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穿越小说 > 调教静儿 > 第十五章 回忆完
    ()    杨静在客栈柴火堆前看见很多的木条,拿起一根有筷子粗的木条,四十多厘米长,拎了拎,感觉很轻便,心想打一两下就会断把,如果断了….想想哥哥的怒火会变得如何的一发不可收拾,心中就不寒而栗赶紧扔掉手中的木棍,又开始重新选择起来。

    杨静再次拿起一块木条,厚大概两厘米,宽八厘米左右,拎了拎,感觉挺沉的,打人倒是不会在断了,不过在哥哥现在的怒火冲天的情况打下去,那个….那个…静儿还会不会有命啊,仿佛已经看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吓得静儿一个寒颤就丢掉了手中的木条。

    在柴堆前呆呆的站了会儿,想想哥哥应该不会不惩罚自己了,无奈之下静儿只好再次选择起木条来,竟然不能选太小被打断了,也不能去选太大太厚的木条把自己打得很惨,那就选不大也不小的木条好了。

    在柴堆前翻找着,一会儿功夫,杨静从里面找到一根有点弯曲不直的木条,厚大约一厘米,宽三厘米,长四十多的木条,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毛刺,打在身上应该还是很痛的,杨静在石头上面打磨了片刻,虽然依旧还是有毛刺,但不在锐利了,已经平滑很多,造不成很尖锐的伤害了。

    在木条准备好了以后,杨静磨磨蹭蹭的来到杨天房间的门前,心中的恐慌,对疼痛的惧怕,使得杨静不敢在跨进去一步,心中天人交战着。

    杨天正在思考如何在家族财富已经失去的情况下,该怎么规划今后的出路,在没有太多异世的资料下,杨天也陷入了困境。门口断断续续的响动惊醒了杨天。

    “进来”意识到应该是杨静回来了,杨天恢复了冰冷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杨静身体微颤的推开门,反身关上门锁上插销,小心翼翼的走到杨天面前,拿着木条的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静等了一刻钟,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房间静悄悄的显得格外的平静,杨静已经在这平静之中无所适从,心里压力也增大彷徨起来。

    “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吗,如果不知道的话,等会儿的惩罚我会加倍的。”轻飘飘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杨静满怀的压力也终于喘了口气,心理也获得了宝贵的呼吸空间。不过在静儿明白哥哥话里意思,新的压力又陡然升起。

    杨静紧张的想了下,没能想出该干嘛,眼睛不由求助般望向杨天,但在杨天冰冷冷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静儿该接受惩罚了。”在杨静收回目光时脑里灵光一现,结合此时此地的场景应该就是接受哥哥的惩罚了,虽然未必答案正确,但模糊的答案也应该是好的了。

    “那还等什么呢?”杨天伸出手,示意杨静把木条递来。

    接过杨静的木条杨天拎了拎,感觉并不是很重,看到上面的打磨痕迹,不由的感慨静儿一个女孩的心巧仔细,连挨打也还有这么多的心思。

    “知道你犯了哪些错误吗?”

    杨静眨了眨眼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哥哥的提问,就没有回答哥哥的提问。

    “竟然你还不知道,做哥哥的就提醒你一下,不过提醒的代价会加十下惩罚,希望能对静儿有过教训。”见到杨静没有打算回答自己的提问,杨天的怒火又小小的升高了一截,随口就加了惩罚数量。杨静听到后心里满恼悔的。

    “在哥哥这里骗财物去赌博,这是错误一惩罚十五下,赌博有多少就想输多少没有限制,没有限制的赌博这是错误二惩罚十五下。透露出很多的财物又没有保护的能力,这是错误三,惩罚十五下。在事发后不立即找哥哥解决,磨磨蹭蹭错失良机这是错误四,惩罚十五下。四条错误共六十下惩罚,加刚刚提醒十下惩罚,总共惩罚七十下。”杨天平静的说完。

