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定亲了?什么时候啊,之前一直没听说啊!”

    沈三娘问桑进才,“说的是谁家?”

    桑进才拧着眉头:“说是大嫂娘家那边的亲戚,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听爹说,那户人家条件不错,金花嫁过去就可以做少奶奶!”

    沈三娘心里犯起了嘀咕,桑乐明心直口快:“爹,这样的人家能看上我们小姑?”

    桑进才狠狠瞪了他一眼,桑乐真抿着嘴笑,桑乐勇板着脸:“爹,你跟爷奶说清楚,一定要查清楚了,小姑性子太单纯了,别到时候被骗了!”

    主要是大房劣迹斑斑,他们介绍的人家,真的好吗?

    沈三娘也急忙附和:“是啊,一定要查清楚了!金花这孩子,心眼倒是不坏,可就是没啥城府,别到时候被骗了,这可是姑娘家一辈子的事!”

    话虽如此,可到了快要过年那会儿,桑金花和一个名叫卢新旭的男人订亲了。

    三书六礼,卢家很到位。

    桑乐乐他们回永安村参加桑金花订婚时,只看到了卢家的老爷子以及媒婆。

    范氏在边上笑得合不拢嘴,邓氏难得今天换上了一套新衣裳,嘴角也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卢家给了聘礼十八台,光是绸缎、首饰等,就装了整整十台,村里人都看呆了,聘金一百两银子,和桑乐盈当初的一样,桑金花在闺房里乐开了花。

    桑乐明拉着桑乐乐躲到一边,大妞儿手里的手绢藏了很多好吃的,急忙上前递给他们,桑乐乐连连摆手:“你给二妞儿他们吃吧!”

    熊氏的三个女儿,除了大妞儿会想到两个妹妹之外,熊氏和桑进宝都忙着吃饭,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几个孩子。

    大妞儿急忙将吃的给三妞儿和二妞儿拿去,然后又折返回来,蹲在桑乐乐和桑乐明跟前,小声跟他们说:“乐乐姐,乐明哥,小姑的亲事……我偷偷听到大伯母说起过,好像是男方有点问题!我还特意跟我娘说过,我娘说,她跟奶说了,可是卢家给的银子够多,卢家有钱,他们也不在乎了!”

    什么?

    桑乐明和桑乐乐大惊失色。

    “爷奶真的同意?大妞儿,你听清楚了没有?那个男的到底是什么问题呀?”

    大妞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本来以为今天会见个面的,可没来!”

    卢家出手大方,卢老爷穿得也是十分奢华,等卢家走后,邓氏检查聘礼时,忍不住夸赞范氏:“这卢家,做人厚道!没有亏了我们家金花!”

    范氏笑得更加开心:“那是自然了!他们家能娶到金花,这是祖上积了福!娘,你就放心吧,他们说了,等金花进了门,这家啊,就给金花当了!就是这孩子,年纪小,害羞,不爱说话!”

    邓氏摆摆手:“这害羞算啥啊,不打紧的!你看金花,不也是害羞吗?正常,等他们成了亲就好了!”

    范氏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的,等成了亲,就成了大人了!娘,卢家那边着急问成亲的日子,给了三个日子来,正月初八,正月二十二,还有正月二十八,你看哪个日子好啊?”

    邓氏皱了皱眉头:“这么着急吗?”

    范氏连连点头:“是啊,没办法,着急抱孙子呢!再说了,我们家金花那么好,他们着急也在情理之中,这么好的姑娘,早点娶进门才算!”

    邓氏更是被这话逗得哈哈大笑,这是范氏第一次看到邓氏开怀大笑。

    “行了,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推磨就不用了!不过这豆腐生意做得不错,天冷了,又要过年了,豆腐生意很好,你生点豆芽,白天我帮你推磨!”

    等邓氏走远了,范氏才松了一口气,转身进屋,从荷包里掏出两锭银子来。

    二十两银子,想想挺心酸的,在县城住着时,她没有觉得二十两银子很多,可如今……手头一文钱都没有了,才觉得二十两银子的珍贵。

    做一次媒,二十两银子!

