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科幻小说 > 灯塔战纪 > 第二卷:华丽庆典 第二十一章:金色子弹
    林天露出浅浅的笑容,目光中带着一丝玩味,见赫秩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愿,他也懒得先动手。

    说实话,林天对于圣十字军团真的很好奇。

    从这些天的了解来看,圣十字军团应该很强才对,但是,他们强在那里,还有待验证。

    赫秩没有出手的打算,是因为他拿捏不准王子殿下真正的实力,他为人谨慎,虽然他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做。

    赫秩笑道:「王子殿下,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把其他三个王族给得罪的?」

    事到如今,赫秩才不会相信官方给出的罪名,就因为王子殿下力量暴走,将晨曦之城所有居民都灭了,所以要王子殿下血债血偿?

    这种滑稽的罪名,也只有普通人才会相信。

    王族什么时候把普通人当人过?

    真是笑话。

    圣议院什么时候这么有胆子敢管王族的事情了?

    无非是有其他三个王族撑腰而已。

    林天耸了耸肩,「没什么奇怪的,他们杀了我全家,又把罪名嫁祸于我,我只不过是去复仇而已。」

    「哦?」

    赫秩闻言,微微的皱了皱眉,这里面果然另有隐情。

    赫秩压低声音道:「你是说,晨曦之城不是因为你力量暴走而导致的?」

    林天摇头:「是也不是。」

    赫秩这下更不解了。

    这算什么回答?

    「赫秩!」正在跟阿莲大战的布迪忽然转头,呵斥道:「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赶紧将犯人抓住!你要是继续在那里跟犯人说话,我回去后就告诉南座哥哥,说你跟犯人是一伙儿的。」

    「好好好!不说了不行?这就出手,行了吧?」

    「哼!」

    林天回首看了眼布迪,打从心里对这种女孩喜不起来。

    「那个……王子殿下,职责所在,所以……」

    赫秩尴尬,欲言又止。

    「我知道,来吧。」

    林天微微一笑。

    赫秩拔出腰间的银色手枪,道:「王子殿下,请了。」说完,身子潇洒一转,甩出一枪。

    啪!

    金色的子弹,疾速飞向林天。

    林天做好防御姿势,却不曾想,金色子弹在距离林天只有一半距离时,突然拐弯,奔向另一边,转出的弯形成一条弧线。

    林天微微一愣,正不明所以时,绕了个弧形的金色子弹忽然又倒飞回来,从另外一个角度飞向林天,林天眨了眨眼,有些意外。

    还可以这样?

    金色子弹并不是打偏了,而是变换方位攻击。

    想要躲避疾速的子弹,林天不是做不到,而是懒得去躲,身子一转,甩出右手,禁灵锁猛烈撞在子弹上。

    叮!

    一声清脆响声。

    金色子弹被撞扁,改变了方向,斜直没入地里。

    「还没结束!」

    接着,赫秩又接连射出很多枪,金色子弹全都不按直线运动,而是全都以弧形的方式飞行,弧形有大有小,丝毫无规律。

    林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玩枪这么溜的,全身动起来,挥动手臂还有脚躲避,躲避不了的,全都用身上的禁灵锁撞掉。

    叮!叮!叮!

    金色的子弹撞扁飞落。

    林天身上的禁灵锁坚硬无比,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比禁灵锁还要坚硬的物体,用来当防御武器,效果还不错。

    对方用的是远程.武器,林天不想一直被动防御,所以就找准时机冲了上去。

    「不愧是王子殿下,身手果然不错,但是,我也不是赖哦。」

    快速奔跑中的林天闻言眉头一沉,转头看向后方,突然一惊,原来是那些还没有被打扁的金色子弹,就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牵引,一直都在围绕中心快速非转。

    赫秩话音刚落,那些金色子弹全都停下,尖端对准林天,一颗颗激射而来。

    「我去!」

    林天瞪大眼睛,这两字脱口而出,头一次见到子弹还会这样的,翻身躲避,盯着十……(数了下,确定十二颗)十二颗会转弯的金色子弹,神色露出一丝凝重,已经很明显了,这十二颗金色子弹一定就是赫秩释放出的灵能,若是把它们当成普通的子弹,很容易吃大亏。

    十二颗不同寻常的金色子弹,再一次拐弯,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丝滑遛弯,又进攻林天。

    林天再次快速躲避,十二颗金色子弹钻入地下,就如钻入豆腐中一样,毫不废吹灰之力,又从另一边钻出来。

    十二颗金色子弹直飞天空,又调转方向锁定林天的位置,一颗颗激射而来。

    咻!咻!咻!……

    金光一闪,如同得到加速的雨滴撞向大地。

    林天挥起手臂,利用手腕上禁灵锁格挡,但是,终有漏网之鱼,一颗金色子弹竟在林天大意之时,突然加速突破了林天的防御,眨眼间就射穿了林天的右肩,鲜血溅出。

    「嗯……」

    林天一时大意,右肩被射穿后,身子迟疑了一瞬,又被另一颗金色子弹射中左腿,幸好只是擦破皮而已。

    「大意了。」

    林天心中一沉,连忙翻身跳离。

    经过这一下子,林天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看向一脸洒脱的赫秩,眼神中多了几分凝重。