    “打哪里…..”杨静弱弱的问。

    “这刚才倒是忘说了,是我的不对,恩…..就打手心吧,不过不许反抗,手也不许躲闪,否则躲一下加罚五下,原先打的一下不算。就先从左手开始吧。”

    杨静弱弱的望向杨天,见到的只是冰彻冻骨的脸sè,不敢在过于拖延,只好诺诺的举起左手像是有千斤重般为难。

    “嗖….”木条的风声响起,杨静左手立即显现一条红sè的木痕,剧烈的痛疼很快就从杨静的左手上传到了大脑里,杨静的左手条件般反应缩回,抬到嘴前吹过不停。

    “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这才刚开始呢,恩……如果再缩回放嘴前吹也加五下惩罚好了,静儿愿意一直加下去,哥哥也不会阻拦,就看静儿的手硬还是哥哥的木条硬了。”哥哥冰冷的声音传来,静儿不由得再次打了一寒颤。

    看着手里的红sè痕迹,想到还要再增加更多的红痕,杨静害怕的哭出声来,可怜的眼神望向杨天,但杨天不为所动,依旧冰冷冷的。只好无奈的再次伸出左手。

    “嗖…..”木条的声音再次响起,疼痛也再一次的传来,杨静的左手想要再次缩回,但抬头看到杨天似笑非笑的眼神,想到缩下手就要多五下,杨静硬生生的忍住缩手的念头,颤颤的手依旧还是举着的。

    “啪…”声音依旧响起,杨静的痛似乎越发的难以忍受。

    “啪….”还是那声音。

    “啪….啪..啪啪…”拍打的声音接连的响起,杨静的手似乎已经忍受不下去了,但好像总有一股力量在支撑,虽然疼痛但依旧弱弱的举起。

    “已经三十下了,算是你的左手为错误一骗哥哥和错误二无限制的赌博买了单,希望静儿以后不要再犯这两个错误了。现在举起你的右手吧,为你的错误三和错误四买单了。”

    杨静看到自己的左手已经肿起厚厚的一层,血丝晶莹剔透的在手掌上显示,上面也布满了紫红sè的小点,那是肌肤已经被打破所留下的血痕,肿胀手指也无力在合拢,整个手也麻木了。

    想到右手也要接受这样的惩罚,杨静的天空昏暗无比,麻木的举起右手等待哥哥的惩罚。

    “嗖…”虽然左手已经麻木,疼痛感觉也不厉害了,可是右手才挨打,疼痛依旧是那么的鲜明,让杨家忍不住又想躲闪了,不过潜意识里杨天的冰冷占了上风,杨静也忍住要缩回的右手。

    “啪….”新一轮的惩罚又开始了……

    三十下的惩罚让杨静的右手跟左手也不在有什么差别了,同样的晶莹剔透,同样的布满了紫红sè的血点,肿胀的手指也同样的无法合拢了。

    “这三十下惩罚,算是你的右手为你的剩下的错误买单了,希望静儿不要再犯。至于还有十下的惩罚看静儿接受惩罚的态度好就免了吧。”

    看到杨静呆呆的眼神,杨天不由的心疼起来,拉起杨静呆板的手,看清了有些血肉模糊的双手,凄惨的双手冲散了杨天的怒火,心里也冷静了下来,当平静下来的心再看杨静的手,杨天开始埋怨自己对妹妹的惩罚过于严厉了。

    杨天心疼的拿出外伤药,小心翼翼的擦在杨静肿胀的手掌上,那小心谨慎的模样似乎手里捧着的是一颗无价之宝的明珠,生怕掉地摔碎了。杨天小心的模样在杨静的心里终于留下了一丝温情,也驱散了刚才杨天那冰冷冷的脸孔。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在杨天仔细呵护下,杨静也再次的恢复了活泼少女形象,变得再次好动了起来,在休息几天后杨天两人又接着上路,直到遇到那一高一痩同往燕城的两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