    那一头如瀑般的乌发乱糟糟的铺展在地上,染上了灰蒙蒙的泥土灰尘。

    “她叫时春,是安南郡王妃房里的二等婢女,五年前从牙行买进府里,专管正房的点心茶水。”冷临江心安理得的坐着,一脸懒散的开口。

    姚杳头也没抬,翻开时春的眼皮儿,发现她的眼底有星星点点的出血点。

    她又掰开时春的口鼻,从袖中摸出一支竹镊子,在口鼻中找了片刻,随后盯着干干净净的镊子尖儿,沉声问道:“前厅是个什么情况?”

    冷临江一脸茫然:“很奇怪。”

    “很奇怪?”姚杳抬头,微微有些茫然:“中了个箭伤,怎么会奇怪?”

    冷临江无奈的摇了摇头:“世子抬回来的时候,身上血淋淋的挺吓人的,太医署的郑医丞亲自来看的伤,郑医丞最善看外伤,但看过世子的伤之后,却支支吾吾的不敢应承,后来安南郡王妃再三逼问,才说世子这箭伤并无大碍,将箭拔了就是了,可棘手的是拔了箭之后的出血不易止住,还有就是箭上淬了毒,得辨明是什么毒,才好用解药。”

    “他一个空有头衔的世子,谁会这么费尽心机的害他,又是放箭又是下毒的。”姚杳抬起时春的下颌,看到脖颈处两指宽的青紫色的勒痕,她伸手拿过旁边地上的粗麻绳,往那勒痕上比了比,眉峰微挑,抿唇扯出一个诡异的笑来。

    冷临江无奈道:“说的是呢。”他微微一顿:“方才这府里的二管事过来,说是久朝来了,估摸就是为这事儿来的,且看他如何料理吧。”

    姚杳一点都不意外韩长暮会来,甚至觉得他来的都有点慢了,应当是孟岁隔这边一传信,那边他就该急火火的上门了。

    拖到现在才来,她觉得很意外。

    姚杳合上时春的嘴,手在那双瞪得惊恐不甘的双眼上一抹,抬头往扶正的胡床上扫了一眼,冷哼了一声:“这胡床离脚远了点吧。”

    冷临江“嗯”了一声:“一尺有余。”

    姚杳拍了拍手,绕着屋子一寸寸的巡弋着,走到窗下的长条案时,她突然皱了皱鼻尖,狠狠的闻了了两下:“你闻着什么味儿没?”

    冷临江也跟着抽了抽鼻子,皱眉道:“没味儿啊,什么味儿,我可没没脱鞋。”说着,他为了证明自己一样,把脚高高的抬了起来,还得意洋洋的晃了两下脚尖儿。

    鞋尖儿上缀着的拇指大的东珠浑圆温润,格外的醒目。

    姚杳嘁了一声,鄙夷的瞧了一眼那明晃晃的珠子:“老冷啊,你可是越来越骚包了,比大姑娘还爱打扮。”

    冷临江满不在乎的笑了:“人靠衣装。”

    姚杳哑然失笑,弯下身子贴近长条案,若有所思的抬手扇了扇风,眉心紧紧的蹙着,转头道:“你来看看。”

    “怎么了?”冷临江急忙走过去,看着空荡荡的长条案,满腹狐疑。

    姚杳抿唇不语,抽出个帕子递给冷临江,随后用细长而平整的竹条在长条案上仔细刮了一遍,原本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案面上,硬是被刮出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堆积在条案的边上,虽然仍是极少的一点点,但灰蒙蒙的,还是可以看的出来的。

    冷临江见状,赶忙两只手托着那帕子,在条案的边缘接着。

    姚杳把灰尘尽数刮进了帕子中包好,塞进衣袖里。

    冷临江茫然中得见一丝清明,犹豫不决的问道:“怎么了,这条案上有问题。”

    “我怀疑这条案上点过迷香。”姚杳低声道,她将时春的头搬到一侧,指着没有伤痕的后脖颈道:“你看,这里十分的干净,而前头的勒痕靠近脖颈的上方,且与旁边的那根粗麻绳的粗细相符,这样看来,她的确是上吊自杀的对不对?”

