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穿越小说 > 昏君开局:天下大乱,我落草为寇 > 第二卷 傀儡天子 第115章 鸿飞冥冥(上)
    在说服其他六人后,李寿民自以为一切皆已在自己的掌握中。

    很快,梁州便会以保庆帝之名开始招兵买马,收拢中原各地军队,在一两年内便可重新一统中原,然后再是江南、北疆和西南诸地。

    天下财富权势,将在不久的将来,完全掌握在他们纵横会的手上!

    至少在接下来的五天里,李寿民是如此笃定,志得意满。

    可也就高兴了那么五天而已,第六天上,梁州方面却传回了一个让他大感意外的消息——皇帝孙宁,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他不该一直都被人守着,没有任何可疑之人能轻易接近吗?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在愣了好半晌后,李寿民才咬了牙问道。

    城府深如他,这时的表情都有些狰狞了。

    实在是此事来得过于突兀,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前来报信的下属嗫嚅了一下,这才把此事的经过如实道出——

    就在半个多月前,随着孙宁用计拿下梁州后,一直藏于暗处的纵横会也终于走到了台前。

    在稍稍亮出自家实力后,孙宁这个表面上的胜利者就知道自己是被人利用,反把自身陷入到了成为纵横会傀儡的尴尬位置。

    但眼下的事实,却让他别无选择。

    除了与李雁茹他们合作,再无稳妥之法。

    至少表面上,孙宁表现得是愿意和纵横会合作了,虽然他看着并不高兴。

    李雁茹以及手下那些人对此倒也没有想法,觉着孙宁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们还是暂时把孙宁重新安置在行宫之中,并将把守宫门的人都换了一遍,以确保孙宁无法与外间有所联系。

    孙宁之后几日也表现得很是听话,只是有些没精打采的,好像这一场变故狠狠打击了他,让他再提不起任何精神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尽在掌握,连郭寒都因家中老小的生死而不得不带大军回来时,变故却在这天发生。

    七月初二深夜,一场突兀的大火自行宫一座偏殿烧了起来,迅速蔓延,甚至朝着后宫烧去。

    这一下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当把守行宫的将领急忙禀报上头,又调集人马入宫救援时,后宫都有几座殿宇受到波及,其中就包括了孙宁平日处理政务,接见臣子的书房。

    当李雁茹、于世亭等真正掌握了梁州军政大权的人闻讯赶到宫里时,大火倒是已经被扑灭了,但宫中却也是一片狼藉。

    而被一干军将守着的孙宁,更是面色阴沉,显得恼火异常。

    一看到他们到来,他便立刻呵斥道:“怎么?那么这是打算过河拆桥,直接将我烧死在行宫里了吗?”

    “陛下这……这说的哪里话?臣等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动这样的念头啊!”于世亭立刻竭力否认。

    其他人也是一面否认,一面请罪,并强调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查出起火原因,给皇帝一个交代。

    直到他们都说得差不多了,李雁茹才笑着上前,宽慰道:“皇上,这只是一场意外。奴家早就已经将我们纵横会的真实想法告诉您了,我们是肯定没有不臣之心的,要的也只是一些利益而已,又岂会对您不利呢?”

    “哼,那可难说。”想到眼下自己的处境,孙宁满脸的愤慨。

    自己辛苦许久,算计无数,可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还把自己搭了进去,这种结果,换了是谁都没法坦然接受啊。

    现在宫里出了这样的灾劫,就更给了他发泄的理由了:“这把火可真来的是时候啊……就在我按你们的意思已经传旨各地,把梁州军政事务彻底交出来后,突然就起了火……

    “而且,这把火居然能直接少到后宫,要说没有人为设计,你觉着说得过去吗?”

    “皇上……我等一定尽快查明真相,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于世亭见状又赶紧作着保证。

    但孙宁却不为所动,只冷眼看着李雁茹:“到底结果如何,我也不关心,反正那么要交个人出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只要一点,那就是这儿的一切要重新修缮完好,而且要快。我可不想在这样的残垣断壁中住着。”

    “皇上放心,奴家这就让人找来附近最好的工匠,一定在短时间里让行宫重复旧观!”

    见孙宁提出的是这么个要求,李雁茹倒是松了口气,自是满口答应。

    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对纵横会的人来说,都不算是真正的问题。

    “还有一点,别处也就罢了,重新修过的书房,得按我的意思来造!”孙宁又再度提出条件。

    对此,李雁茹也无异议,这点自由,他们还是愿意给孙宁的:“那这样吧皇上,过两日,我们就把相关工匠都带进宫来,就由您来一一知会他们如何修缮被烧毁的前后宫殿,如何?”

    “可以。”孙宁这才满意点头。

    李雁茹他们倒也算是说到做到,只过两天,就把百十名工匠请来,安排进了行宫中,负责前后殿宇的修缮工作。

    孙宁对此倒也颇感满意,不但亲自见了这些工匠,还特意选了两个工匠,让他们随自己去被焚毁的书房处,仔细查看,并将自己的一系列想法细细地告诉他们,要他们按自己的意图来作修缮。

    这些普通工匠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见着皇帝啊,自然是很是激动,不敢有半点违逆。

    只要是孙宁提出的想法,哪怕再不合理,这些个工匠都会满口答应,然后接下来便想尽办法去完成。

    而孙宁对此也是极其上心,在接下来的五六天里,几乎每天都会跑去书房那儿,或看着工匠做事,或叫停他们,只留下一两人,又是好一阵的指点,不时还改变原先的意图。

    在此期间,一直随在孙宁左右的护卫们,也渐渐习惯了他的作风,没有半点的怀疑有诈。

    直到六月最后一天的中午,孙宁再一次来到了书房,叫停了所有正忙碌着工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