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讼师 > 第二章 新鸡入笼
    船行一夜,驳船于次日上午十时抵达南宁市邕江码头。队伍稍作补给休整,又换乘两辆大卡车,走了大半天,风尘朴朴来到XX劳改农场筹备指挥部。

    当时新中国的监狱制度尚未成型,没有同案犯或者互相认识的囚犯分队管理一说。所以像以前部队分新兵一般,这些来自凭祥的囚犯,被一一登记并进行简单体检后,又全部被卡车拉到距指挥部也就是今后的场部约三公里的农场第五大队。

    在南宁时,韦碧在已经被松绑,但手铐依然没打开。

    跳下卡车后,其双手终于获得解放,他边做扩胸运动活动筋骨,边仔细观察自己这个“新家”,发现一点监狱的样子都没有。

    没有围墙,只有一圈铁丝网围着几排木屋和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广场。看来自己在此服刑的第一份活,就是拔草、搭围墙、盖房子。

    晚餐是红薯、玉米加碎肉炒酸菜,虽然略显寒酸,但是让韦碧在没想到的是,和来时路途上一样,全体狱警吃的饭菜跟犯人们完全一致,连几名大队领导也没有特殊待遇。

    这让在官兵伙食待遇有着天壤之别的国民党军队从军多年的韦碧在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天色已晚,几名狱警抱来一些干柴,在广场四周点起几堆篝火。

    韦碧在和其他犯人吃完饭,被狱警们指挥着在小广场列队站好,集体接受大队长,也就是带队将凭祥的犯人押到此并就地任职的黎锦辉训话。

    韦碧在没有心思听黎锦辉的演讲,于是就着火光,左顾右盼约莫数了一下人头,自己所在这个大队的犯人估计有200多人,狱警则大概有30人。

    黎锦辉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多小时,大会才结束。接着犯人们被同样还不习惯自己新身份的狱警像撵鸭子一般,分十人一组赶进一间间已经点上煤油灯的木屋中,以小组为单位坐在木板床边开展自我批评,每个小组都有一名狱警负责监督和记录。

    听着同组的狱友们各自对他们自己罪行的“血泪自控”,韦碧在乐了。感情自己在这帮人中说罪最轻也行,但绝对是重点教育对象。

    这些人有当土匪抢过人家媳妇的,有当地主家丁失手打死过贫农的,个个都是罪大恶极但认罪态度好,或者有出卖队友等立功表现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小反动派。

    其中一个小土匪韦碧在还认识,是他远房亲戚。但两个人打在凭祥一见面起就心照不宣假装互不认识。

    这帮犯人中,只有韦碧在,因为国民革命军师长副官的身份,被抓到了这里,算是这间屋内原官位最大的犯人。

    也算韦碧在倒霉。1949年4月20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百万雄师越过长江,向南方各省挺进,台湾作为国民党残部最后的落脚点几成定局。

    时任“中华民国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的桂林人白崇禧,为了在台湾培植势力抗衡蒋介石,亲点一批广西籍优秀青年军官先行赴台站稳脚跟,韦碧在就是其中之一。

    但这小子想赴台前和家人当面道个别,塞了一把银元给师长,得到师长私下许可后,独自从部队临时驻地南宁溜回凭祥中越边境老家,结果在镇上被革命群众发现。

    虽然他当时身穿便服,但全镇人谁不知道他是黄埔军校毕业、国民革命军精锐部队师长的大秘书?他老爹当初可是到处宣扬此事,恨不得把他的事迹刻在祠堂石碑上的。

    在当地活动的我党游击队听到风声,半夜摸到韦家大宅,砸晕站岗的家丁,将醉酒后呼呼大睡的韦碧在轻松带走。

    1949年12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将红旗插上镇南关(现凭祥市友谊关),标志广西全境胜利解放,韦碧在于次日被游击队移交四野。

    解放军怀疑他奉命回来收编当地土匪,于是严加审问,当然除其真实身份之外,什么也没审出来。

    首长们看韦碧在也算个人才,问他愿不愿意加入解放军,可韦碧在是白崇禧的死忠粉,同时也害怕军统特务暗中报复自己和家人,因此死活不答应。

    首长们一合计,决定先将他送到监狱吃点苦,敲打敲打再说。

    当时韦碧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出去,跟白崇禧到台湾享福。师座说了,他这种单身优质青年,去到美女遍地的台湾,那不得整天活在花丛中啊?

    他是十分有把握逃走的,因为他知道,家族里的某“人”已经在关注此事。

    尽管如此,在左江畔的驳船上,当自负的韦碧在发现自己屁股下有一张硬纸壳时,便自作主张,趁夜色渐黑,悄悄扯了点纸壳叠成三角形长条,松开手铐,打算船开后假装要求到船边小便,趁机跳江逃走。

    可惜,黎锦辉莫名其妙就盯上了自己...

    在简陋的囚室内,当大家骂完自己,已经是晚上十点,没有时间骂别人了。于是狱警命令大家自己选床位,准备洗漱休息。

    韦碧在悄悄给自己那个远房亲戚使了一个眼色,俩人默默选择了靠在一起的位置。

    铺好浅黄色草席的木板床上已经摆有一些简单的日用品,还有一套裁剪款式类似解放军夏季军装但面料是黑灰色的衣服裤子,一套灰白色的裤衩、背心,一双黑色布鞋,以及一个草编枕头和一张薄薄的被子。

    拿起自己的毛巾脸盆肥皂牙刷等日用品,韦碧在和狱友们在狱警的监视下,到门外不远处的一排大水缸边洗漱。

    等他洗完脸和脚,想上个厕所,一打听才知道厕所没有建好,距水缸十几米外,有一条随意挖开的小沟,沟里早已臭气熏天,韦碧在走过去一边往里方便一边心想,得,不知道哪几个组倒霉,明天还要挖坑建茅厕。还有,看起来这里好像也没有洗澡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洗个澡?

    大家回到木屋脱衣躺下不久,门外响起一声低吼:“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