    冷临江点头,转瞬又摇头:“看起来是,可偏偏又不是,上吊自杀的,胡床离脚那么远,莫不是她是踩着凳子跳进上吊绳里去的?”

    姚杳挑眉:“是啊,你再看这,”她举起时春的手,那如葱白一般的指尖长得纤细娇嫩,指甲修的圆润而干净,可见活着的时候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双手,她晃了晃那只手:“你看,她的指甲里干干净净的,吊死的时候,她都没有用手扒过麻绳,要知道即便是一心求死之人,在死亡来临的瞬间,也会因为窒息而意识模糊,然后本能的用手拉拽麻绳,从而在指甲里留下些碎屑。她这样干干净净的一双手,只能证明她被挂上房梁的时候,的确还活着,但是已经陷入了极深的昏迷了,完全做不出任何的本能反应了。”

    冷临江听的连连点头:“能让人陷入极深的昏迷的,除了打晕她,也就是用迷香了。”

    畅想中文网

    姚杳点头,把时春的脑袋抬了抬,手穿进她长发,在头颅上一寸寸的仔细按压,并没有发现任何被袭击后的伤痕,身体的其他部分也都完好,便摇了摇头:“现在完全可以排除掉她被打晕这个可能了,时春的口鼻也是干净的,也不可能是被人提前捂的昏死过去了,但她的窒息而亡是做不得假的,那就只剩下迷香了。”

    姚杳隐瞒了时春曾经从正房盗取过四美图,而她又从这间屋子里将此图取走这件事情,她觉得冷临江能够置身事外,知道的越少,越不容易被永安帝忌惮。

    至于时春的死因,姚杳倒是能猜出一二来,或许是时春盗取四美图,被安南郡王妃的人发现,从而将其处理掉了,又或者指使时春盗图的人发现她功亏一篑,又怕她被安南郡王府的人撬开了嘴泄露秘密,从而将其灭了口。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姚杳都无法与冷临江直言,这件事情,要么是由安南郡王府自行处理,要么便是交给韩长暮料理。

    她看着时春的尸身,凝神问道:“时春到底是安南郡王府的婢女,若是安南郡王府将她当做自缢而亡,不肯在京兆府报案,少尹大人,即便这个人的死因有太多反常之处,咱们也是无法插手的。”

    冷临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婢女而已,谁能跟她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要处心积虑的杀害,然后布一个自杀的局,若真是这个婢女有问题,安南郡王府要处置掉,完全可以不惊动任何人,不如此的大张旗鼓,或发卖,或杖毙,都可以做到无声无息。

    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死法,倒像是在示威,像是一种警告。

    想到这里,冷临江的双眼骤然一亮,急切道:“阿杳,你说时春的死会不会和世子的中毒有关系?”

    姚杳茫然的”啊“了一声:“不明白。”

    冷临江道:“世子中箭中毒,连郑医丞都束手无策,而这个时候,又死了个无关紧要的婢女,还是这样一种死法,说是自缢,但略一深查便可以查出是被人杀害的,你说这是不是对世子下手的人在警告安南郡王府,不可擅动,不然世子会和这个婢女一样,会死的很难看的。”

    “这......”姚杳很是愣了一下,神情慢慢的凝固了,她起先只是往灭口或是处置方面去想,而冷临江的话如同一记惊雷,让她顿时豁然开朗了起来。

    是啊,若是安南郡王妃身边的人发现时春的动作,将其处置了,可在她的房间里没有找到被盗走的四美图,这个时候安南郡王府应该早就闹起来了,不会有现在的平静。

    可若是既能杀人灭口,又能杀鸡儆猴,逼迫安南郡王妃交出四美图,那这个时春才是人尽其用。

    姚杳定了定神,伸手在时春的身上来回拍着,摸着,仔细翻找起来。

    冷临江皱眉问道:“找什么,她身上有什么东西?”

