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二十六章 天降馅饼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说道:“哎呀,赵律师,您就让他们看看呗...人家小张也是公事公办,都实名举报了,不查一下怎么放心。当事人看着我们穿着制服在这吵吵嚷嚷,影响不好。”

    其实现实中不少报警都是匿名的,因为大部分人都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但是如果真的是上门实名报警且指名道姓,警察如果不出警,确实有不作为的嫌疑,因此一般这种情况下,他们出警核实一下,也无可厚非。

    “看就看!”赵婧说道,然后传来像是她掏钥匙的声音,看来手机在她裤兜里。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然后前面那个男人声音再次响起:“赵婧同志,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嘟嘟嘟!”电话在那头挂掉了。

    我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冷静下来,立即吩咐林莉莎:“莎莎,赵婧出事了,我们现在必须马上拿下秦庆。”

    接下来,我把紧急想好的应对计划告诉林莉莎和大胖等鬼,并做好分工。

    等林莉莎它们表示明白并往医院方向冲刺,我也忍着未痊愈的腿伤快步跟上,站在医院对面路边一根电线杆后观察。

    又等了十多分钟,王宏一脸愤愤不平,带着其他警察从医院门诊大楼走出来。

    秦庆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依然如之前一般,停在门诊大楼与医院大门之间空地上。

    这老小子还真会打广告,是不是从夜店学的,把豪车放在店门口吸引顾客...可这不是直接表示这家医院利润十分惊人么。

    当王宏准备往医院大门外走,忽然一个趔趄,向劳斯莱斯幻影方向侧走几步,然后摔倒在车边。

    接着,劳斯莱斯幻影车灯一闪,左后座车门打开,十秒钟后,一支黑色的乌兹枪自己从车内飞出来。

    这对于王宏来说无异于天上忽然掉下一个馅饼,立即爬起来蹲着仔细看了一下那把乌兹,还拿指甲轻轻敲了敲,然后对欢呼雀跃的警察们说了几句话。

    两个警察马上掏出相机开始拍照取证并搜查劳斯莱斯幻影,又搜出一把银色的沙鹰手枪和几包子弹。

    其他警察则跟着王宏再次快速步入医院门诊楼。

    过了十来分钟,王宏亲自押着戴上手铐的秦庆走出医院大门塞进警车。

    林莉莎趁机跟着钻进警车中。

    等两辆捷达警车离开,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却又忽然停下。

    我一边招手让马路对面的大胖等小鬼过我这边来,一边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是一个陌生手机号码。

    按下回拨键,几秒后电话接通:“哪位?”

    是王宏的声音。

    我快速说道:“王大,我是韦策,您不要说话,赵婧被秦庆找人塞巨款和毒品到车中陷害。而秦庆办公室的枪之前被掉包,真枪存放地点应该在上次我被非法拘禁那个地方,而且秦庆家里也还有枪支。”

    王宏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后,我赶紧让三只小鬼跟着我,打车往安平市公安局赶。

    路上,我联系了“守门人”安平市分局的局长江正,还有赵婧的爷爷赵一飞,用鬼话将详细情况向他们通报。

    我不知道让“守门人”介入此事有没有用,但赵婧是我的女人,而且她被秦庆陷害也是因为我,因此我必须想尽办法把她救出来。

    来过市局多次,刑侦支队一大队那些小伙子们都知道我,因此让我在办公室坐着等候。

    小伙子们通过多方打听,获知直接带走赵婧的是禁毒支队的人。

    刑侦支队在市公安局大楼二楼,禁毒支队是在四楼。

    王宏此时早已押着秦庆回来,还跟兄弟们透露了赵婧被捕可能是遭秦庆陷害的消息,一大队的群众们气愤不已,差点就想直接上四楼抢人,被王宏拦住,要求大家依法办事,并加紧审问秦庆,全力寻找其他枪支。

    这时候,两只挂着金色证件的老鬼飘在窗户外面,示意我出去说话。

    我跟王宏简单寒暄几句,然后走出办公室来到厕所。

    两只老鬼已经在那里等着我。

    其中一只身穿黄马褂,留着清式辫子的老鬼不卑不亢地向我说道:“小韦法师好。我叫莫尔根,是江正的祖先。这位叫赵逵,是赵婧的祖先。”

    另一只身着中山装的老鬼则抱胸对我点头示意,估计这位爷是我未来岳父的爷爷什么的。

    而大胖等三只小鬼此时还不知深浅,好奇地躲在我身后探头探脑对两只老鬼做鬼脸。

    我心想,看来赵家及“守门人”安平分局也十分宝贝他们的族花、局花。不惜打《法魂律》的擦边球,派出这两位法力至少相当于一级大死神的老神仙。

    一级大法师死后,功力不散,能力也相当于一级大死神,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守门人”,有权死后选择留在人间两百年继续为“守门人”服务,然后再前往地狱安家或者投胎。

    这样做既彰显人文关怀,也能保障“守门人”组织的强大战斗力。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二老之所以亲自出马,是因为赵婧的爷爷赵一飞跟江正说,赵婧是因为经常去德玛西亚医院抓鬼,被秦庆盯上,追求不成,怒而陷害。

    根据《法魂律》相关规定,如果法师是因执行“守门人”职务被人类骚扰遇到麻烦,“守门人”组织适当出手也是可以的。

    “可以”和“应当”,这两句法律常用术语,《法魂律》里面当然也经常出现。

    当我将所有情况向两位前辈汇报完毕,莫尔根当即决定帮助王宏,让秦庆提早开口承认陷害赵婧的事实。

    两只百年老鬼,总会有办法影响到秦庆的大脑。

    没多久,秦庆竹筒倒豆子般,将其所有犯罪事实全部交代,甚至包括跟我和赵婧无关的其它犯罪事实。

    让秦庆在人间法律制裁方面无法翻身,也是阻止其今后继续陷害赵婧的最佳方式,不算违反《法魂律》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