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七十二章 侦查定律
    老刑警说道:“这回倒是没坏,拍到了魏家那个小儿子从家里出来,衣服内的怀里揣着什么东西,进入了消防通道。然后就被电梯控制箱里面的电,连同他奶奶一起给电死了。”

    赵婧说道:“我就知道电梯突然停下来,是他搞的鬼。”

    老刑警说道:“也许他只是想恶作剧,吓唬一下你们。”

    赵婧说道:“那丢砖头砸我们,也是恶作剧了?”

    老刑警疑惑地看了赵婧一眼,说道:“有人给你透风了?”

    赵婧说道:“没有啊,我只是推断罢了,透什么风?有证据显示确实是那小子丢的砖头吗?”

    老刑警说道:“是的,我们后期进行了大量比对,发现魏家小儿子的一双鞋上的泥土残渣,与丢失几块砖头的工地上的泥土一致。此外,因为我们的设备不够好,没查出什么可疑之处,确定了泥土疑点之后,我特地将他的指甲缝里面的物质邮寄到了更发达地区的实验室,通过高科技检验,得出他指甲缝里面有细微涉案砖头残余的结论。”

    我将刚盛上热水的茶壶放到茶几上,同时摆好几个茶杯,说道:“那么先进啊现在的措施。”

    赵婧说道:“那当然,理论上,只要两个东西相互接触过,哪怕在分子层面上,都会互相在对方表面留下物质的。这个理论,帮助很多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

    说完,她拿起茶壶一一给三位警察身前的茶杯倒上热茶。

    老刑警笑道:“你肯定是看过李昌钰博士的书。”

    赵婧也笑了,说道:“是的,我确实是在他的自传上学到的这个知识。”

    老刑警说道:“可惜,物证有了,口供是永远无法获得了。”

    赵婧说道:“虽然我对魏家一老一小的死也抱有一丝遗憾,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我们起码可以确定今后敢随便走在我们家这栋楼的楼下,不用再担心有东西莫名其妙砸下来了。”

    老刑警说道:“还是万事小心为妙,现在随着高楼小区越来越多,哪怕不是故意,也会有东西不小心掉下来砸到人的。”

    我说道:“要不我们要求物业,多装几个摄像头,长期固定朝着楼上拍,看以后谁家熊孩子敢乱丢东西。即使是不小心掉落的,从民事角度,也利于受害者追偿。”

    赵婧说道:“是啊,要是找不到丢东西的人,整栋楼的人都可能会被民事起诉,然后共同赔偿受害者。”

    当时对高空抛物的立法没有完善,因此大部分地方都是这样的处理方式。

    到了2021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条这样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

    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规定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发生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的,公安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

    2021年3月1日起,我国刑法增加了高空抛物罪,是指从建筑物或者其他高空抛掷物品,情节严重的承担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法定责任,自施行。

    老刑警这时候说道:“嗯,这个办法好,建议推广,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也省了我们很多工作。”

    我说道:“你们查清是谁丢的砖头之后,会出一个最终结论的吧。看来这一回,魏宁山夫妇俩作为监护人,要赔偿冤死的小女孩家属一大笔钱了。”

    老刑警说道:“是的,我们当然可以向小女孩的亲属出具这样的证明,方便他们索赔。”

    我说道:“按照魏家怼天怼地的一贯作风,搞不好还会就触电身亡的事情起诉物业。”

    赵婧说道:“看来这个小区注定就要官司不断啦。”

    老刑警说道:“我之前听物业的说,你们两家的纠纷起因是魏家侵占了你们家的露台,但深层次的原因,是魏宁山想低价买下这个凶宅?”

    赵婧说道:“这都被您挖出来了呀,厉害。”

    老刑警笑着说道:“就物业那几个小年轻,一开始不说实话,我吓一吓,他们连受了魏家小恩小惠的事情都全部说出来了。”

    赵婧说道:“人命关天,他们不说才不正常呢。”

    老刑警说道:“我倒是还有一个疑问。”

    赵婧说道:“什么疑问呀。”

    老刑警说道:“这个屋子死过一个老太婆,你们没有计较买下来,现在隔壁家又死了两个人,你们居然还那么淡定?”

    赵婧说道:“黄叔,您这样问可就有点那个了啊,搞得我们像是嫌疑人一样了。”

    老刑警摆手说道:“没有没有,我可没说你们是什么嫌疑人。你们两个说严格点,也算是受害人,我只是没想到你小赵一个姑娘家,还有韦策,还在读大学,胆子居然那么大。”

    赵婧说道:“死人有什么好怕的,我当时读书的时候上法医学课程,还敢一边啃着包子,一边上解剖课呢,虽然当时只是放图片,没看到真的尸体,但是我将装包子的袋子放在教材腐败巨人观的照片上,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呢。”

    我说道:“我从小在监狱农场长大,鬼故事听多了,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死人,但是晚上去坟地探险啊,去医院太平间捉迷藏啊这种事情干多啦,当然也不怕这种玩意儿。”

    老刑警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说道:“怪不得你们两个胆子那么大。好了,我们茶也在喝了,天也聊了,接下来,还是要给你们两个做一下询问笔录,毕竟,魏家那小子是因为想坑你们两个而触电身亡,并害死了他自己奶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