    姚杳凝神道:“得找了才知道。”

    听到这话,冷临江神情一凛,也跟着翻找起来。

    进了四月之后,长安城的天气像是一夜之间热了起来,晨起还有一阵阵的凉风,而日头破云而出之后,阳光洋洋洒洒的城中徜徉,空气中就弥漫起淡淡的热浪。

    安南郡王府里有两大盛景,一是遍植柳树,一是碧水环绕,这样渐渐炎热起来的天气,微风掀过水面,带起一阵阵湿漉漉的凉意,成片的柳枝延绵不绝,绿意盎然,树荫婆娑。

    韩长暮得了孟岁隔的传信后,一路策马疾行而来,出了一身的薄寒,汗珠浸湿了鬓角,一路上顶着晌午的烈阳,可那张脸却丝毫不见晒伤红痕,反倒愈发的白净了。

    安奇微微欠着身子,引着韩长暮一行人往前厅走去,恭恭敬敬的态度中带着一丝忌惮防备。

    韩长暮自打走进安南郡王府后,便没有多问什么,紧紧抿着唇角,神情越发的冷淡严肃。

    安奇在旁边低眉顺眼的伺候着,看一眼满脸生人勿进的韩长暮,又看一眼跟在他身后同样冷意缭绕的内卫们,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实在想不出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

    这样的明火执仗,来势汹汹,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事。

    还没走到前厅,就已经一阵阵响彻云霄的哭嚎声,吓得何振福趔趄了一下,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赶忙站稳了身形,看了眼左右,并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失态,他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有太丢人。

    那嚎哭声痛彻心扉,一边哭还一边夹杂着惨呼:“我可怎么办啊!这可让我怎么活啊!我的儿啊,我的儿!”那人哭的直打嗝,痛哭声骤然一停,像是哽住了一样,半晌才透出一口气,继续声嘶力竭的痛哭:“我的儿,是谁,是谁害了你,是谁害了你,母妃,母妃一定不会饶了他,母妃要让他受尽折磨!让他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

    韩长暮转头看了安奇一眼,抽了抽嘴角,这是一向以美貌闻名京城的安南郡王妃?

    韩长暮出身皇亲贵胄之家,又在军中征战多年,听惯了兵卒们的荤话,但没见过泼妇骂街是什么样,此番听了安南郡王妃的哭嚎,他以为虽然没有半个脏字,但跟泼妇骂街一样凶悍。

    安奇也脸色难看的尴尬的笑了笑,安南郡王府这下子丢人丢大发了,什么脸面尊荣,都被郡王妃给嚎没了。

    一行人各怀心思的走到前厅,安南郡王妃的哭声愈发的震耳欲聋了。

    安奇下意识的想要捂耳朵,克制了半晌,才愁云惨淡道:“司使大人,我们世子受了重伤,郡王妃娘娘悲痛欲绝,怕是,怕是没法招待司使大人了。”

    韩长暮也神色凝重:“本官有事要请教郡王妃。”

    安奇无奈的点了点头,站在门外,隔着暗黄色的竹丝门帘,低声回禀道:“娘娘,内卫司司使韩大人到了。”

    话音方落,如玉便打帘儿出来,光亮在转瞬间落进屋内,她行了个礼,一脸沉重:“婢子见过司使大人,世子重伤,娘娘要照顾世子,无暇见司使大人,司使大人请回吧。”

    韩长暮脸色一变,自打他入京以来,还没吃过这样硬邦邦的闭门羹,但他似乎对这个闭门羹早有预料,从袖中抽出早前准备好的信笺递给如玉:“把这个交给郡王妃。”

    如玉愣了一下,接过那信笺,满腹狐疑的转身进了屋。

    不过片刻功夫,如玉便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恭敬道:“司使大人,娘娘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