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二十三章 如此闺蜜
    接下来,林莉莎告诉我和赵婧,刚才陈东阳和那只老鬼商量过后,让陈家老鬼跟她说,这三年,只要林莉莎不现身不害人,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白天和陈东阳或者老鬼打个电话招呼一下,就可以自由出入陈东韬家。

    为什么晚上不给进?为什么要通报才能进?法师也有尊严的好伐,人家和你又不熟,只是拐个弯儿的关系,凭什么让你24小时随便进出人家地盘?有法师保护的宅子居然有别的鬼魂随意出没,传出去多没面子。

    往后的日子,林莉莎只要完成我和赵婧交代的任务,我俩都不会拦着她花白天大部分时间去陪在她孩子身边。

    林莉莎和我说,陈家老鬼一开始还是有点不放心,最初几次都会跑到陈东韬家监督,但见她每次都只是静静看着孩子,最多帮孩子赶赶蚊子苍蝇什么的,也就不再跟随。

    持续监听秦庆一段时间后,我和赵婧从录音笔中听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除了他养有一帮打手之外,我和赵婧还发现,秦庆非法持枪!

    他似乎对枪有着狂热的喜爱,根据他自己的描述,收藏世界各大名枪是他目前最大的追求。

    从录音笔中听到这个情况,赵婧立即让林莉莎带着一个黑色卡西欧超薄数码相机,在傍晚等秦庆离开后,再次潜入其办公室查探,林莉莎找了好久,终于发现一个暗门,打开后,发现里面存放的手枪不下十支,长枪也有七八支。

    那这样我们还客气什么,赵婧当即将数码相机中的照片打印出来,打算请刑侦支队一大队的大队长王宏带人前去清缴。

    那天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赵婧和我驱车前往王宏家中登门拜访,准备将这个情况向他说明。

    林莉莎自己在家无聊,于是跟我们一起去。

    在王宏家装修和家具都十分简朴的客厅,当他听明白我们来意,看到枪械的相片后,也吓了一大跳,略一思索,沉声说道:“这事情太大,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秦庆手下一个医生偷偷向我举报的。”赵婧撒谎道。

    王宏说道:“我们局党委有文件要求,搜查令都是要副局长以上才有权签发。可是万一你们的情报不准确,我...”

    我觉得王宏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于是说道:“能不能请治安或者消防方面的人出面,以例行检查的名义进入他办公室,然后突然推开暗门?”

    赵婧点头道:“这个主意好,王大,您怎么看?”

    王宏说道:“恩,我也认为这个办法最折中,但是例行检查需要主人在场才好实施,我们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赵婧说道:“明天是周一,您一大早就喊治安或者消防的人,跟您的人一起去,怎么样?”

    王宏说道:“行,那就这么办,我明天上班后就召集人马,这些相片你留在我这吧。”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听我们谈话的林莉莎说道:“今晚我留在这,盯着这个警察,如果他叛变,我就用他家电话告诉你们。”

    当然林莉莎的声音王宏是听不到的。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心眼还挺多,虽然我觉得王宏应该不会乱来,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因此我和赵婧同时点头表示同意,并离开王宏家。

    在回家路上,我才想起今晚林莉莎不在,那我岂不是又要真正和赵婧独处一晚?

    回到赵婧住处,刚进门就看到蒋华围着个大红色围裙,站在餐桌前,往一个土黄色陶瓷炖锅内加盐。

    一股鸡汤混着淡淡中药香的味道充斥在屋子中。

    看到我们回来,蒋华贼笑着说道:“韦策,你看你也住进来有些天了,我担心你俩身体吃不消,煲了老母鸡虫草燕窝鹿鞭人参汤,你们回来得正好,快来一起喝。”

    赵婧表情痛苦地翻白眼扶额道:“蒋华你疯了?韦策不需要喝这东西。我,更不需要!”

    “哎呀我对中药还是有点研究的,除了鹿鞭之外,里面的东西对女人也是大有益处的,要不我先喝一碗?”蒋华说完,从厨房找出三个碗各自盛好,然后向我们抛媚眼。

    我也十分无奈地说道:“蒋,蒋姐姐,我还年轻,真不用喝这东西。”

    蒋华杏眼一瞪:“老娘花了不少钱给你们置办这些东西,你们说不喝就不喝?那我倒掉好了!”说完端起陶锅走到厨房洗菜盆作势要倒掉。

    “行行行,我们喝就是了!”赵婧见闺蜜急眼了,只好翻着白眼妥协道。

    被蒋华逼着连喝了两大碗汤,我才获得批准前去洗澡。

    不过这汤的味道虽然奇怪,但确实十分好喝。

    刚走进浴室,我就感觉一股热气从丹田处开始向四周蔓延...

    仓促用冷水冲一冲,我赶紧如在此第一晚一般溜进赵婧屋内蒙头装睡。

    一个小时后,我依然辗转反侧睡不着,同时在心中,一段歌一直不由自主地反复播放:“燃烧吧,火鸟!燃烧吧,燃烧吧,燃烧吧,火鸟!”

    这时候听到赵婧进屋关门关灯,悉悉索索摸上床躺下。

    一股赵婧特有的体香味涌入鼻腔,让我的心脏忽然莫名一紧。

    “策~”赵婧细声说道。

    “嗯。”我犹豫一下,作出回应。

    赵婧说道:“那汤喝下去,有点难受哈。”

    我说道:“好像是...”

    赵婧说道:“策~”

    我说道:“嗯?”

    赵婧说道:“我好热。”

    我说道:“把空调温度调低...”

    赵婧说道:“策,你喜欢我么?”

    “嗯。”我下意识地说道。

    窗外的月亮,悄悄躲在了云朵后面。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闹钟还没响起,我先于赵婧醒来,看着熟睡中的她仍然用左手紧紧抓着我脖子上的玉佩,像婴儿在母亲怀中睡着了依然抓着母亲的衣领一般。

    此时我的内心深处忽然如洪水决堤般,涌出一股深深的爱恋。犹豫一下,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

    也许我从小对她也是深深喜爱着的吧,只是那份喜爱被她的蛮横和霸道给压制住了而已,要不然为什么她总是经常在我梦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