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四十六章 老鬼跑路
    李链摇着头说道:“怪不得。”

    这时候,赵婧回到包厢中,身后跟着一名女服务员,端着一个装有几个琥珀色热水玻璃杯的盘子。

    喝了一点蜂蜜水之后,我假装不胜酒力,趴在台上休息起来。

    听着他们继续觥筹交错的声音,我心想,这个法魂律几乎已经渗透到了法师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我能倒背如流,但是就如刚才赵婧说的,没有一些案例指导,我还真不知道利用法术来拼酒也不行。

    实际上很多世俗的法律也是这样的,法条规定不可能做到完美,所以只能通过一些司法解释,或者指导性案例,来对法条加以理解。

    而且,其实从法魂律的立法目的上来看,不能用法术来拼酒,虽然法条里面没有明确,但是从这个行为上来看,其实也可以在总则里面推导出来法魂律是禁止这种具体行为的。

    只是我刚接触法魂律,包括世俗法律,没有学会从立法目的的角度去考虑一件事情是否违反了相关规定罢了。

    看来我学法律学对了,跟当法师,其实有一些互通之处的哦,哈哈。

    这时候,我的手机又开始振动起来。

    我拿出手机一看,是爷爷打来的。

    于是我起身对大家说道:“我爷爷打电话给我,我出去接一下。”

    赵副校长点头说道:“去吧。”

    走出包厢外面,我接通电话,爷爷在电话里用鬼话说道:“你飞哥失踪了。”

    我也用鬼话说道:“什么?他不是经常去浪迹天涯吗,为什么说突然失踪呢。”

    爷爷说道:“我刚才想去看看青龙,发现青龙不见了,包括金洞内的老祖宗肉身,还有那些金银财宝,还有鬼家丁们,也全都不见了,所以我怀疑,你飞哥携款潜逃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又变回穷光蛋了?”

    爷爷苦笑着说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些干什么,我估计,飞哥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说道:“那我们家族秘密持股的那些公司...”

    爷爷说道:“我查了一下,全都被飞哥瞒着我给抛售了,那些被我控制的职业经理人,全都被飞哥变得不认得我。我们家现在,最有钱的就是拥有几十颗钻石的你了。”

    我说道:“你怎么确定是飞哥干的?”

    爷爷说道:“除了他,还有谁知道哪家公司是我们家族控制的。”

    我说道:“也是。”

    爷爷说道:“你没有和赵家丫头说起过我们家族的秘密吧。”

    我说道:“我就提到过金洞,然后她就让我不要说了。”

    爷爷说道:“那我更加确信是飞哥干的了。”

    我说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干呢,我们家族几千年的基业,说没有就没有了吗?”

    爷爷说道:“至少还在飞哥身上吧。”

    我说道:“会不会是消失已久的老祖宗干的?”

    爷爷说道:“也有这个可能,但是老祖宗的大局观比飞哥要高,不会这样损害家族的利益,所以我还是认为飞哥这小子的嫌疑最大。”

    我说道:“一个几百年的老鬼,要这些钱干什么呢?”

    爷爷顿了一下,说道:“我猜,这小子会不会是想去竞选阎王爷?有这么一大笔钱,转换到地狱银行,足够他的竞选经费了。”

    我说道:“那我们怎么办,去地狱把他抓回来?”

    爷爷说道:“首先,我们两个都没有资格去地狱,其次,哪怕我们去了,也找到飞哥了,我们两个加起来还是打不过他的。”

    我说道:“那我们就这样干看着我们家族没落吗。”

    爷爷说道:“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么办法。”

    我说道:“好吧,没有这份责任也好,我经常想着以后要管理那么巨额的资产,头都疼。”

    爷爷说道:“你那些钻石,在哪里。”

    我说道:“全部变现了,我打算用来买房。”

    爷爷说道:“嗯,也行,起码算固定资产。”

    我说道:“那这个消息,我要不要告诉赵婧。”

    爷爷说道:“她知道你将来要管理这些资产吗?”

    我说道:“应该不知道吧,我倒是没说那么多。”

    爷爷说道:“那还是不要告诉她了,毕竟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

    我说道:“嗯,那就不说,反正她看起来也不想知道。”

    挂掉与爷爷的通话之后,我回到包厢,继续和大家吃吃喝喝,一直到晚上十点,我们才陆续散去。

    赵婧因为喝酒了不能开车,所以我们两个决定打车回家。

    在出租车后座上,赵婧斜靠在我怀里,用不发出声音的鬼话说道:“老公,爷爷打电话给你是什么事情?”

    我也用不发声的鬼话说道:“哦,就是说飞哥很久不现身了,也没留下什么口信,问我知不知道飞哥去哪里了而已。”

    赵婧说道:“哦,我们家老鬼也是经常不告而别的,你知道飞哥去哪了吗。”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

    赵婧说道:“嗯,那你第一次出去,还出窍了,是什么事情呢?”

    我说道:“今天去交学费的时候,我们四个跟一个同学因为排队问题有了点小矛盾,没想到他听到我们今晚要在富淳饭店请老师吃饭,然后晚上跟了过来,还拍了一张照片。”

    赵婧睁开眼,说道:“那你处理好这件事了吧。”

    我笑道:“当然处理好了,我已经把他相机的内存卡拿回来了,就在我口袋里,我还偷听到这小子在电话里说的一些事情,他认识外面的小混混,是因为什么案子他们有一个同伙进去了,这小子听到我们聊起你是律师,还是副校长的学生,可能认识一些大官,所以他打算用你和赵校长吃饭的照片要挟你,让你帮他的同伙去求点情。”

    赵婧说道:“嗯,幸好我老公机灵,要不然这个麻烦还不小。”

    我说道:“那是,我那么爱你,当然要尽全力保护你呀,我们回去之后看看那个小子相机内存卡拍到了什么,再去收拾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