    范氏轻轻擦拭银锭子,喃喃道:“难怪孙媒婆穿金戴银的,没想到做媒还挺挣钱的!”

    卢家那孩子据说出生的时候晚了点,在肚子里待时间长了,所以,那孩子有点傻,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就连穿衣洗漱都不会,这样的傻子,谁家的姑娘愿意嫁?

    卢家在他们县城是说不到媳妇儿了,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这样的傻子?

    不得已,他们只能在别的地方找,还要找那种不知情的,当然,卢家有钱是真的,所以,他们不要那种人牙子买卖的女孩儿,觉得那种女孩儿配不上他们的儿子。

    可真正有权有势的人家的女儿,也不可能嫁给一个傻子。

    像桑金花这样的正正好,虽说村姑,可因为他们桑家出了个秀才,还有侄子当官,所以,她的身份比起一般的村姑,要好那么一些。

    从这天之后,桑金花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身上的衣裳,一天一套,都不带重样的。

    桑乐乐看到过几次,不过,她最近没时间搭理桑金花,自从大妞儿种蔬菜挣了钱,永安村不少人都到桑乐乐这儿要蔬菜苗。

    桑乐乐从一开始就说了,她的蔬菜苗,都是卖钱的!

    虽然大家都不高兴,可自从他们买了桑乐乐的蔬菜苗回去种,长得又快又好,绿油油的一片,看上去十分喜人。

    因此,大家也都默认了蔬菜苗需要买的这个事实。

    桑乐乐育苗速度很快,他们家前面这两亩地,一开始,沈三娘给了她一亩地种菜,后来见生意好了,索性两亩地也都给了!

    不仅如此,还在竹林后面给桑乐乐整理了一片地,全部用来育苗。

    沈青山和张氏的驴下了崽子,给送来了。

    沈三娘和桑进才留他们在碧水村住了将近一个月,等过了年,才将他们送回去。

    正月初三这天,沈三娘和桑进才昨天从沈家村回来,夫妻俩都忙着今年种地的事,过了年,意味着新的一年来了,又是一年的播种季节,他们家加起来二十多亩地,这么多地,只有他们夫妻俩,人手不够,因此,他们打算每天抽出几个时辰去收拾地。

    桑乐乐的食肆就开在自家,他们建房子时,特意把自家竹林的小道扩得更加宽阔,和官道连接起来,因此,他们家的食肆,就不用将摊子搬到官道那边。

    大妞儿挑着柴火来,桑乐乐急忙过来帮忙,大妞儿摆摆手:“不用,乐乐姐,我和二妞儿要去镇上送菜,三妞儿暂时先放在你这儿!”

    桑乐乐摆摆手:“你去吧!”

    大妞儿和二妞儿又急忙回去背着蔬菜去了镇上,一来一回,两岁的三妞儿在桑乐乐这儿,有时候还能帮忙拿一下东西,走路跌跌撞撞,话也说不明白的三妞儿,让桑乐乐很是喜欢,因此,三妞儿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桑乐乐这里吃饭。

    小家伙肉眼可见的长胖了。

    穆烈到时,正好看到桑乐乐蹲在地上给三妞儿擦脸。

    “你看看你,跟个小花猫似的!”

    穆烈身边只跟着一个小厮,桑乐乐给三妞儿擦干净脸,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家食肆前站着的男人。

    “穆大人!”

    桑乐乐很有自知之明,自从她猜测到穆烈可能不想和他们这样的人家打交道后,她已经很努力不和他沾上关系了,除了桑乐勇之外的关系之外,她再没有给穆烈送过任何东西。

    之前听他们说起过,穆烈会来避暑山庄,但桑乐乐没见到。

    当然,她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就算人家了,她凭什么去见?

    出于礼貌,她就叫人摘了些果园里的水果送去,几个月过去了,这是两人今年第一次见面。

    “果子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