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穿越小说 > 谍涯无痕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最后赢家
    “既然如此,那就好说了。士群是老朽的徒弟,阿珍是老朽的契女,论起来他们也是兄妹的关系。林局长,你和士群之间有点误会,能否看老朽的薄面,就此揭过,如何?”李云卿问道。

    林创对这老家伙非常不爽,你特么什么东西?在老子面前倚老卖老,也不打听打听,你够格吗?

    于是,林创脸色一正,道:“李老前辈,有句话林某不得不说,李副主任分明是故意针对,请问误会二字何来?”

    《基因大时代》

    “这个……。”李云卿被噎了一下,心想,这个小年轻浑身是刺,还真不好弄啊。

    他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李士群,心知自己这位弟子心高气傲,不可能当面向林创低头,少不得还得自己转圜。

    于是道:“士群已经知错,这不,”他指了指地上的金条和布料:“他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赔礼,我看就此揭过,再也休提,如何?”

    林创眉毛一挑,道:“这么多东西很贵重么?林某还真不清楚,区区数根金条竟然能入李老前辈法眼。”

    李云卿有些挂不住,面露不悦之色,道:“林局长,难道老朽的薄面也不给么?”

    林创微微一笑,道:“看在我姐的面子上,按说应该给。可请问,李副主任设局给林某难堪时,想过我姐的面子吗?由己推人,李老前辈应该不难知道林某的意思。”

    “是啊,干爹,你只知道维护我大哥的面子,你想过我的面子吗?小明是什么人,大哥不会不知道吧?如果看我的面子,两个人有什么事不好商量,非要设圈套置人死地?别说我不给你面子,换个角度,如果小明刻意为难我大哥,我也不会替小明说话。”佘爱珍接口,毫不客气地质问李云卿。

    她嗓音沙哑,显然林创没来之前,她已经大吵大闹过了。

    “事情已经出了,难道你忍心看着林局长把你大哥怎么样了?”

    “那是他自找的!我跟小明的关系,你刚才也说了,情逾骨肉,我大哥他完全可以好好利用,有什么事明讲就是,为什么要下黑脚?噢,小明被他拌了一跤,你要他笑着面对此事,扑打扑打身上的土,说没事?你们想什么呢?金条、布料全拿走,我们不稀罕,从此往后你们谁也别登我的门!”佘爱珍越说越激动,见李士群低着头一个屁都不放,不由气急,手指门口下了逐客令。

    “阿珍,别这样好不好?你大哥错了,就给他留点面子吧。”叶吉卿柔声道。

    “你不提我还忘了,你也是个没良心的!”佘爱珍怒道:“小明去香港,特意给你问医问药,还给你买了不少洋货,这些事你们两口子都忘了吗?”

    叶吉卿讪讪而笑,对李云卿道:“师父,你看,阿珍连我都埋怨上了。”

    李云卿道:“她是妹妹,你是嫂子,让着她点,别跟她一般见识。”

    叶吉卿笑了笑道:“师父,这次不怨阿珍,士群做事的确欠妥。其实,我们一家向来跟林局长关系很好,士群平时也对林局长非常敬佩。这次一定是受了小人挑拨,他已经后悔了。”

    说到这里,叶吉卿看向林创:“林局长,士群的性格是宁折不弯,这次他求到阿珍这里,其实已经表明态度了。这样,我代他向你道歉,请你放过他这一遭。”

    说完,叶吉卿站起来,向林创鞠了一躬:“林局长,对不起。”

    “不不不,李太太,不敢当,不敢当。”林创赶紧站起来避开,又对佘爱珍道:“姐,快扶起李太太来。”

    佘爱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扶住叶吉卿。

    “李太太请坐。”林创道。

    佘爱珍扶着叶吉卿,让她坐到沙发上。

    林创见她坐下,自己才重又坐回去,看向佘爱珍,道:“姐,你看?”

    佘爱珍一听这话,就知道林创心软了,不想再追究这事了。想一想也是,有自己横在这里,他能怎样?

    还有,自己大吵大闹、连摔带砸,也只是一时气愤,要真跟干爹和师哥闹掰,一点情分都不要,自己还真做不到。

    于是,佘爱珍道:“行吧,这事我做主了,谁也不要再追究了。大哥,咱丑话说在前头,以后别再干这事了,亲者痛仇者快。”

    李士群不答,羞愧地低下头。

    林创回头吩咐易莲花:“莲花,给老高打电话,让他把胡逢治的尸体转给特工部。”

    “是,先生。”易莲花答应着去打电话。

    林创又问李士群:“李副主任,你看,是不是让万处长去领一下?”

    李士群一听林创把胡逢治的尸体主动交出来,知道他是真的不再计较了,当即点点头道:“好。”

    易莲花和李士群分别打完电话回来。

    李士群对林创道:“林局长,谢谢。吉卿有句话说得对,我确实是受了小人挑拨……。”

    林创摆摆手,没让他继续说下去,道:“不要再提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哈哈哈……,好,好一个‘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林局长果然是人中龙凤,有胸怀、有气度,老朽佩服。”李云卿见事情圆满结束,不由地畅怀大笑。

    “干爹,小明行事非常大气,从来不会搞阴谋诡计。”佘爱珍说罢,狠狠剜了李士群一眼。

    李士群讪讪而笑。

    “我就说嘛,小明不是外人,他不会真生气的。不要说他姐的话他听,我的话也好使。”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吴四宝见老婆的气已经消了,胆气一壮,适时跳了出来:“林花,春红,赶紧收拾一下。金条别动,我来。”

    说完,他亲自蹲下身子,费劲地把十根金条捡起来,抱在怀里:“师哥,你这礼都送出来了,肯定不好意思收回了,再给你就是打你的脸了。小明,你那么有钱,给你也不会要,要了就太丢份了。这样吧,我就受累收着了,你们谁也别谢我哈。”

    “哈哈哈……,他倒捡了个便宜。”李云卿笑道。

    “慢着。”林创见吴四宝抱着金条就往卧室里走,连忙叫住他。

    “不是,小明,你不会真收吧?”吴四宝把金条往身后一藏,问道。

    “守正受了委屈,总得给人家点补偿吧?见面分一半,给我五根。”林创道。

    “行了吧你,你不知道金条是我的命?你想要我半条命?你姐可是把我脸都抓烂了,我也受委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