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5200网 > 玄幻小说 > 破宙之主 > 第一章 无端灭门
    圣者大陆,五国鼎力,炼体为王,神威降世,各显神通……

    归于火国管辖的西域边疆,一位看似十多岁的少年,山峰之上,打坐而起。

    少年脸颊略显消瘦,乌黑长发,身穿白衣。“初级练体我已突破俩层,炼皮炼血境,只差“炼筋”就可摆脱初级练体,修炼神威了。”少年喃喃自语。

    所谓炼体,就是修炼肉身强度,有初级,中级,高级乃至更高……数层境界。而每层练体都有三个阶段。练体到达一定阶段就可以召唤“神威”。

    而神威是突破“初级三阶”练体后自动赋予的一种“召唤”幻象的战斗手段。神威强度则是因练体境界的“等级”或者神威本身血脉强度而言,但究其根本练体强度才是其本身最重要的一环。

    微风吹的少年长发飘摇兮弱,“以后青山就是我“楚凡”的专属修炼宝地了,也不早了。该回了。”紧接着少年纵身一跃,顺着山崖上凹出的石壁慢慢下落。

    不知不觉天已变凉,寒风悄悄袭来,绵绵秋雨,淅淅沥沥。雨滴落在白瓒的脸庞上滴滴滑落。强烈的西域尘风令少年差点稳不住身子。

    “等等,楚府方向,那股浓烟,那是?”少年定睛一看,发现自家府邸正浓烟滚滚,火光蚀天。

    楚凡打了个冷颤,惶恐不安的望着楚府方向。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可恶,究竟是为何?”楚凡来不及多想,往自家府邸疾驰而去。

    呃啊……一声惨烈的叫声戛然而止。

    等到楚凡赶到府邸之时,楚府紧闭大门。透过缝隙观看一眼,府中早已硝烟四起,血流成河,如人间炼狱般惨像。几名青衣老者正在搜刮楚府上下仅剩的宝器宝具。

    一夜之间,楚府竟变得如此凄凉,楚凡思绪万千。 看着这万般惨像,楚凡面部涨的通红,青筋暴起,怒不可阂的握紧拳头,全身聚满一道道淡蓝色元气。

    而当楚凡正要破门而入之际,一双布满老茧的手从背后死死抓住了他。

    “少爷,不可”。楚凡猛的回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此人是楚府的大管家,“大黄叔”。

    “黄叔,父亲它们人呢?可都没事?这些奇装同服之人又是何方势力,为何要屠我楚府?。”

    楚凡欲要继续发问之时,老人打断了他。“小少爷,小点声”。老人惶恐不安的看向四周。确定无人发现他们之后才小声说道:“这可是火国附属势力,“九幽阁”核心长老带领的九幽弟子。炼体修为最低的都是中阶“铭骨”。

    他们召出数十道神威见人就杀,族人根本无力抵抗。好在府主誓死抵抗,带领仅有的一部分族人撤逃了出去。”

    “总之府中现以不安全,不宜久留,等找到族人再慢慢细谈。”说罢,黄叔拿出了一件图纸宝器。双手一挥,此宝器竟慢慢飘向了空中。

    “快 ,少爷”

    “翻天腾”之上可坐数十人,此物也正是楚府的府中之宝。

    见状,楚凡也不好在追问什么,点了点头,跟着就上了图腾。

    离开之际,楚凡最后看了看府邸,那群畜生依然在肆意抢夺,要把楚府榨干最后一点价值。

    “哪里跑。” 一名老者向天上的二人发出一道掌印,越变越大,就要把二人捏爆。

    好在图腾速度够快,俩者接触之际,咻的一下飞出了百米远,吓得二人惊魂未定。

    “九幽阁……”楚凡内心深处对九幽阁的愤恨愈来愈重,派出撩撩数人,就足以让楚府上下覆灭,此刻的楚凡又是如此渺小。

    随后二人在连续赶路几个时辰之后,图腾在一片绿油油的竹林上方停了下来,楚凡往下一看。此荒山野岭之处竟有几个木屋,旁边站着一个个惊魂未定的楚之一族族人。

    落地后,楚凡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父亲” 再也憋不住自己的思念之情。一把抱住了其父亲。

    “凡儿,你没事就好。为父也是无奈之举。万不得已才把你丢下的。” 其父亲“楚雄”擦了擦脸上滑落的泪水,长长叹了一口气。

    楚雄披头散发,脸上淤青几处,血渍布满脸颊。

    “孩儿知道,父亲无需自责”。楚凡焦急看向四周,眼睛不断打转。

    随后继续发问:“你怎么伤的如此严重,大哥和娘亲呢?怎么不见他们人了。”

    楚雄一声不吭,犹豫许久,慢慢道:“你大哥牺牲了……凡儿,你娘亲则是被九幽一众带走了。”

    楚凡似木桩一蹲,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短促而痉挛的呼了一口气,眉头皱了下去,像是被死死钉在了那片土地。一天之内,自己的至亲就已与自己与世隔绝,换做谁都无法接受。

    “这……怎么会这样……”楚凡 自言自语的说着。

    “我……我要去救娘亲,要为大哥报仇。”楚凡怒火冲天,欲要辗转回头之际,被楚雄拦了下来。

    “你去了也没用,那九幽阁乃是火国传承千年的门派之一,实力底蕴极其强大。”楚雄无可奈何的说道。

    楚凡不得已收起了万分悲痛的心情。再次问道:“父亲,那九幽阁离此数千里地。到底为何动我楚府?甚至不惜灭我族满门?”

    咳咳咳……楚雄咳了几身,话语间还夹杂着一丝丝血水。

    楚雄欲言又止,然后说道:“是为了我府世代相传的宝器,翻天腾。此图腾是你爷爷亲手传下来到我手里的,图在人在,图亡人亡,我定不能交付给九幽阁。”

    “什么?九幽阁不是火国大势力吗?宝器数以不计。竟然会为了一件普通宝器屠我楚府满门。火国皇室为何作势不管。”楚凡道。

    “凡儿,别说九幽,火国了,就算圣土大陆。都是武力至上,楚府在这浩浩荡荡的大陆上,就如蝼蚁一般,而蝼蚁凭空消失无人会知晓。”楚雄苦笑着回道。

    “呵!大国势力,难道大国势力,就可以随意烧杀抢夺,践踏别人尊严。肆意妄为吗?”楚凡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脸上爆起了一道道青筋。

    随后楚凡慢慢把怒气压了下来,对九幽阁的仇恨之心更加坚定。势要让九幽阁付出代价。但他也明白,此刻最重要的乃是安慰这部分族人。

    中域……距离火国皇城不到四五十里地的一处府宅,大堂内,几位老者带着嘲讽之意看着底下手脚被捆双膝跪地的女子。

    女子双眼泛红,瞪着愤恨的瞳仁,死死盯着最上方的男子。

    大堂最上方石椅上,男子带着讥讽之意看着女子,笑了笑。“孔雀”,这就是你当初跟那个楚族村夫私奔的下场。枉费阁主当初对你一片痴情却被你肆意践踏,我今天就是为阁主报当年之仇。”

    话语间透露出此次行动并非九幽阁阁中下达的命令。