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六十二章 无法调解
    赵婧也笑着说道:“警官,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是受到了他们的威胁,所以才做的自保行为。”

    带队警察回头看向前方,说道:“本来是普通的邻里纠纷,现在搞不好要变成刑事案件了,真是麻烦。”

    车子很快来到派出所。

    在一间办公室里,两名年轻的男警察和女警察给我和赵婧做了笔录。

    将笔录做完之后,之前那名带队的警察走进办公室,说道:“魏宁山和他老爹对打烂你们玻璃的事实供认不讳,但他们依然不认为那是犯罪。”

    我说道:“那他老婆袭警的事情呢?”

    带队警察说道:“这个跟你们关系不大,我过来主要就是想问一下你们,我们打算对他们两个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当然,前提是你们不打算谅解他们。”

    赵婧说道:“那就看他们的态度如何了,是吧老公。”

    我点头说道:“对,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他们乖乖认错,我们可以不追究。”

    带队警察苦笑着说道:“他们两父子现在是死不认错,但愿意赔钱。”

    赵婧说道:“那还谈什么谅解。”

    带队警察说道:“我只是打算调解一下而已,你们打算怎么办我无权干涉。”

    赵婧说道:“他们具体想怎么样。”

    带队警察说道:“他们打算和你们聊一聊赔偿的事宜,赔偿到位,你们主动谅解也可以的。”

    赵婧说道:“可以,观其言听其行。”

    我说道:“可以。”

    接着,我们被带队警察带到一间会议室。

    戴着手铐的魏宁山和他父亲,坐在会议桌的一端。

    我和赵婧在他们对面坐好之后,带队警察说道:“魏家父子,你们说一说你们愿意赔多少钱吧。”

    魏宁山这时候说道:“五千。”

    我站起来,说道:“那没得谈了。”

    魏宁山这时候说道:“等我出去,想办法找到警察的领导,那可不是五千的问题了,到时候你一分钱都没办法拿到。”

    带队警察两眼一瞪,说道:“这句话你在我面前说了起码七八次,你有种就去找我们领导,但是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找到谁也不算数,你们双方找谁都没用,我只相信法律,不讲人情。”

    魏宁山冷笑着说道:“你会后悔的。”

    带队警察脾气也上来了,说道:“来来来,我给你电话,你有种打电话给任何领导,他们愿意帮你说半句话,我就找更大的领导告状去。”

    魏宁山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拿电话来。”

    带队警察扭头对身旁的一名协警说道:“把隔壁的无线电话拿过来,当着我们的面打,我倒是要看看哪个领导敢帮你。”

    很快,那名协警将一个无线电话座机拿了过来。

    魏宁山说道:“我要看电话本。”

    带队警察冷笑一下,说道:“没问题,但是不许用你自己的电话打,要用座机打。”

    将自己的手机拿到手之后,魏宁山眯着眼睛,对着手机电话本,用摆在他面前的无线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接通之后,魏宁山低声下气地说道:“喂,请问是梁局长吗?”

    电话那头说道:“你是谁。”

    魏宁山说道:“我是老魏啊。”

    电话那头说道:“哪个老魏?”

    魏宁山说道:“就是您高中同学,王处长的朋友,看风水的,我们一起吃过饭。”

    电话那头说道:“哦哦哦,你有什么事情吗?”

    魏宁山说道:“我被您的手下抓了,希望您能帮帮我。”

    电话那头说道:“神经病。”

    “嘟嘟嘟...”

    电话挂掉之后,魏宁山尴尬地看了我们一圈,说道:“梁局长可能太忙,我找王处长去。”

    带队警察冷笑一下,说道:“找找找。”

    魏宁山对着手机电话本,用座机再次拨通另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魏宁山说道:“老王啊,我是魏宁山。”

    电话那头说道:“老魏啊,有什么事情?”

    魏宁山得意洋洋地看了我们一眼,继续说道:“我现在在派出所呢,就是梁局长那个分局的,你能不能帮我跟梁局长说说,帮我一个小忙?”

    电话那头说道:“你犯了什么事情啊?”

    魏宁山说道:“就是砸碎邻居家玻璃而已。”

    电话那头说道:“你怎么那么犯糊涂啊?”

    魏宁山说道:“哎呀隔壁欺人太甚,所以我一时忍不住,属于正当防卫。”

    电话那头说道:“好吧,哪个派出所?我帮你问问老梁,我过会儿打电话给你。”

    魏宁山将派出所名字告诉对方,再电话挂掉之后,斜眼看了一眼带队警察,说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给我等着瞧,到时候有你们好果子吃。”

    带队警察冷冷瞪了魏宁山一眼,不再出声。

    “嘟哒嘟哒嘟哒!!!”

    过了几分钟,带队警察的手机铃声响起,于是他笑了笑,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小张。”电话那头说道。

    带队警察对着手机说道:“梁副,是我。”

    这时候,魏宁山对赵婧挤了挤眼睛,小声说道:“小美人,待会儿叫我亲哥哥我就饶了你。”

    赵婧和我同时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用鬼话说道:“老婆,这小子真不会找到人说情吧?”

    赵婧也用鬼话说道:“老公你放心好了,我相信警察们,不会屈服的。”

    我用鬼话说道:“嗯,我也相信警察的公正。”

    与此同时,带队警察手机那头,一名中年男子用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刚才接到一个朋友电话,说要帮他的朋友说情,我问了你们所长,说是你主办的,是什么回事啊?这人被抓了竟然还有机会往外面打电话?这才是我找你的原因!”

    带队警察说道:“这不是李局上次教我们的吗?现在要深挖犯罪分子背后的保护伞,所以要是有哪个犯罪分子太嚣张,号称要打电话给领导,可以考虑在不影响侦查的情况下,用录音电话给他打,如果真有领导敢干涉我们办案,我们就将录音转上级处理。现在这个家伙的犯罪事实基本已经可以认定,人证物证均齐全。但是他嘴巴非常不干净,在我这里装大尾巴狼,所以我就看他打给谁,看谁敢来说情,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