    「这个家伙,是故意让我对他轻视,好以此来达到他出其不意的目的。」

    十二颗金色子弹,每一颗都拥有着强大的破坏力,而且,还能分开或集结出击。

    林天将一颗颗飞来的金色子弹摧毁,继续奔向赫秩,赫秩一点也不在意,继续开枪补充,同时往林天相反的方向撤,始终跟林天拉开一段距离。

    他深知林天被封印了灵能,近身战是林天的强项。

    林天第一次感觉棘手,从一开始就进了对方的圈套,现在想要拉近距离,十分的困难,赫秩的身手敏捷,而自己还要躲避金色子弹攻击,完全被牵制住行动,现在只有一个办法,等对方露出破绽,然后使用瞬间爆发拉近距离,才可以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

    林天边打掉金色子弹边往后退,当退到喷泉边缘时,林天双眸精光一闪,一跃进去水中,金色子弹追击,将喷泉打成筛子,到处漏水。

    赫秩见林天跳入水中不见踪影,嘴角勾起,心中大概猜到了林天要干嘛,右手一挥,召回十二颗金色子弹,挡在身前,等待林天出现。

    喷泉到处漏水,水很快就淌完,林天的身子也从水中出现,此时的他,眼睛盯着赫秩,身子半蹲,一副做好姿势要起步的准备。

    「哦?王子殿下是想用令族的秘术——瞬间爆发吧?」赫秩笑着摇头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使用哦,很危险的。」

    林天一怔,神色中闪过一丝惊讶。

    瞬间爆发,他也只是使用过一次,赫秩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这是唯一能和赫秩拉近距离的机会,林天不想错过。

    林天抬脚,目光直视赫秩,双腿向后猛蹬。

    顷刻间,整个喷泉崩裂,林天的身子犹如一颗炮弹喷出。

    赫秩摇头,打了个响指,十二颗金色子弹同时激射而出。

    林天神色肃穆,身体爆发到极致,眼睛紧盯十二颗金色子弹的射击的位置,预判出最小受击位置,横冲直闯。

    十二颗金色子弹击穿林天的身体,带起飞溅的血液,林天依旧面不改色,赫秩见状神色微微动容,平静的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一丝诧异。

    赫秩没想到林天真的硬拼,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收起轻视之心,右脚猛然挥出。

    砰!

    林天一拳打在赫秩的脚上,顿时露出诧异的眼神,因为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打中赫秩的腿,而是在他腿前三公分位置,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给挡在外面。

    就像一拳打在喷发的风暴上,硬生生的将他的拳头给推开挡住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林天抬头正见赫秩一脸得意的笑容,神色顿时僵住了。

    赫秩笑道:「王子殿下,没想到吧,我也会始气。」

    林天不解:「始气?那是什么?」

    「呃……」赫秩蓦地一怔,「王子殿下不知道始气?」

    林天点头。

    赫秩神色中露出诧异,随即恍然,王子殿下一直被关在监狱里,没见过始气也是理所当然。

    赫秩看了眼林天肩膀上黑色印有龙纹的臂环,试探性的问道:「王子殿下,难道你已经跟龙魂的人见过了?」

    「龙魂?」林天摇头,看了眼手臂上已经自己变成环状的令牌,道:「没见过,这是一个老人家跟我比赛时忘了拿走的拐杖变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一直吊在我手臂上了。」

    林天这个回答,令赫秩很意外,心思一转,笑道:「既然如此,王子殿下还是跟我去一趟圣议院吧。」

    「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林天不屑一哼道。

    「哦?难道王子殿下认为自己能赢?」

    赫秩平静笑道。

    「为什么不呢?」

    林天直视赫秩,收回拳头的同时,一脚踢出。

    赫秩嘴角勾起,好像已经预判到林天要踢脚,他抬起右脚,用小腿撞击林天踢来的那只脚的小腿上,然后往下踏。

    嘭!

    地面瞬间龟裂。

    赫秩的脚紧紧压制林天的脚。

    「王子殿下,你忍着点哦,会有点疼,你要是能够晕过去,就好办多了。」

    赫秩稍稍弯下身子,握紧右手,一股看不见的风暴在拳头上旋转,看样子,还是刚才那个叫什么始气的招式。

    林天见状,急忙挥拳攻击赫秩,但都被那股无形的始气挡住,每一拳都打在空气里,简直难受至极,随即双目一沉,知道这一拳肯定是跑不了了,便不再挥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接住这一拳。

    「王子殿下,得罪了!」

    赫秩已经蓄力完毕,一拳轰出。

    林天一言不发,双手顶住赫秩挥出的一拳。

    噗!

    林天不敌,双手被赫秩的拳头推开,被一拳重重的打中腹部,身体倒飞出去,同时,还喷出了一口鲜血。

    「小天!」

    在另一旁跟布迪打得难解难分的阿莲见到林天被打飞出去,顿时一惊,同时也分了心,被布迪偷袭,一根山棘刺中肩膀,击飞老远。

    布迪冷笑道:「你还有心思关心那个死刑犯?先管好你自己吧!哼!」

    阿莲爬起坐在地上,捂住鲜血淋漓的肩膀,看了眼冷笑连连的布迪,又看向林天倒在地上的方向,担心道:「小天,你没事吧?」

    「呸!」林天艰难地翻了个身,平躺在地上,吐了口灰,摆了摆手,道:「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