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五十三章 物权法定
    赵婧说道:“刚才在我们家露台的时候,我没仔细看,但侵占得应该不是很明显,所以导致我们没有发现。”

    我说道:“要是仔细看应该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赵婧说道:“所以这个姓魏的,还有这家物业公司,胆子也忒大了点,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收拾一下他们才行。”

    我说道:“先把垃圾的问题处理好再说吧。”

    这时候,赵婧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座机号码,接通之后,物业小张的声音传来:“你是3号楼1501的业主是吗?”

    赵婧说道:“是啊。”

    物业小张说道:“你们现在回家里等一下,待会儿有几个保洁员上去,帮你们清理一下露台的垃圾。”

    赵婧说道:“好的。”

    挂掉电话之后,赵婧拉着我的手起身,说道:“走吧老公,我们先回去。”

    回到3号楼1501号房,过了一会儿,一男两女保洁员进入我们敞开的房门内,为首的那名男子说道:“老板,我们过来给你们清理一下露台上的垃圾。”

    赵婧说道:“好的。”

    男子左右查看了一下,说道:“露台在楼上吧?”

    赵婧这时候说道:“是的,对了,我们屋子里面灰尘也很多,能不能给你们一点钱,麻烦你们也一起打扫一下?”

    男子跟另外两名保洁员低声商量了一下,说道:“两百块钱包完,可以吗?”

    我和赵婧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用不发声的鬼话说道:“两百块钱可以的。”

    于是赵婧点头说道:“行,两百就两百,但是你们要打扫得干净一点哦。”

    男子笑着说道:“老板说笑了,我们就是干这个的,给我们两个小时,保证这里变得一尘不染。”

    接下来,三名保洁员开始动手打扫垃圾和屋子。

    赵婧这时候从挎包中拿出一包纸巾,仔细将客厅中那个巨大的红木沙发的中间位置擦干净,说道:“老公,我们坐这里等他们干完活吧。”

    我走到赵婧身边坐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今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小窝啦。”

    赵婧靠在我的肩头,噘着嘴说道:“就是遇到了讨厌的邻居。”

    我说道:“是啊,垃圾的问题倒好处理,隔壁姓魏的侵占我们露台的问题,怎么解决好呢,打官司?”

    赵婧想了一下说道:“可以打官司, 民法通则第几条来着,规定,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

    当时施行的民法通则还是1987年版,赵婧说的是当时版本的第七十五条第二款。

    而《物权法》一直到2007年才出台,才有了该法第七十一条关于“业主对其建筑物专有部分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业主行使权利不得危及建筑物的安全,不得损害其他业主的合法权益。”的规定,以及第二百四十五条关于“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权请求返还原物;对妨害占有的行为,占有人有权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因侵占或者妨害造成损害的,占有人有权请求损害赔偿。占有人返还原物的请求权,自侵占发生之日起一年内未行使的,该请求权消灭。”的规定。

    因为写百万字的星旅,耽误了一下时间,阎王爷竞选的时间也因此推后。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也都出来了,《物权法》也随之失效,但为了学习,我还是留着上面那段。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二百七十二条、第四百二十六条跟前述《物权法》规定类似,不再占用篇幅。

    由此,我们现在当然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上述两条规定就魏家的越界砌墙行为提起民事诉讼,但2001年那会儿当然还不能以此为法律依据。

    我说道:“那行,我们先跟那个姓魏的风水先生初步接触一下,如果谈不来,那就打官司。”

    赵婧说道:“不过我还发现一个问题。”

    我说道:“什么问题呀。”

    赵婧说道:“我在房产局的时候仔细看了这房子原来的房产证,上面并没有将露台画进房产证里面呢?”

    我说道:“那表示?”

    赵婧说道:“那表示这个露台是开发商赠送的,我们没有产权,最多只有使用权。”

    我说道:“那打官司就不一定能赢了?”

    赵婧说道:“不知道啊,我也没有相关的经验,嗯,我要翻一下书。”

    说完,她从挎包中拿出一本巴掌大,五六厘米厚的《常用法律法规》。

    学法律的人都知道这种“小厚书”,是我们复习考试的“神器”。

    翻了一下“小厚书”之后,赵婧一边看着书本的其中一页,一边念道:“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还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

    我说道:“嗯,我们到时候也可以再加上这条作为我们的诉讼法律依据。”

    赵婧说道:“如果和魏家谈不拢,我还得去问问律师前辈。”

    我笑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懂呢。”

    赵婧白了我一眼,说道:“你现在还是法学生,不懂我们工作以后的情况,律师也各有专长,更何况我还没考上,别说我们律所了,法官和检察官也是各有自己的专长,特别是法官和检察官,也是分不同庭室或者科室的,就好比医院的妇科和儿科医生,虽然都是学过基础医学的,但是让他们突然换科室,对新业务还是会生疏的呀。”

    我点头说道:“也是哈。”

    赵婧说道:“哎呀不说这个讨厌的事情啦,老公,这个房子所在的地段还真是不错呢,你去学校上学坐一号线三站就可以直达学校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